抛弃我的妈妈成了我的丈母娘

原标题:抛弃我的妈妈成了我的丈母娘

原创: 知了 知音真实故事

丈母娘一门心思钓金龟婿的故事,叔见多了,但让亲生儿子给自己做女婿的,还是头一次见!快来看看吧!

本文为作者采访所得,

为表述方便使用第一人称。

01

2018年2月14日,原本是甜蜜的情人节,为了给前女友撑场子,我却不得不和我的大姐,以“娘家人”的身份,参加她的订婚仪式。

谁知仪式进行到一半,本就不同意这门亲事的王萌父母,突然怒气冲冲地来到现场。屋内热闹的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王萌和未婚夫脸上的表情,也由喜变惊。

见事情不妙,我赶紧拉着王萌父母坐在椅子上,小声对王萌妈妈说:“今天是王萌的好日子,您别让她没面子。”

王萌妈脸一沉,对着男方的父母道:“自古以来,婚姻大事都要过父母这一关吧?我们不同意,你们也不能让你儿子把我女儿抢回家去吧?”

听完王萌妈的话,男方父母正要说什么,却被王萌妈抢了先:“您二位可能还不知道吧,我家女儿早就有主了,这位才是她将来的老公,别人我们一概不认!”王萌妈边说,边用手指向我。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剑一般齐刷刷地向我射来,让我手足无措。最后,还是大姐过来为我解围:“姨,王萌和建斌的事已经过去了,您就别再为难他俩了。”

大姐恳切地看着王萌妈,可是王萌妈并不接茬,依然看着王萌斩钉截铁地说:“除了建斌,我谁都不认!”

王萌妈的话像一个炸弹,触到了王萌心中积怨已久的雷区,她歇斯底里地怒吼道:“你不就是想让他叫你一声妈吗?那你让他做你儿子啊!你问问他答不答应?反正我们早已经分手了,别拿我来绑定他!”说完,她拉起未婚夫冲出了门外。

王萌的反击刺激到了王萌妈。女儿走后,她一声不吭地坐在那里垂泪。王萌爸也重重地叹了口气,吐出一句:“真是作孽啊。”

我叫丁建斌,今年26岁,出生于山西临汾的一个农家。我的父母都是农民,两个姐姐一个比我大7岁,一个比我大4岁。他们都很疼爱我。

村里和我家走的最近的,就是王叔一家了。王叔家的女儿王萌和我同年同月生,仅比我大10天,她还有一个大6岁的哥哥。

王萌家的院子和我家一前一后,王姨跟我妈关系很好。为了来我家串门方便,她特意在她家后墙上开了个小门。

王姨性格爽朗大气,对我也很好,不仅经常给我买新衣服,有好吃的也总会给我留一份。从小,我就很喜欢她。

我跟王萌从光屁股开始,一直一起玩到6岁。那时,周围的邻居看着我们,总是开玩笑说,让我俩定个娃娃亲。双方爸妈听到后,也总是开心地笑笑,不置可否。

我6岁时,王叔跟着本家的一个堂兄,去山西临汾淘金,做起了木材生意。没想到生意还不错,年底的时候,他将家人全都接到了当地市内。

在王萌家搬走后,我爸听朋友说,到非洲烧砖窑能赚钱,于是便跟着朋友一起去了非洲烧砖,每年只回来一两次,我妈则一个人带着我们仨孩子,日子过得很艰难。

2年后,我妈受不了这样的煎熬,狠心丢下我们姐弟三人,跟一个男人跑了。爸爸得到消息后,只好辞掉了非洲的活,回了家。

02

那时两个姐姐在县城读书,一个高中,一个初中,平常住在学校,两周才回来一次。

我在村里的小学上三年级。为了我,爸爸在村子附近的砖厂找了个烧砖的活,虽然赚得没以前多,但能抽时间回家照顾我的一日三餐。

原本热闹的五口之家,就这样只剩下我跟爸爸相依为命。虽然爸爸在身边工作,但烧窑的活,温度要丝毫不差,得特别仔细地守着。砖窑里实行白班、夜班两班倒,为了白天能在家给我做饭,爸爸常常上夜班。

开始时,我一个人晚上睡觉会害怕。时间长了,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那些一个人蜷缩在被窝里发抖的夜晚,我都会默默地怨恨妈妈,恨她狠心丢下了我们。

后来王姨心疼我,跟爸爸商量了好久,终于征得爸爸同意,每年寒暑假将我接到她在临汾的家中度过。

第一次到王姨家,我很兴奋,王萌带着我满屋子参观。王姨家当时住在一个租来的三居室房子内,王萌和哥哥都有自己独立的房间。

但最让我激动的是,客厅里居然有一台电脑。当时只有10岁的我,简直就像发现了新大陆。

当时王萌的哥哥正在备战高考,王姨便在客厅给我搭了个小床。哥哥埋头苦学的时候,我则跟王萌挤在电脑前,叽叽喳喳地玩游戏。

晚上睡觉,王姨会经常去帮我把踢掉的被子盖上。有时我反复踢,她就会躺在我身边搂着我睡。

那时,我常常想,要是这里是我的家,王姨是我的妈妈,该多好。

后来哥哥考上了天津的一所大学,忙着应付学校的新生活,不常回来。寒暑假时,我和王萌就成了守在王姨跟前的宝贝疙瘩。

在王姨面前,我经常感受到浓浓的母爱;而王萌则像个懂事的小姐姐一样,哄着我。每次来到王家,我都会变得开朗、快乐起来,还总能想出各种小把戏,逗王萌和王姨开心。

日子就这样苦甜掺半地过着。转眼,我和王萌都16岁了。在与她相互厮守的这些岁月中,我俩早已暗生情愫,而王姨更是将我看成了她未来的女婿。

王萌比我学习好,为了能跟她上同一所大学,高中三年,我都在拼了命地学习。

2011年7月,我和王萌同时收到了录取通知书。我如愿以偿地跟王萌考到了山西太原同一所综合大学内,她被汉语言文学专业录取,我则考上了计算机应用专业。

两家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为我俩庆祝了一番。9月,爸爸和王姨一起,将我俩送入了大学。那之后,我俩正式成为男女朋友。青梅竹马的初恋走在一起,我俩也成了大学校园里一段被夸赞的奇缘。

03

2012年国庆节,我本来打算跟王萌一起出去玩,谁知她下楼梯时,不小心扭了脚骨折了,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我只好将她送回了王姨家。

在王姨家,我给爸爸打电话没打通,便径直回了家。谁知,一进门就闻到一股浓浓的中药味,爸爸正在厨房忙着煎药。

我问爸爸为什么吃药,爸爸支支吾吾不愿意告诉我,后来我给大姐打电话,大姐才告诉我一个惊天霹雳——爸爸得了结肠癌!

原来早在2011年国庆过后,爸爸就已经在医院做过一次手术,并进行了20多天的化疗。那段时间,一直是两个姐姐轮流照顾爸爸,为了不让我担心,他们一直瞒着我。

我一边埋怨自己对爸爸不够关心,一边怪他们不早点告诉我实情。

自从我回家后,给爸爸煎药就成了我的活。但是没几天,爸爸就决定停药。他跟我解释说,中药已经吃了将近一个月,并没感觉到明显的效果,所以他想停掉。可我知道,其实爸爸是心疼钱。

这些年,为了让我在王姨家不寒酸,我的吃穿用度,爸爸都尽量买好的。我上大学后,爸爸还第一时间给我买了手机。为了我,他自己省吃俭用,家里也没攒下多少钱。大姐、二姐做服装生意,总是亏多赚少,都没多少余钱。

爸爸治病的一年多来,家里仅有的几万块钱,加上大姐、二姐凑的钱,一共十几万,都已经花了出去。爸爸吃的中药,是我们县里一个远近闻名的老中医开的。一副药260元,每天一副,一个月下来,得7000多块钱,爸爸不舍得花钱了。

我给王萌打电话,说了爸爸的情况。王萌二话不说,将自己攒下的5000块压岁钱打了过来。我把王萌打来的钱给了爸爸后,就回了学校。我在心里下定决心:一定要自己赚钱,给爸爸治病!

王萌将我爸爸生病的消息告诉了王姨,我走后,王姨和王叔从临汾跑去看望爸爸,并且给了爸爸2万块钱治病。得知他们为我家做的这些,我心里特别感动。

04

回到学校后,我并没有按时去上课,而是在学校周边找了个送快递的工作。为了能多赚钱,我拼了命地接单、送单,逃课成了常事,一个月下来居然赚到了六千多块钱。拿到钱的当天,我就兴冲冲地跑到银行,将钱打进了爸爸的银行账户。

打完钱后,我立刻拨通了爸爸的电话,可是接电话的却是大姐。大姐告诉我,爸爸在太原一家大医院住院,等待第二次手术。

癌症已经转移到爸爸的腹腔,肿瘤压迫到他右侧的输尿管,造成他右肾扩张积水。惊闻噩耗,我赶紧赶到爸爸所在的医院。

爸爸的手术耗时8个小时,我跟大姐、二姐,还有王萌和王姨、王叔都守在手术室门外。我很庆幸有王姨一家,在我家最艰难的时刻,他们如同一家人一样,陪伴着我们!

两次手术,加上之前的化疗和中药治疗费用,家里已经相继花出去了20多万。

因为长时间逃课,期末考试六门课,我挂了五门。辅导员通知我,如果补考不及格,继续这样就要被劝退学了,对于补考我并没有信心,于是便决定辍学,赚钱给爸爸治病。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王萌,王萌极力反对,但我却下了决心。见说服不了我,王萌只好搬出王姨和王叔,他们双双在电话里劝我不要退学。

最后,知道我心结的王姨许诺:“建斌,你好好上学,你爸的医药费,我和你王叔支付!”

我知道这些年,王姨和王叔做木材生意,确实攒下不少钱。我千恩万谢,并承诺王姨和王叔,这钱等我工作赚钱后,一定还!

王姨却在电话里说:“都是一家人,还啥啊,你好好完成学业比什么都强。反正你和王萌迟早都要结婚的!”我感激得泪眼模糊,心里默念着,此生有幸,拥有如此善良、有爱的王姨一家。

我将来也一定会好好孝顺王姨、王叔,一辈子呵护、爱着他们的宝贝女儿王萌!

那之后,我一边继续学校的学习,一边有空就往医院跑。而王叔和王姨出钱的事,以及治疗所花费用,我们都瞒着爸爸。

手术之后20多天,爸爸开始接受新的化疗,每次费用要1万多。爸爸的农合医保只能报销部分,所以每次报销完还得自己掏好几千元。爸爸一共化疗了8次,所有的费用都是王姨出的。

再加上其他检查和治疗,一个多月的时间,爸爸的治疗费用,又花了四五万,然而病情还在恶化。我每天泡在病友群里,希望能找到给爸爸治病的好办法。

2013年2月的一天,群里有人发消息说,自己的母亲通过打一种靶向药物,现在生活基本接近正常。我像抓到救命稻草一样去问医生,医生告诉我这种药确实有效,但是花费不菲,可能得30多万。

我急急地跑去跟王姨、王叔商量,他们觉得既然有希望,还是不要放弃治疗。在王姨和王叔的支持下,爸爸开始了治疗。然而,一个月下来,这种靶向药就要8万元,其他费用5000元。

治疗两个月后,王姨和王叔就不再拿钱出来了。那天,我下课回来刚走到病房门口,从门缝里看到王姨坐在爸爸身边,她边说边抹眼泪。

我不好意思进去,又没及时转身离开,不经意间一句话飘进了我的耳朵里:“不是我们狠心不给你治,只是这个病是个无底洞,将来两个孩子的学费和结婚,都是要花钱的……”

其实这两个月来,我自己也琢磨明白了,靶向药并不能真正将爸爸的病治愈,不过是延长一段时间的寿命,但是如果不用药,爸爸就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他为我们姐弟三人操劳半生,一天好日子都没过上,作为儿子,我怎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他走向死亡?

04

三天后,爸爸主动提出放弃治疗,要办出院手续回家,我百般阻拦,还是没有将他拦住。爸爸出院那天,王叔和王姨开车来接的,看着他俩忙前忙后地帮爸爸整理东西,我却一脸嫌恶。

爸爸放弃治疗,完全是因为王姨和王叔出尔反尔,可是我却无能为力。此前心里对他们的万分感激,也变得复杂起来。

我告诉他们,不用害怕我家拖累你们,无论如何,以后我都会将这笔钱还上。他们想做些解释,我摆摆手不想听了。那之后,我就不再跟王叔和王姨说话了。

将爸爸送回家后,王姨想找我说点什么,我忙前忙后地照顾爸爸,没给她说话的机会。王叔和王姨走后,王萌主动留下,跟我一起照顾爸爸。

等我冷静下来后,爸爸却将王萌和我叫到了床前,拉着我俩的手,说出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原来,我和王萌的身世是互换的!我的爸妈是她的亲生父母,而王叔和王姨才是我的亲生父母!

我们出生时,老家重男轻女的风气还很重,那时谁家要是没有男孩,就是一块特大的心病。当时,妈妈连生三胎都是女孩,爸爸常常为没有儿子而悄悄叹气。

从王萌出生那天起,爸爸就想着,抱或换一个男孩。不久后我的出生,正好给了他这个机会。

爸妈和王叔一家,一个为没有“儿子”发愁,一个为不能“儿女双全”苦恼。于是在朋友的牵线搭桥下,他们将我和王萌互换了。

那个年月,父母没有别的出路,我们两家都靠种地为生。我家孩子多,但是爸爸种的地也多,我们两家的家境差不多。所以两家父母并不觉得交换孩子,有什么不妥。

只是妈妈对于这种用女儿换儿子的方式,心里还是不舒服,这样显然是在赤裸裸地指责她的“无能”。看着自己的女儿送给别人养,妈妈的心里还是埋下了一根刺。

但好在小时候,两个孩子都在身边,天天能见到,妈妈心里也就没那么难受了。可是后来王叔将王萌一家接走后,妈妈见不到王萌,心里的怨气才开始爆发出来。

这时我才想起,当年家里总是隔三差五地传来爸妈的争吵。后来爸爸为了多赚点钱养活我们,也是为了逃避妈妈的争吵,才去了非洲。

而妈妈在日复一日的操劳中,心里的怨恨日渐增加,最终撇下我们,离开了这个让她伤心的家。

听完爸爸的讲述,我和王萌都是一脸震惊。透露我俩的身世不久后,因没有继续治疗,爸爸就离开了人世。我和王萌,却久久不能从这个事实中走出来。

05

爸爸的后事是王叔和王姨帮着处理的,但是期间我却没跟他们说过一句话。后事处理完后,王姨和王叔想将我认回,我断然拒绝了。

爸爸临终前的那番话,让我原谅了妈妈的不辞而别,但是却加重了我对亲生父母的怨恨。原来对我不负责任的并不是妈妈,而是王姨。

如果不是王姨,我的童年就不会那样悲苦吧?即便她后来一直都在悄悄弥补,但是又有什么用呢?而她和王叔的出尔反尔,让我被妈妈抛弃后,又失去了爸爸。

而在王萌眼里,王姨和王叔同样成了不可原谅的人。如果没有将我俩交换,或许她的亲生母亲也不会离开,爸爸也不会这样独身,直至这么早就生病离开。王叔和王姨最后的放弃治疗,同样也是王萌心里过不去的一道坎。

至于我俩的恋情,也不可能再进行下去了。我决定不再进王家门,也不可能再开口叫王姨一声“妈”,所以我跟王萌的关系也就变得尴尬起来。

爸爸过完“三七”那天,我和王萌一起从坟地回来。路过村口的小卖部,她口渴进去买水,看到了货架上的酒瓶,便买了两瓶酒出来。

我俩便坐在村口的田埂上,一边回忆我们的过往,一边将酒下了肚。酒到酣处,我提出了分手,王萌沉默半天后,点头答应了。从那天起,我俩相约,恋人关系解除,重新做回姐弟。

从那以后,我再没去过王家,也拉黑了王姨和王叔的手机。王姨联系不到我,跑到学校去找我,我仍旧不理。王姨无奈只得去找王萌,却从王萌处得知了我们分手的消息,这让她差点崩溃。

王姨想将我认回的念头还是很强烈,她让我大姐找我说了好几次,我都没有答应,然后她就只能将王萌这根稻草紧紧地攥在手里。

我们分手后,王萌的追求者众多,但王姨隔三差五地跑到学校搅和,都给王萌搅黄了。后来,她也被王姨的这种疯狂举动给折腾烦了。王萌越来越觉得,她不过是王姨用来拴住我的工具,跟家里的关系,也越来越僵。

06

2015年6月,我和王萌大学毕业,她跑到北京找到一份媒体的工作,然后就天南海北地跑。我则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做了一名程序员。

王萌给家里的电话很少,回去的更少,但以王姨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格,想找到我们,也不是什么难事。

我的日子过得简单,对于新的感情也不再奢望。我把所有精力都用在了工作上,接连加班几天几夜是常事。

每次,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总能在家门口看到放着的水果,和一些我爱吃的食物。我知道这是王姨送来的,我也知道她已经在我隔壁的小区住了小半年。

王姨抓不到东奔西走的王萌,便驻扎在了我的身边。开始我总是把东西扔掉,后来觉得可惜,就慢慢地收了回来。吃着王姨送来的这些东西,小时候的记忆也就涌到了脑海中,慢慢地,心里的怨恨居然淡了下来。

做程序员久了,身体总是出问题。一次,我连着3个月在公司赶项目。项目完成后回了家,因为感冒引发肺炎,整个人差点烧坏了。

在迷迷糊糊中,我感觉到有人把我抬上了救护车。那个人自然是王姨,她好容易看我回来却又没了动静,担心我出意外,急急地找了房东打开房门才将我送去医院。

王姨在医院日夜不歇地照顾了我一个星期,我心里的坚冰终于融化了,但却仍旧不愿意叫她一声“妈”。

从那以后,过年过节的时候,我都会到王姨家坐上一会儿,有时也会留下吃顿饭,这对于他们而言,已是天大的满足。

在我的劝说下,王萌跟家里的关系也逐渐缓和下来。2017年的春节,我们居然吃了顿久违的团圆饭。王姨看着我和王萌,掉下了眼泪。

2017年11月的一天,王萌用微信给我发来一张手戴戒指的照片,告诉我她要结婚了。虽然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还是发去了祝福。

我以为王姨会高高兴兴地为王萌操持婚事,但是她却仍旧坚守着让我俩在一起的那份执念。

07

2017年除夕的前几天,王姨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她那儿过年,我答应了下来。除夕那天,王萌很晚才回来,并且还带回来一个人。

一进门,王萌刚开口介绍自己的男朋友,就被王姨打断了。王姨一个劲地指着我说,这才是她未来的女婿。

除夕夜不欢而散,王萌再次离家。而王姨为了控制王萌,还私自扣留了她的户口本。再后来,就有了2018年2月14日,王姨大闹王萌订婚仪式的那一幕。

那天,我把王姨和王叔送回了家,我和大姐无论怎么劝王姨,王姨都不肯答应王萌的婚事。

她一边抹泪,一边嘴里念叨着:“建斌,我对不起你啊,人都有一念之差,当年就是那么一闪念,我就把你换出去了。

“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知道王萌恨我,可是你俩本来是有感情的啊,你们当初在一起那么好,怎么现在就非得要分开呢,我不是对你偏心,不是非得用王萌绑着你,手心手背都是肉,我谁都不想让你们离开我啊。”

“妈,其实我心里早就原谅你们了。以后我会经常回家的,王萌也会回来的。您就放手吧,让王萌去找属于她的幸福吧。”我的这声“妈”,终于融化了王姨内心的那座冰山,她泪如雨下,哭到不能自控。

我也忍不住泪目了,又怎能感受不到她的那份浓浓的母爱呢……

2018年6月5日,王萌的婚礼如期举行。我妈提前好多天,就准备了一身崭新的大红礼服,还特意去烫了头发。坐在父母席上,她不住地问我爸:“我的头发乱不乱,我的衣服没褶吧?”

轮到双方父母发言了,爸妈上了台。台上,向来大气不扭捏的我妈,嘴里却反复念叨一句话:“萌萌,妈对不起你,你别记恨妈,以后成家了也要多回来,妈舍不得你啊。”

王萌在台上早已经哭成了泪人,这些年她心里的委屈,终于有了出口。而我在台下,却露出了笑容。

我的上半场人生虽然不幸,但我却幸运地遇到了这么多爱过我,以及仍然在爱着我的亲人们。我相信我的下半场人生一定会幸福!

作者 | 知了

编辑 | 潇雪儿

排版 | 晨光

校对 | 沐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