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熟程生

原标题:常熟程生

乾隆甲子年间(1744年),江南举行乡试,常熟有个四十多岁的考生姓程,选了号房准备考试,却在当晚疯一样的大喊大叫,像神经病一样。旁边的考生很奇怪,就问他怎么了,程某低着头不说话。

次日天一亮,程某就收拾考试用的文具,准备交白卷退场。旁边的考生觉得很困惑,就伸着胳膊拽住他的衣服问个明白,程某懊悔的说:

我做的亏心事报应了啊!我快三十岁那年,在一个大户人家当私塾先生。有学生4个,都是东家的儿子和侄子。有个姓柳的学生,刚19岁,英俊帅气,我那个心跳呦,就想和他发生关系(男同性恋还是男女通吃?确实变态),但一直没有机会下手,直到清明时节,其他学生都回家扫墓了,只剩下柳某和我。我就含情看着他的眼睛并写了一首诗来挑逗他:“绣被凭谁寝?相逢自有因。亭亭临玉树,可许凤栖身?(晚上的绣被该和谁同眠呢?两个人相逢必定是有特别的缘分。这亭亭而立玉树临风的身段,能不能让凤落上去呢)”那个柳某看到就脸红了,把写诗的纸塞进嘴里吃了。

我认为等待的机会来了,就灌醉了柳某,顺势和他发生了关系。五更天时,柳某醒来了,发现自己的身子已经被玷污了,放声大哭,我就劝了劝安慰一番后自己就去睡了。天亮之后,发现柳某已经在床上吊死了。家里人不知道缘故,我更不敢说,只是偷偷的流泪而已。

没想到昨天一进考场号房,见到柳某已经坐在了里头,旁边还有一个衙役,然后把我和他一起锁起来押到了阴间。有个阴间的官员坐在堂上,柳某把事情的原委都说了一遍,我也认了罪。那个阴间的官员宣判到:“按照法律规定,奸污男子者,参照用秽物塞进别人嘴里的判决,打一百杖,你身为人师,却心存淫邪,所以加一等治罪,你命中本来有两次上皇榜的机会,并且能做官,现在统统撤销抹去。”柳某争辩说:“应该让他抵命,杖刑太轻了。”阴间官员笑着说:“你虽然死了,却不是程某杀的啊。倘若程某因为你不从而杀了你,那又该如何抵罪呢?况且你身为男子,而且家有老母,你这一身责任还很大啊,怎么去学妇女因为羞愤就去轻生呢?《易经》上说,‘窥观女贞,亦可丑也(从门缝偷偷观看这种行为,对于女人来说是守妇道的表现,对于男人来说就是猥琐龌龊的表现。比喻男女有别,不可胡乱模仿)’。自古以来,朝廷旌表表彰烈女,却不表彰贞童,这就是圣人立法的本意,你不应该三思吗?”

柳某听到这些话后非常后悔,拼命打自己的耳光,失声痛哭泪如雨下。那个阴间的官员就笑了,说:“念你迂腐保守,把你下辈子发往山西一个姓蒋的好人家,做一个贞洁妇女,替他谨守闺门,享受朝廷的旌表表彰(呵呵,守寡去吧)。”判完,就把我打了二十杖放还阳间还魂(不是一百杖么?),醒来发现还在号子里。现在我下半身疼痛无比,没法写文章,就算能写,也注定不能考中,不走还等什么呢?”然后就满脸颓废呻吟着走了。

曰:故事是假的,但道理是真的。不可因一时欲念做出后悔的事来,因为不是所有的事都能挽回,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头已百年身。还有遇到困难不要想到去死,特别是男人,是要有点心胸度量和抗压能力的,哭哭啼啼的林黛玉确实受人怜,但不符合这个社会啊,其实也不符合古代社会,只适合生存在小说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