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讯,6省份月最低工资标准超2000元,来看看有你的工作地吗?

原标题:喜讯,6省份月最低工资标准超2000元,来看看有你的工作地吗?

据经济日报报道,年末将至,上调最低工资标准的省份又有增加。11月份,河北、辽宁开始执行新的最低工资标准。福建省人社厅近日也印发通知,决定从2020年1月1日起,调整全省各地最低工资标准。

从记者梳理的情况看,截至2019年11月份,上海、北京、广东、天津、江苏、浙江6省份的月最低工资标准超过2000元。

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对于底层劳工来说至关重要,有时关乎一群人的生存问题。在日本有这样一个新阶层:穷忙族。“穷忙族”每天都努力工作,收入却达不到最低生活费用的标准。

日本有个青年诗人名叫石川啄木,在他的诗歌集中有这样的句子:“工作啊工作,生活依旧无乐,两手常见空空。”这首诗发表于1910年,当时23岁的啄木已经成家,从早到晚辛苦工作,但依旧穷困潦倒,在26岁的时候就走完了自己短暂的一生,据说他临死前最大的愿望是吃到一颗草莓。

石川啄木这种每天辛苦工作却依旧入不敷出的现象并不只是个例,在日本社会的背后,一个被称为“穷忙族”的新阶层正在逐渐浮出水面。

今天,路上读书给你分享这本《穷忙族》,让你走进这个群体。

1.中年人的危机:随时都有可能失业

在日本各大城市的街头,经常可以见到一些三四十岁的流浪汉,事实上,他们并不是我们想象中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人,大部分的流浪汉都曾是工薪一族,因为公司倒闭或者人事调整被迫转职,但却无人接收。

受年龄的限制,中老年劳动者如果突然失去目前的工作,再找下一份工作,多半待遇大不如前,成为了工作时间长、工资低的“穷忙族”。更有甚者,在四处找工作屡屡碰壁之后,有些人会沦落为街头的流浪汉。

为了进一步了解中老年“穷忙族”的状况,让我们走进O先生的生活去看一看。O先生今年55岁,原本是一位程序员,年收入高达800万日元。在公司业务好的时候,O先生住在中档公寓里,花钱大手大脚,每晚都要花掉一万日元来玩乐,喜欢什么就买什么,没有存款,但每天都过得很快乐。

然而,这份快乐很快随着公司的裁员而中止。由于不是正式员工,O先生成了第一批被公司辞退的人。五年前,由于房租晚交了4个月,在某一天回家时,O先生发现公寓的锁被换掉了。由于没有存款,他再也租不起房子,于是他由一名年收入800万日元的程序员,转眼间变成了一个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O先生为什么不重新再找一份工作呢?他也努力过,但投出去的简历都石沉大海。目前他正在做一份小时工,整日都在奔波,但月薪少得可怜,O先生说:“感觉我自己现在就是“穷忙族”的一员。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做回程序员的工作。”

在和O先生的交谈中,不难发现O先生的思路很清晰,逻辑性强,还具有很强的专业技能,按理说应该不难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然而O先生的年龄摆在那里,尽管O先生一再向公司承诺,说他会很努力地干好这份工作,也没有公司愿意雇用他。

从O先生的遭遇中,我们发现,大多数中老年“穷忙族”,都是由于公司倒闭或者公司经营不善进行人事调整而被裁员的工薪族。这种中老年工薪阶层一旦被公司解雇,再次求职就找不到什么好工作了,但他们“上有老,下有小”,既要照顾双亲,又要抚养孩子,还得还房贷,负担非常沉重,不得不委屈自己,找份待遇不怎么样的工作糊口,于是就很容易陷入“穷忙族”的境地,而一旦陷入这种境地,想要摆脱是十分艰难的。

中年危机中,职场动荡对于我们国人来说并不陌生。先前网易暴力裁员新闻引发热议、互联网公司裁员40岁程序员、招聘信息的年龄要求为35岁封顶……这些职场潜规则,让多少中年人心有戚戚?

2.年轻人的窘境:恶劣的就业环境

据调查发现,近年来,日本年轻人的失业率逐渐上升,就业问题越来越严峻。一方面,经济不景气,公司为了节省开支,倾向于雇用非正式员工;另一方面,求职者之间竞争激烈,拥有高学历的求职者越来越多。如果毕业后没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正式员工,就很容易陷入“穷忙”的境地。

为了进一步了解年轻“穷忙族”的生活,让我们来听听S先生的故事。

S先生年刚满32岁,但他已经换了五份工作了,每份工作都只干了一年左右。前三份工作都是公司的正式职员,后两份是小时工,现在在厨房做事。跳了几次槽,工作却越换越差。

为什么S先生会如此频繁地换工作呢?S先生回答说:“因为能力有限,每次一到公司裁员的时候,我都会被裁掉,留下来的都是能力出众的人,这样一想,我发现自己什么也不会,非常失败。”

能力的不足使得S先生在工作中备受挫折,并且让他丧失了自信心,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失败的人。受到不断打击的他最终选择放弃正式的工作,转而去打小时工。“在打小时工的地方,几乎都是失败的人,所以在里面没什么压力。”S先生说道,“我每次都是工作两个月,得到一笔钱后就休息一个月,放松自己去休假,钱没了,就再回来工作。”

这种干几个月后,就拿工资出去休假放松,没了钱再回来继续工作的生活方式在现在日本年轻人当中很受欢迎,他们声称自己是“自由族”,彻底抛弃了“奋斗”的观念,不愿意再走从前的“读好书,拿好文凭,进大公司”的道路,对未来生活也没有任何规划和念想。

在日本,“自由族”的年轻群体在不断地扩大,因为企业都倾向于招聘非正式员工来节省开支,雇佣环境越来越恶劣,年轻人没有办法拿到铁饭碗成为终身工作有保障的正式职员,而非正式职员每日奔波劳累不说,工资福利还没有正式员工的一半多。在这种不公平的工作环境下,他们放弃了奋斗,更乐意按自己的意愿去生活。

除此之外,“啃老族”的群体也发展壮大了。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与其做个悲惨的“穷忙族”,还不如窝在家里,做个依靠父母养活的“寄生虫”,这样活得更轻松。

但是,这样的日子又能过多久呢?当 “啃老族”的父母退休以后,他们“寄生虫”一般的安全网就会马上破裂,“穷忙族”的艰苦生活也会随之扑面而来,让人无法遁逃。

现在,这些年轻人还只是处于人生最轻松的阶段,身体健康,精力充沛,没有太多负担,就已经陷入了如此窘迫的境地,这不禁让人替他们担心起来:一旦到了中老年,该怎么办呢?那个时候父母需要他们照顾,孩子需要他们抚养,等待着他们的,似乎只有成为“穷忙族”这一个结局了。

3.正式职员与非正式职员之间的巨大差别

刚刚咱们已经提到了正式员工与非正式员工在待遇方面的差别,日本的公司把员工分为正式雇用和非正式雇用两种,非正式雇用下面又可以分为合同工、派遣工、临时工等。正式员工工作稳定,待遇高,而非正式员工不仅工作朝不保夕,而且待遇极低。

这两类员工的待遇与有多么天差地别呢?咱们来看一个例子。2003年的时候,日本家电大卖场的手机柜台曾发生过一起暴力事件。当事人是只有二十几岁的A先生,他受到人才公司的派遣,前往家电大卖场销售手机。也就是说,A先生是一名非正式员工。

由于工作上的过失和迟到等原因,A先生屡屡遭受到人才公司和家电大卖场员工的暴力对待,最后被人才公司的员工遣送回家。在遣送A先生回家后,人才公司的员工当着A先生母亲的面,还对A先生拳打脚踢了30多次,造成他肋骨骨折等身体多处挫伤。A先生的母亲由于亲眼目睹自己的儿子遭受如此暴行而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障碍,已经无法正常工作。

听听,这些人真是残忍啊!就算A先生在工作中犯了一些错,也没必要这样对他吧!为什么这种暴行会发生在号称十分注重礼仪的日本社会呢?

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A先生是一个非正式员工,他在用人企业中所处的地位是极其卑微的。

其实,日本最开始实行的是终身雇佣制,也就是说你一旦就职,直到退休,都始终在一家企业里工作,并且退休后可以享受相关福利待遇。但是20世纪80年代后,由于经济萧条,企业的成长停滞,使得日本企业的终身雇佣制土崩瓦解。在这种情况下,企业开始倾向于雇佣非正式员工,而这正是日本“穷忙族”逐渐扩大的重要原因。

非正式职员与正式职员之间有着巨大差异,这样的现象并不只是存在于日本,在我们的身边也有。您想想,我们的一些事业单位里,是不是也是这样?编制把同一个单位的人分为了两个部分。有编制的员工像是拿着铁饭碗,不用担心什么时候被解雇,而编外的员工,做着同样的事情、操着同份的心,福利却大不如有编制的员工,而且还得担心自己会不会突然被单位抛弃。

在日本,非正式员工的境遇如此悲惨,那么正式员工是不是就能生活得十分轻松呢?

那也不见得。就算正式员工不用像非正式员工那样陷入“穷忙”的困境当中,他们大多数也面临着“过劳”这样严峻的问题,可供他们自己支配的自由时间相当稀少。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过劳的情况呢?这就涉及到企业默认的“加班文化”了。随着社会企业之间竞争的日趋激烈,每个正式员工的工作量也在逐渐增加。

在生产力大大提高的现代社会,技术的发展非但没有将人们从冗长的工作中解救出来,反而使人们更加深陷于此,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怪事。在过去,人们还能享受一下惬意的慢节奏生活,而如今,只能沦为工作的奴隶,被各种指标和业绩驱使着不断向前进。

4.对“穷忙”困境的反思:接受现状,促成改变

听到这里,相信您也得出结论了,在日本,很多处在底层的劳动者们都夜以继日地工作着,却还是没有办法改善自己的生活。问题的根源就在于就业市场的失调,有能力的劳动者得不到社会的公正评价,工资也不能正确反映能力和水平。

在作者门仓贵史看来,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国家有必要放宽从“非正式员工”向“正式员工”晋升的通道,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上调工资,提高最低工资的标准。这不仅适用于日本社会,也同样适用于中国社会。

那么,作为一个“穷忙族”,在暂时不能改变大环境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抱以怎样的心态去生活呢?是整天怨天尤人,还是积极向上,认真对待每一天?让我们来听最后一个故事,说不定听完之后,你会有所启发。故事的主人公是B先生,一位残疾护理员。

残疾人护理院的工作很辛苦,护理员们不仅要帮助残疾人吃饭、洗澡、睡觉,甚至有时候还要帮助他们大小便。但是谈起这些事情的时候,B先生却讲得眉飞色舞,表情十分丰富,看得出来他是真心热爱这份工作。

B先生讲了一件发生在他身上的趣事:“以前,帮助残疾人穿衣服的时候,我让他面对墙壁站好,然后蹲下身子帮他提裤子,结果他把我的头当成椅子,一屁股坐了下来,我拼命摆脱才使他的屁股离开我的头。”

B先生很无奈的笑着说:“这种情况很常见,有时候我还会被他们挠伤和咬伤。可能外面的人觉得我们的工作特别劳累,跟收入完全不成正比,这虽然是事实,但是我身在其中,却觉得无比充实。我很有幸能够有这份工作,虽然工资很低,但尚能满足我的生活需求。这就够了,不是吗?我的观点可能和别人不同,我觉得每个人生下来就不是平等的,我们应该尊重自己的现状,努力地生活。”

是呀,正如B先生所说,正在忙碌工作中挣扎的我们,不妨学会去接受自己的现状,摆脱愤世嫉俗的心态,努力地生活,用充满乐观的态度来迎接每一天,这样,生活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积极的改变。

编辑|凉山

排版|凉山

路上读书:全球名校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