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回答那个问题,10万+都在吃他的血馒头

原标题:没回答那个问题,10万+都在吃他的血馒头

12月2日,演员高以翔的水晶棺运回台北。

终于回家了。

据悉,火化后他将长眠于金宝山。

△ 灵堂上,高以翔的遗照

对于逝者,以及他们的至亲骨肉,漫漫人生路。

或许可以宽慰: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这是朴素的生死观,是继续前行的起点。

但Sir却发现——

有些声音比宽慰,更迫不及待地跳出来。

貌似及时、积极以及理智。

细想却不对劲。

比如讨论什么“演员是否属于高危职业”,比如以100件温暖小事“记住”高以翔……

唯独那个核心问题——

“有人道歉并承担他必须承担的了吗?”

慢慢趋冷。

恕Sir直言:

如果核心问题得不到回答,一切讨论毫无意义。

分贝很大的叫惨声

简单回顾事情经过。

11月27日凌晨,高以翔突发意外,不幸离世。

仅仅24小时内,噩耗波及整个华语娱乐圈。

最初,有惊愕的、有惋惜的、有怀念的。

这些都是人的本能反应。

但是,风向突然发生了一些异样的变化。

有一个词让大批演员、影视人心有戚戚焉。

不约而同地,他们开始借此维权。

相继加入的有宁静、张雨绮、袁弘、宋佳等等。

有理有据,自述曾经遭受过的各种不公待遇。

关键词:惨痛,脆弱,拼命……

甚至,就在当天晚上九点左右,Sir在朋友圈里看到这样一款“物料”,黑底金字,显然是花了一点时间设计。

Sir看到不少人转发。

但越多人越不对。

——焦点变了。

一条微博果然把杂音的分贝顶上天花板。

来自壹心经纪公司老板杨天真。

(微博原文如下)

我相信对于所有的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来说今天都是非常糟糕的一天 我们不仅失去了一位非常可敬朋友 我们也再次在大众面前暴露了这个行业的无序 混乱 我们本该是一个代表着梦想与光荣的行业啊。
这些年我们都在经历什么 都在面对什么 我们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今天连我们为自己呼吁一下保护自己的生命也要被骂“你们收入那么高 算什么高危职业” 是不是半分尊重也没有了 是不是半分同情都没有了 是不是完全想不通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干这个工作?别责怪,归因自己,归因自己找解决方案。
我们这个行业的所有问题 目前都是平台共识来解决 都是领导意志解决 都是谁大牌解决 在市场规则和非市场规则中间 我们没有找到方案 我们无作为 这里没有人不是受害者
超时 违规 高价 工作环境恶略 工作态度糟糕 不管是甲方还是乙方的问题 没有人不是受害者 大家为彼此的恶劣互相买单 为忽如其来的变化买单
但这一切 最后都被利益买单了 只要结果好大家就都算了 就都算了 这些算了的背后 埋葬了多少问题 我们就没有人敢于趁着结果好的时候去解决问题啊 这是我们应该为自己羞耻
这个现象根本不是我们一个行业的问题 相反 我们这个行业由于高曝光 反而比其他很多行业透明很多 但是即便是这样高曝光的行业 出了事情 被网友骂 鸣声鼎沸 然后呢?
然后依旧无法可依 依旧没有人能解决问题 某个人出来引咎辞职了事 然后呢 对死者何意 对生者何意 对我们自己何意
只有我们整个行业都有法所依 有标准可依 尊重专业的时候 行业真正做到标准化的时候 我们整个行业的从业人员才会有安全感 整个行业才会给外界信任感 而不是把游戏规则变成强者利益之间的互相让渡 挤压弱者的生存空间 这才会由娱乐圈变成真正的文艺界 我们才能真正做着令自己骄傲而满意的工作
道路艰难且漫长 但如果我们没有任何人为此努力 我们永远因为害怕被责难或者冲在前方受到伤害而不去传递正确的声音 那我们才真正成了自甘堕落的群体
人终究是要自救的 这个生态系统里的各方都没有必要互相指责 这些问题是我们共同造成的 今天如果我们不能坐下来 从“人”本身出发 重新梳理这个工作里的规则 如果我们都害怕彼此的势力而站在对立面 那么我们永远只能消耗
思考没有结论 没有对错 但人类是因为思考才进步的 永远不要停止思考 在任何时候 都让自己成为去思考 不盲从 懂分辨的人
思考 行动 才是改变之路

由于杨老板的行业地位,可想而知,点击发送的下一秒,转发、评论、站队和吵架都来了。

一场明星的事故,终于演变成对明星职业属性的定义。

只是更根本的。

高以翔的名字出现了几次?

还有人在问事故过程的细节吗?

主办方是否需要澄清或者解释?

高以翔已然无法开口去讲述他所经历的一切。

“一个人”就这么再一次消失在喧嚣的对立中?

演员高危与否。

这是一个问题。

但这个问题,是不是该在高以翔事故仍未追责下去谈论?

所有的明星微博,唯独导演徐峥是这样写的:

节目的安全防范意识也太差了,绝对要负责任啊!

他的头像也换了。

黑色的“囧”字。

绝对要负责任啊!

你看。

他并没有在说,做导演(演员)是高危行业啊。

徐峥不知道吗?

会不会是他更清楚,此刻,现在,最重要的,是反省过程、问责细节、让逝者以及家人安心。

这是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只有实现了这一步,在它基础上展开的讨论,才可以持续而有价值。

而抽掉它。

分贝越大,越像吃“人血馒头”。

什么是人血馒头

岂止有的明星。

那些讨伐明星的人,何尝不在借题发挥。

他们指责,痛斥演员不该说自己高危的理由,概括就三个字:

赚太多。

这又是另一种殊途同归。

如果因为演员收入高,就批评他们不应该享有豁免高危的权利。

那背后的逻辑不就是——

钱给够了,健康与生命就能被收买?

当钱成为我们讨论话题的“货币”时。

所有的争议其实只是一个问题:

你值这个钱吗?

还有那些乐此不疲挖掘高以翔温暖瞬间的自媒体们。

在一篇《与高以翔有关的100件小事》,作者提到了高以翔诸多美好的时刻。

什么他曾连续四年入选“全球百大最帅面孔排行榜”。

什么身高195cm的他,在回到台湾后想要做一名篮球运动员。

什么2014年的时候,他曾救助过一只受伤的小猫。

Sir相信这是高以翔的真人真事。

但抱歉。

Sir以为,这时候提,有软化矛盾的嫌疑。

不敬说一句。

假如高以翔不高,不帅,不善良,他就死有余辜吗?

还是那句话。

我们该关注的问题是什么?

事故的细节?

主办方的解释?

谁该负他的责任?

“吃人血馒头”。

我们一次次用这个血腥的比喻,形容那些冷漠无情的。

那到底什么是人血馒头?

出自鲁迅的《药》。

人血馒头的享用者,华小栓,患有痨病(肺结核),急需医治;

人血馒头的祭献者,夏瑜,因参与革命而被砍头的。

沾上了死刑犯血的馒头,就成了一味“药”。

可恨?

其实在这味“药”中,更浓稠的冷漠与怯弱。

这一点,还是鲁迅明白。

他在《药》当中,批判的最猛烈的,其实并非孱弱可悲的华小栓,虽然他吃了人血馒头。

是毫不含糊地将锋利的刀笔,刺向双手带血的真凶——

一个浑身黑色的人,站在老栓面前,眼光正像两把刀,刺得老栓缩小了一半。那人一只大手,向他摊着;一只手却撮着一个鲜红的馒头,那红的还是一点一点的往下滴。

如今,我们对前者使劲踢踹,偏偏放过了后者。

是没心思,没力气,还是没胆量面对“正像两把刀的双眼”?

沉默、差一点就……的“高以翔们”

这双眼是什么?

演员、导演大鹏就回忆了这么一件事:

他有恐高症。

有一次,他去录节目的时候,节目组让他坐过山车,他说“我不坐”,这个时候,好几个工作人员涌上来说,所有人都坐,你这样就太不配合了。

言下之意,大鹏在“耍大牌”,不敬业。

很久没有发微博的“筷子兄弟”成员,王太利也想说:

当年不愿意蹦极,视频被播出,被骂胆小鬼,赶紧滚吧。

兄弟肖央在评论区道歉,承认当年误会他了。

差一点,王太利、肖央不是不可能成为四年前的“高以翔”。

前者看到要蹦极的地点,下面在施工,有钢柱子,万一受风力影响偏离方向,就成“人肉烤串”。

而肖央心脏不太好。

别误会。

Sir不是说真人秀工作人员都残忍、冷血。

是我们应该厘清另一个概念了——

什么是高危,什么又是必要的高危。

之于演员。

最高危的,莫过于动作明星。

世界上挑战最多危险的演员之一,阿汤哥。

那些夸张的危险镜头你一定刻骨铭心。

但他真的不怕死?

所有人都好奇。

一次节目,马特·达蒙就替观众们问出了那个问题:

那么多危险动作,他们怎么会让你拍?

阿汤哥的回答其实很“怂”——

- 我就找安全指导,等他审批这个动作啊

- 如果安全指导不让拍呢?

- 那我就换一个安全指导啊

这话的潜台词是:

换一个,能够保护我的安全指导。

还有成龙。

可能是这星球最命大的动作演员。

但你发现没。

成龙电影花絮里,很少人注意到一个细节:

每次大哥受伤,或做危险动作时失误。

马上会有工作人员一拥而上,确认伤势,解决危机。

这些镜头不全是故意拍下来的,导演当时根本还来得及喊“咔”。

但我们为什么往往对这种细节背后的细节熟视无睹,大抵,因为中国人都有一种习惯。

把忍耐等同于敬业。

把牺牲等同于奉献。

把对精神力量的拔高,视作相应制度上的保护、流程上的合法合规的补偿。

七天之后,不能停的追问

所以不止演员。

这些年,有多少职业被挂上过“高危”称号。

新媒体,程序员,编剧,导演,记者,设计师……

更别说那些无法发声的,真正的高危行业:

代驾司机、快递员、外卖小哥、消防员、医生、建筑工人、环卫工人……

你最近一定被这标题刷屏:

XX员工,患绝症被暴力辞职;

XX员工,不愿辞职被公司羁押。

标题吓人。

更吓人的是结局。

点开,你总能找到一些类似的细节:

HR说,你看那XXX,他们当初被辞退也没要赔偿;

上司说,你看那XXX,人家都是自愿加班;

老板说,你看别的大公司,谁裁人还跟你废话……

这些惨剧,说到底,不还是高以翔们的悲剧。

我们被自己自以为的正确陶醉了。

我们在一路狂奔时,自以为能收买一切人和人性。

高以翔,是一集15万。

网易重病员工,是索赔一年24万。

而仍未得到解决的华为离职员工李洪元,那失去自由的251天,又该给多少钱。

但到底。

人。

人在,才是谈论意义的基础。

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俗,逝者的第七天是一个时间节点。

它代表着与悲伤的面和解,也意味与新生命的轮回。

直到今天。

高以翔吧官方微博发起了二十问。

转发28.6万,评论10.4万,赞106万。

大家其实在要什么?

一个正面的解释。

一次真诚和人情味的道歉。

面对那把刀。

我们要一个答案,不是想骂倒谁,推翻谁。

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生命结束本能的共情。

有两个影视细节Sir在今年常常提。

一个来自最热的好作品《寄生虫》。

结尾时,宋康昊饰演的金基泽为什么突然刺向朴社长。

因为他发现自己从头到尾不像个人。

包括他的家人。

女儿的死去,在有钱人眼里不过是一块有味道的腐肉。

所以他怒了。

另一个是最冷的好作品《切尔诺贝利》。

这场戏也出于结局。

在审判的间歇,副主席鲍里斯与科学家勒加索夫最后一次对话。

自知命不久矣的鲍里斯,突然对勒加索夫袒露心扉:

“我无足轻重……”

“在一群蠢货中,他们误打误撞地把一个好人派过来了。”

“你,维勒利,你才是最重要的那个人。”

在此之前,这是一个掌握国家一半人命运的决断者。

这时,一只小青虫刚好掉在鲍里斯的手掌。

鲍里斯用手指轻轻托起小青虫,看着它顽强而不知疲倦地向前蠕动。

“It's so beautiful.”

鲍里斯忍不住赞叹这种生命力。

这时,他醒了。

这是Sir今年看到最有人性的两个瞬间之一。

人性是什么?

沉默。

像录制节目当期的所有嘉宾:

黄景瑜,没有回应,只由工作室宣布取消生日直播;吴宣仪,没有回应,把头像换成全黑;萧敬腾,没有回应,工作室宣布取消专辑发布会……

也是压制不了的沉默。

陈伟霆。

时隔5天,直到12月2日才发声悼念。

内容,没有呼吁,没有煽情。

只有简单但真挚的送别:

那天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休息室的打招呼,让我一下子就觉得亲近起来,在录制时的T台环节,你最后一个出场,在那一刻,我觉得你就是这个台上最帅最有型的男人。
这之后的画面我回忆了很多遍,我很希望来得及阻止一切的发生,希望我们可以不止认识这一天的时间。这些天,我也从那些更早认识你的人那里,了解到更加完整的你,一如我短暂印象中的温暖、谦逊、善良。今天你就回家了,你一定会在那个世界过得很好,我相信。

说到底。

所有的流量明星,他的流量也是取之于民,是无数小人物,无名之备辈的贡献。

而你我,更真实,更坚韧的人性是——

我们都像小草卑微地活着,

但再卑微,小草也有小草的尊严。

尊严是什么?

之于高以翔,不是一个只带来收视率的利器。

之于程序,销售,不是只带来点击,销售的工具。

而之于我们大家。

是何时何地,都要被当作人看待。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