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你们凭什么还逼她认错

原标题:9.1,你们凭什么还逼她认错

一个热搜再次直戳心脏:

#第一批90后30岁倒计时#

△ 图片来源:人民日报微博

焦虑。

但有一群人格外焦虑。

30岁。

对有些人来说,是秃头的年纪,是立业的年纪,是承担家庭重担的年纪,是不敢看体检报告的年纪……

但对她们来说,有一个甩不掉的定义——

“嫁人的年纪”。

随着年龄增大,焦虑在她们生活中如细菌般蔓延、传染。

家人催婚,舆论施压,朋友劝婚,商家洗脑……

怎么办?

好像,似乎,有一个办法。

逃——

《嫁到这世界边端3》

TVB再次展示独到的眼光和人文关怀:

一部讲述“跨国婚姻”的纪录片。

女性视角。

15集,一集半小时,豆瓣9.1。

镜头平和而安静。

跟随嫁到世界各个角落的中国新娘,如姐妹唠嗑一般,看她们生活,听她们诉说。

但这安静和美好背后,藏着汹涌的暗流。

“跨国婚姻”,不说别的。

——听起来就倍有面子。

但真的是这样吗?

首先面对的,是污名。

尤其女性。

Sir随便百度,这个关键词下都充斥着男性主导的自大:

跨国婚姻=女性流失;

嫁到国外=给国家抹黑;

结婚拿绿卡=贪钱拜金;

……

这还不止。

接着要面对的,是无数等待被戳破的粉红泡泡:

跨国婚姻福利多?

生活压力小?

还特别洋气?

至少,有人会这样觉得。

真实情况呢?

《嫁到这世界边端》只娓娓道来一句话:

一纸婚约,冷暖自知。

太难了。

独立VS受困

主角都是“港女”。

什么意思?

这个称呼本来就带着深深的调侃意味。

以独立和拜金著称。

不管在职场还是在生活中,她们中英粤语通用,野心和努力并行。

独立,是她们每一次计较的后盾。

这是大多“港女”信奉的人生信条。

但。

到了另一个国家,似乎全都不管用了。

第一季中32岁的卡菲,原本在香港的广告公司和电视台都工作过。

遇到来港工作的德国小胖马库斯,两人坠入爱河。

但问题马上来了。

马库斯由于工作变动,需要回国,她怎么办?

爱情 VS. 香港。

对于卡菲来说,后者意味着工作、家人、朋友,以及熟悉的一切。

更意味着生活——

同为工薪族的他们,在德国的生活并没有保障。

更别说连德文都不懂的她该如何融入。

但留在香港,必定意味爱情终结。

怎么选?

豁出去,爱就爱了。

但伴随爱情而来的,是长久的痛苦。

异乡生活把她团团困住。

不懂语言,又聋又哑,连一张简单的表格都不能填。

别说交朋友。

正常买菜都做不到。每天能说上话的,只有老公一个人。

自闭了。

这还没完。

光靠老公马库斯的工资,根本不够两个人在明斯特的消费。

她硬着头皮开始打工。

找工作,再次击溃她的心理防线。

原本在香港做到管理层的她,在这里连餐厅服务员都做不了,只能做汽车统计(就是在十字路口,统计不同方向行驶的车数量)、邮差,这样的力气活。

一车沉重的信件,一头一尾挂着,光靠她一个人推着送。

期待下雨?

呵,下冰雹都不能休息。

单车侧翻,信件散落一地,狼狈收拾是她的常态。

幸好。

如今德语进步了,开始做上超市导购和滑板店售货员的工作。

付出这些苦,收获美好爱情,好像也还好。

但别忘了。

婚姻附赠的那些烦恼,一个都不会少。

比如,婆媳关系。

德国人出名严谨。

传统的婆婆更甚。

曾在搬家的过程中为了家具的摆放不断给卡菲施压,让卡菲在镜头前崩溃大哭。

生活重压下,一根稻草就能把她压垮。

当然,终究是一家人。

归根到底,这是所有独立女性进入家庭后得到的第一份慰藉:

再激烈的摩擦背后,家人不言自明的默契,就是这段婚姻的不易,还有孤身加入这个家庭的儿媳的付出。

独立的艰辛,受困的无奈——

因“我”的改变,也因“我”的不变,都终究被接纳而值得。

一礼拜后,婆婆用一桌好菜主动言和。

那个镜头尤为动人——

家人围坐一桌,互相倾诉,互相聆听。

仔细看,桌上摆的是中式茶杯。

最珍贵的是。

她所选择的爱情,并没有因她的选择而消逝。

毕竟,她的老公。

还是那个连主持人都羡慕的,痴情的马库斯。

家人VS自我

说了一个发达国家,还有让Sir跌破眼镜的地方——

尼日利亚。

1.9亿人口,但过半数每天靠着不足2美元支撑生活。

国家的硬件设施落后,安全系数极低。

有多乱?

摄制组刚下飞机,受采访的夫妻就为他们雇佣警察作为保镖,贴身保护。

因为华人,在这里是被抢的焦点目标。

这阵仗不算什么。

让摄制组后怕的是接下来的信息:

前几天,这里刚发生过四尸命案,受害者公然被分尸扔到大街上。

究竟是谁,要跑来这里受罪?!

主角,人妻Serena。

绝不是迫不得已。

她曾是香港一家大公司的市场经理,事业型女强人。

遇见老公Sean时,她刚过三十,遇到情感低谷。

乐观的Sean给她非常大的支持,两人走到了一起。

故事开始得美满幸福:

两人在香港育有一儿一女,衣食无忧,感情深厚。

是什么逼他们出走?

该死的肤色。

作为黑人,老公在香港总是受到侧目。

坐电梯,会有人捂着鼻子,坐地铁,有人会挪开位置。

连老婆也受牵连。

两人在街上散步,会好事者质问Serena,好手好脚的为什么要和黑人在一起?

别说什么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歧视,带来的是长期的绝望。

二话不说,搬。

不忍丈夫受苦,二人决定回到老公非洲的家乡,白手起家。

如今丈夫倒卖二手车的生意在当地做得有声有色,一家人的生活富裕了。

关键,丈夫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非洲雄狮终于重拾尊严了

可Serena的麻烦才刚开始。

她承担的,是丢弃自己多年的事业,从一个平等开放的文化环境,去适应尼日利亚极端的父权主义传统。

更不用说,连生活基本的食物和水都不能掉以轻心。

比如,要应付家中唯Sean是从,却从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女佣;要提防家人感染上病毒;要尽可能不出门,防止被抢劫绑架……

举步维艰。

而最不能接受这个决定的,是孩子。

凭什么?

遍地好吃的、到处好玩的、交心的朋友、最新款的游戏机、随手可得的冰淇淋……

哪去了???

一夜之间,来到只能玩沙子的尼日利亚。

他俩一脸懵逼。

更让人担忧的,是教育。

没有良好的师资,也没有良好的教育硬件,孩子能教育得好吗?

这个问题,Serena倒有自己的想法。

而这,更是她牺牲一切的所有支柱——

在她看来,现阶段对孩子来说最好的教育,不是师资,不是学校。

而是了解自己从哪里来,体验过生活的艰难,才知道珍惜和奋斗。

谁对谁错?

Sir无法回答。

但这就是一个嫁到世界边端的女孩,内心坚持的信念。

婚姻VS梦想

有人为了一个人、一个家,远赴异乡;

也有人在追逐梦想的路上,幸运地找到了同行者。

比如在香港念化学专业的Cathy。

不光长得日系,爱好也日式小清新。

她嫁到日本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岛——德之岛。

只为自己的“耕田梦”。

这里不是我们心中那个繁华的日本。

年轻人没几个。

逛街、打卡美食、看戏,通通做不到。

岛上最高科技的坐标,竟然是超市里唯一一架手扶电梯,而且有上没有下……

除了农耕,Cathy的生活只有在咖啡店打零工,这是她唯一的社交时间。

真正的——

钱少事多离家远。

让她坚持下来的,是梦。

大学毕业后,在研究所从事食品安全检测工作的她,开始了对农作物的兴趣。

在一次北海道之旅,她认识了现在的老公,树哥。

志同道合的两人,瞬间碰撞出诗和远方的愿景——

回老家,耕地!

说走就走。

如今,瘦瘦小小的她,每天低头插秧,抬头扛货;日复一日,全看老天爷脸色吃饭。

一切,只为几颗马铃薯。

他们坚持有机耕作,不撒农药,所以产量少,收益低,收成不好的时候,连生活费都赚不回来。

为了什么?

不知道,但是这两个年轻人还在坚持。

因为每到收成的时候,看到一个个可爱的马铃薯,这份快乐不是假的。

在装马铃薯的箱子上,他们写了一个“树”字,这份希望也不是假的。

能坚持多久?

Sir说不出,他们也说不定。

但坚持本身,就是这段婚姻最好的注解。

发现没。

这些故事里,都有一个共同点:

幸福与辛酸总是并行。

如所有婚姻一样。

从选学校,到找工作,再到婚恋,每一个人生的阶段我们都面临选择。

跨国婚姻,说白了,只是其中一个选项。

这个选择并不会因为距离的遥远,而显得格外梦幻。

更不会格外艰难。

当镜头没有走进这些女性,她们的跨国故事听起来都很传奇:

跟老公四处漂泊,把自己的全部未来,都投注到他的事业和未来之中;

离开写字楼重复机械的工作,去撒哈拉沙漠和当地人结婚,开了一家每天都能沐浴阳光的民宿;

因为自己的性取向在原来的环境中受限,而去到别的地方得到这份爱情的祝福……

但。

一旦接近呢?

Sir注意到,采访最后,每个人都会哭。

她们和摄制组混熟了。

那些不能为家人所知的苦楚倾泻而出。

勇敢,是主持人在每一次采访之后说得最多的词。

什么是她们的勇敢?

在Sir看,是从容地面对未知。

从来没有标准的婚姻,完美的爱情,甚至,“该嫁人的年纪”。

我们完全更多的选择。

只要清楚地知道——

无论和谁,无论去哪,遇到的挑战都不会变多。

无论和谁,无论去哪。

无论你是孤身一人,或相互扶持。

我们幸福的机会,不会变少。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