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联的敦刻尔克——塞瓦斯托波尔大撤退,让曼施坦因得到元帅权杖

原标题:苏联的敦刻尔克——塞瓦斯托波尔大撤退,让曼施坦因得到元帅权杖

如同其他被纳粹占领的苏联城市一样,塞瓦斯托波尔见证了两次撤退,一次是苏联红军,一次是纳粹德军。通过阅读这些撤退的史料及细节,我们发现战争不是请客吃饭,不仅有“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的壮志豪情,更多的是“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新鬼烦冤旧鬼哭,天阴雨湿声啾啾”的人间悲剧。

首先是苏军的撤退, 1942年6月30日的晚间8点,黑海舰队的军事委员会在塞瓦斯托波尔第35号岸炮阵地召开了最后一次会议。奥克佳布里斯基、彼得罗夫以及莫古诺夫认为应该在运输部门赶来之后迅速撤出塞瓦斯托波尔城。高级军事以及政治指挥员,包括鲍里斯·鲍里索夫和他的近卫军将会被包括在其中,但是委员会认为黑海舰队将没有能力疏散任何部队或者伤员。奇怪的是,对于原本目的就是确保撤离地点不受威胁的142 海军步兵旅却并没有任何人提到,奥克佳布里斯基还排除了任何大规模疏散行动的可行性。彼得罗夫指派诺维科夫作为被其指挥员放弃了的海军的新任指挥官。一组里-2运输机在午夜过后从高加索飞入塞瓦斯托波尔,但是他们的出现又引发了一次疯狂的飞机争夺战。负责组织空运的一位苏军空军少校是第一批登上飞机的人员之一,随后成群的水手出现了,赤手空拳地杀出了一条通往飞机的路。奥克佳布里斯基和负责后勤的少将阿列克谢·P. 埃尔米洛夫,设法登上了一架运输机。在7月1日凌晨1点30分之前,所有运输机都飞离了塞瓦斯托波尔。运输机一旦离开,彼得罗夫以及剩余的高级指挥层人员就不得不从聚集到第35号岸防炮阵地附近的一大群,将近10000名士兵、水手以及平民中穿过。在不断的推搡之后,甚至可以想象那些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将军和指挥官背弃自己的人们脸上的表情-彼得罗夫和其指挥部成员穿过炮兵营地内的一处隧道抵达了悬崖基地上的一处码头。在那里,小船将他们从塞瓦斯托波尔运上了两艘浮出水面的潜艇。Shch-209号是第一艘到达的潜艇,并且于凌晨2点59分带着63人驶离,随后L-23号也在早晨8点47分带着117人离开了塞瓦斯托波尔。统共大约有200名高级指挥人员从塞瓦斯托波尔逃脱,其中包括彼得罗夫、莫古诺夫、科洛米耶茨(第25步兵师)、卡波托欣(95步兵师)、 拉斯金(172步兵师)、 谢瓦雷夫(388步兵师)、日季洛夫(第7 海军步兵旅), 以及波塔波夫(第79 海军步兵旅)。

黑海舰队到底能不能在切尔松尼斯半岛上完成一次“敦刻尔克式”的疏散计划并且拯救数以千计的苏军士兵呢?如果奥克佳布里斯基调派整个舰队,很有可能经过几个晚上相当可观数量的士兵能够被疏散出去,虽然舰队可能会遭到惨重的代价。然而奥克佳布里斯基并不愿意损失更多的战舰,并且反对疏散部队的这个想法。尽管如此,还是有一些来自戈尔什科夫的亚速海分舰队的小型船艇设法在晚间从切尔松尼斯来回跑了几次,尝试并且成功地将一些幸存者带出了半岛。至少两艘扫雷艇、一艘勘探船、三艘拖网渔船以及10艘MO4型猎潜舰在7月2日到4日之间向切尔松尼斯还够航行数次,解救了数以百计的卫戍部队。当MO4型猎潜舰SKA-112在7月2日凌晨1点抵达的时候,诺维科夫认为敢于放弃的决心也是勇气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登上了船舰试图逃跑,可惜他并没有逃出生天的好运。在雅尔塔,SKA-112被比恩巴赫尔少校的S艇拦截并且在一场追逐战之后,苏军战舰被击沉而诺维科夫也被俘获。然而,第9 海军步兵旅的指挥官尼古拉·布拉戈维申斯基成功地躲过了轴心国拖网船的追捕登上了另一艘MO4型船只并且抵达了新罗西斯克。不少小型船舰都被德军的空中攻击击沉或者损坏,但是轴心国的围堵在阻止这些船只的行动上并不有效。一艘载有77人的拖船成功抵达了土耳其海岸;在苏军外交压力之下,土耳其人同意让这条船经过他们的水域向巴统航行。

滨海部队的剩余部队在切尔松尼斯半岛上的一处炸毁的飞机跑道和灯塔附近被逐渐绞杀。第3海军步兵团的指挥官,谢尔盖·S. 古萨洛夫中校就是在这最后一战中死亡的军官之一,就在四天之前他的命令曾造成了在因克曼许多受伤苏军士兵的死亡。当德国军队终于攻破进入切尔松尼斯的时候,最后一点幸存的苏军士兵被全部赶到了峭壁之下,迎接他们的是德军的手榴弹。另一个在中校谢尔盖·S. 科瓦列夫的第456步兵团(内务部队)下组建起来的苏军战斗群在第18号岸炮阵地的位置进行了最后的一战,但也最终全军覆没。到7月4日的晚上,所有在克里米亚的苏军方面的有组织性的反抗全部结束。第二天,曼施坦因主持了在利瓦迪亚举行的轴心国胜利游行,用以彰显他们对克里米亚的征服。尼古拉辛少校以及十一名他手下的海军步兵设法从切尔松尼斯用一艘小船脱逃,并且划过了整个黑海抵达了土耳其。

(全文改编、摘录自《克里米亚之战 1941-1944 》一书)

《克里米亚之战 1941-1944》

作者:罗伯特·福奇克

译者:朱曼琦、 杨春晓

出版社:航空工业出版社

1941年6月22日,纳粹德国发动了“巴巴罗萨”作战行动,突袭苏联。从战争初期斯大林对纳粹德国的战略误判,到因轻敌而导致1942年克里米亚半岛的最终陷落,再到1943年红军重返克里米亚直至最后半岛的完全解放,本书全景式地讲述了整个二战期间在克里米亚半岛上发生的一系列战役。

但在讲述克里米亚系列战役之前,本书还介绍了克里米亚的简要历史:从16世纪鞑靼人和俄罗斯的历史恩怨,到俄罗斯征服克里米亚,以及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德国、英国、法国和土尔其对克里米亚的争夺,再到十月革命后红军将士在克里米亚半岛围歼俄罗斯白军残部,这其中对克里米亚在俄罗斯地缘政治中的地位做了精确的描述。

  • 作者介绍

罗伯特·福奇克:国际关系与国家安全博士学位,对于欧亚军事史颇有造诣。从军18年间,在美国陆军第2和第4骑兵师任坦克军官,在第29轻骑兵师任情报参谋军官,退役时军衔至中校。

阅读完精彩文章,请您往下看↓↓

2019年即将过去,在辞旧迎新之时,西风军事联合@军事编辑部推出军事定制礼品——“海陆空浮雕磨砂手机壳”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