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奇瑞增资扩股落地 投资者均有国有背景

原标题:长安、奇瑞增资扩股落地 投资者均有国有背景

国有资本是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根基,汽车产业则属于战略性产业,当两者结合在一起时,面临混改东风,汽车界将何去何从?今年,中国车市竞争加剧,自主品牌遇到严峻的市场危机,已经进入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不排除接下来部分自主车企面临破产、退市的命运。为了“活下去”,不少国有车企已经在国家意志指引下对混改等资本运作行为进行提速,汽车行业混改大幕已然徐徐拉开。

12月4日,汽车行业同时迎来两则车企成功混改的消息,分别是奇瑞汽车(含奇瑞控股)和长安新能源分别宣布成功完成增资扩股项目。据悉,奇瑞汽车引入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青岛五道口”),募集资金为144.5亿元,届时,青岛五道口将持有奇瑞汽车51%的股份。

而长安汽车则成功为旗下全资子公司重庆长安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长安新能源”)引入长新股权基金、两江基金、南方工业基金、南京润科产投4家战略投资者,募集资金28.4亿元,这四家战略投资者将持有长安新能源51%的股份。

值得关注的是,此次增资扩股后,长安汽车对长安新能源的持股比例由100%降至48.9546%,丧失控制权,而将长安新能源由长安汽车全资子公司变为联营公司。另一方面,随着奇瑞增资扩股交易的完成,奇瑞控股和奇瑞股份将发生改制,直接股权结构上奇瑞控股仍将是奇瑞股份的第一大股东,但青岛五道口新能源通过持有奇瑞控股的股权,间接使其成为奇瑞股份真正的大股东。

一波三折的的奇瑞混改

所谓改革,需要经过较长一段时期,才能让人们看到改革的效果。因此,如何赢得人们不改初衷地支持改革,是改革者必须牢记的任务。自2017年开始,奇瑞汽车要混改的传闻就甚嚣尘上。当时,伴随着奇瑞旗下高端品牌“观致”的出售,使得奇瑞汽车整体出售的传言被外界认同。虽然奇瑞方面马上对此做了澄清,但引入战略投资的意图也已经非常明显。

而到了2018年奇瑞“混改”正式开始后,奇瑞汽车董事长尹同跃也向全体员工发出《尹同跃董事长致全体奇瑞人的一封信》。信中称:“这次增资扩股,能够为奇瑞实现梦想、战略和使命集聚优势资源,注入新鲜‘血液’。整个增资扩股的过程,会严格按照国有资产管理的要求推进,维护和保障好广大职工的利益。”今年9月,奇瑞控股及奇瑞汽车再次挂牌,以增资扩股为形式的奇瑞混改正式拉起大幕。

然而,在奇瑞混改的多次挂牌经历中,该项目已经先后经历了四次流拍。外界普遍认为,造成多次流拍的原因并不是外界对奇瑞混改不感兴趣、或是因为奇瑞近年来业绩较差、负债率较高,并且奇瑞方面给出的门槛太高。据悉,奇瑞方面要求参与两个混改项目的投资方为一家,且意向投资方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企业现在及未来均未直接或间接投资、控制整车生产、制造企业或通过控制关系从事整车生产、制造业务。

早前有消息称,青岛五道口新能源汽车产业基金企业(有限合伙)和腾兴长三角(海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都被视为潜在投资人,且双方也向奇瑞交付了50亿元的诚意金。外界此前一度看好腾兴长三角将最终入主奇瑞,据悉,海宁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为腾兴长三角的疑似实控人,间接控股比例达到42.21%。但随着今日交易完毕,青岛五道口最终胜出。

青岛五道口成立于2019年8月,是为参与奇瑞增资扩股项目专门设立的基金主体,注册地为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区的青岛汽车产业新城,青岛市即墨区是青岛五道口的重要基石投资者。青岛五道口的基金管理人为北京五道口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北京五道口”)。

新能源只是长安混改“先头兵”

早前在11月底的广州车展期间,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就曾向《道哥说车》透露:“因为长安是上市公司,我们需要融合社会的资源,整合全球的资源,来加快新能源的发展,而又不让上市公司的投资者感到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就目前情形来看,朱华荣的这番言论显然是提前释放了有关“长安混改”的相关信号,只是与传统车企率先为自身主营的传统汽车业务增资扩股不同,长安汽车选择通过新能源汽车业务探索集团的混改路线。

在混改的经历上,长安新能源与奇瑞汽车颇有相似之处,早在2018年5月,长安汽车将旗下新能源业务部分打包独立出来,正式创立长安新能源,当时便决定要引入社会资本。至2018年10月份,长安新能源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挂牌。然而,挂牌8个月后,长安汽车终止了公开挂牌增资事项,原因是随着新能源汽车行业补贴退坡及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速趋缓,原本的意向投资者在兜底承诺、资产独立性等方面的要求更加趋于保守。

在终止增资项目3个月后,最终长安汽车降低了引入战略投资者的要求。今年9月底,长安新能源重新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拟通过增资扩股引入不少于2家战略投资者。根据公告显示,本次增资扩股采取公开挂牌方式,挂牌地点为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截至2019年12月3日,南京润科、长新基金、两江基金、南方工业基金四家战略投资者向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递交了投资意向登记材料,并缴纳保证金。上述投资方拟分别计划增资10亿元、10亿元、7.4亿元、1亿元。

对此,《道哥说车》通过企查查数据分别对引入的上述四家战略投资者背后股权进行层层穿透查询后发现:南京润科的背后最终受益人为南京市溧水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办公室;长新基金、两江基金背后最终受益人均为重庆两江新区管理委员会;南方工业基金背后受益股东则分别为重庆财政局、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有限公司等。也就是说,此次接盘长安新能源的四家战略投资者背后实则均为国资。虽然在股比上长安汽车不再拥有长安新能源控制权。但在长安新能源接下来的实际运营过程中,必然还将会是由长安汽车来主导。

眼下,“混改”正在成为多家国企背景车企的共同选择。除了奇瑞和长安新能源之外,一汽等企业也正在进行自身新一轮改革运作过程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资深人士向《道哥说车》指出,混改的真正目的在于完善公司治理结构,提高企业投融资效率和管理效率,混改不单要有形还要有实,不单要有完善合理的股权结构,即“混”,还要有后续的跟进和不断完善,即“改”。距离真正的成功混改,无论是奇瑞还是长安新能源都和其他大型汽车集团一样,仍然有很长的路要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