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兴亮 | 谷歌换帅的三点

原标题:刘兴亮 | 谷歌换帅的三点

文/刘兴亮(微信公众号:刘兴亮时间)

-01-

1998年,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在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学生宿舍内共同开发了谷歌在线搜索引擎,并迅速传播给全球的信息搜索者;8月7日,谷歌公司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山景城以私有股份公司的形式创立。

2004年8月19日,谷歌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成为公有股份公司。谷歌双雄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正式登上互联网这个历史大舞台,成为一代传奇。

2019年12月,谷歌21岁之际,双雄主动退位,将大权交于桑达尔·皮查伊,谷歌进入一个新时代。

-02-

皮查伊何许人也?

1972年,皮查伊出生于印度金奈一个中产家庭,父亲是一位电气工程师。长大后就读于印度理工学院,毕业后到斯坦福大学读硕士,专业是材料科学与工程,然后在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读完MBA。

随后,从事了一段时间产品经理工作,又进入麦肯锡担任管理顾问。

2004年,皮查伊成为谷歌的一员,先后负责Chrome, Chrome OS, Googel Drive, Gmail, Google Map。

2013年,皮查伊成为Android的负责人。

2015年,谷歌重组,成立新的公司Alphabet,新谷歌成为Alphabet的子公司,皮查伊担任新谷歌的CEO,向佩奇和布林汇报。

纵观皮查伊的履历,不可谓不光鲜。

切不可小瞧印度理工学院,《印度理工学院的精英们》一书对这所学校有比较详细的介绍。印度理工学院培养的IT人才遍及世界各地,美国硅谷更是这些IT人才的聚集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副教授萨克斯恩对美国高科技企业集中地硅谷的新移民企业家进行了一项调查,在约2000个新起家的美国企业之中,约有四成是由印度人开办的。而当中一半是印度理工学院培育出来的人才。

而斯坦福大学+沃顿商学院+麦肯锡,更是三轮光环加持。

当然,光这些是不够的。看看皮查伊在谷歌负责的产品,都是我们所熟知的响当当的名字。更为重要的是自皮查伊担任新谷歌CEO以来,母公司Alphabet在营收和股价方面进入双丰收。

由此可见,双雄主动退位,皮总接班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03-

双雄退位,皮总接班。对于谷歌的此次权力交接,我来给各位看官亮三点:

  • 左一点:从谷歌的角度来看,谷歌在自我革新。

世界上最永恒不变的就是变化,互联网行业尤是。变化太快,哪怕是巨头,也得适应这种变化。佩奇和布林作为创始人,在业界的地位是毋容置疑的。但是,这个时代太快了,江湖地位并不能决定一切,发展才是硬道理。

在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中,双雄公司管理方面一样有着自己的局限性。举个例子,很多创始人在做开创性的事情特别行,但是对于运营方面未必有着浓厚的兴趣或者特别擅长。

一个公司到了一定的年龄,必将从一个创新为主的时期进入一个创新乏力增长为主的时期。在这种情况下,创始人未必能适应这种需要。谷歌双雄应该是看到了这一点,所以很早就布局培养皮查伊,为今日的退位铺路。

毋容置疑,Alphabet依然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但是,在21岁的时候,他也面临着一些困境。

比如,主营业务在线广告业务是否能够在移动为主的时代保持持续的增长能力?Android是否能够继续保持在智能手机上的营收能力?其他各种创新项目,比如Nest,自动驾驶,谷歌医疗,虽然很酷很炫很牛,但是如何变成现金流?比如曾经云计算居第二的谷歌云,怎么就被微软云超越了?

更有其他的一些事件,比如如何面对政府咄咄逼人的监管压力?如何面对之前发生的员工骚乱问题,改善和员工的关系?这些可能都是佩奇和布林所不太乐于或者不太擅长去处理的。

而谷歌骨子里是有着创新和变革的基因。此次双雄「禅让」,应该是主动寻求公司的变革。通过权力的更替来达到变革的目的。可以预见的是,皮查伊成为谷歌的一把手之后,应该在公司变革方面会有一系列动作。

  • 右一点:从行业的角度来看,巨头们进入一个新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创始人退居幕后,职业经理人逐步登上历史舞台,正在成为潮流。

苹果已经由库克接班于乔布斯,萨提亚·纳德拉成为比尔·盖茨和斯蒂夫·鲍尔默(和比尔·盖茨一样是微软的创始人)之后的又一位微软的领导者,到谷歌的新领导者皮查伊,三巨头已经完成了从创始人到职业经理人的过渡。

再看看国内,马云隐退,张勇接班,在这个行业也开了个头。这不是偶然的,而是时代的需要。在一个变化如此迅猛的行业,需要企业从领导人到组织结构,能够同步的适应这些变化。如此,才能保持新鲜活力。

不同于传统行业,这个行业最怕的就是暮气沉沉,因为暮气里死亡已经不远了。故而,无论是招聘年轻的员工,还是提拔年轻人到关键岗位,还有创业者主动隐退让位于职业经理人,都是为了保持朝气。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事物总是不断发展变化的,新事物终将代替旧事物。巨头们在暮气来临之前就提前完成领导人更替,无疑是明智之举。

  • 下一点:从历史来看,接班人问题是个大问题。

无论是从古代的封建王朝,到现代的企业,接班人的选择,关系到王朝或者企业的兴衰。

所以,选择接班人,往往慎之又慎,不怕不选,就怕选错。在中国当下,接班人问题甚至成为困扰民营企业家的一个「心病」。

从中国的传统来看,接班人当然要选择「自己人」,也就是自己家族的成员,但是麻烦的是家族成员未必有在意愿和能力上都适合接班的人,让职业经理人来接班又不放心。

而在美国,虽然职业经理人接班比较常见,但是职业经理人也存在着「短期行为」,只对自己任期内的业绩负责的情况,而对于巨头来说,能力和阅历上匹配的职业经理人也是凤毛麟角。所以,我们经常看到一家公司的新CEO往往之前是另一家公司的CEO或者CFO或者CTO,COO。没办法,大公司的CXO们,都是稀缺者。

选择接班人成为创始人的一道难题,是需要冒一定风险的。弄得不好,创始人不得不重新出山掌权。所以,选择接班人需要充足的依据和铺垫。

以前面说到的几个巨头来看,苹果选择库克,在苹果的产品地位已经奠定以后,看重的是他在供应链管理方面的特长;微软选择纳德拉,是在从PC时代进入互联网时代和移动互联网时代需要有新思维的领导者,而纳德拉在这个时代将微软的云服务带上了一个新高度;谷歌选择皮查伊,则是看重他卓越的产品领导力。阿里选择了张勇,也是在阿里进入一个超大体量之后,看重他的CFO出身的背景。

选择接班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成为创始人的接班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库克虽然使得苹果的股价节节攀升,但是也因为苹果的产品创新乏力而备受质疑;纳德拉因为微软之前在面对互联网的无所适从到适应了互联网的节奏而暂时满是掌声;而皮查伊和张勇,也面临着继续维持公司高增长的压力,目前还充满未知。

当然了,在选择接班人的事情上,不是说钦定了「太子」就万事大吉。太子出问题的巨头,也不胜枚举。那谁,还有那谁,都是前车之鉴。

▴注释: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私信联系后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