倚光向暖心素净,风咽水寒情微温

原标题:倚光向暖心素净,风咽水寒情微温

直到,这静默年末,天寒翠袖薄,日暮倚修竹,岁月风华依然如故,比之往昔,却是少了浓烈,多了清寂。阳光依然温热,暖得让人心动,暖得连空气都有些柔软细腻,掬一捧橙色光线,捂在胸口,只说明媚不言伤。一直,很喜欢日光这个词,让人感觉到希望、、温暖。也喜欢倾城,给人明丽、坦荡的情怀,诸如倾城一笑,倾城之恋,当日光遇上倾城,生命就血脉喷张,生活就意义非凡。

直到,这寒冬腊月,花开时煮酒,雪落时作诗,流年美景恰似我与你,人海里一遇,红尘中一别,只一眼,便倾心相许,便惊艳一世。如今,大雪推门而至,我倚门而立时,数得出岁月染白的三千发丝,却始终没有数出,关于你的归期。那些在无边的黑夜里宣泄的语言,只为有一天,可以稍加润色,成为岁月里唯美的诗篇,在月光下读起,通透而圆满。岂不知,世间一切语言都抵不过一句心安,心安,即是圆满。

越来,越向往一种素净,一种万念皆无的通透。尘世里行走,有太多的纷杂斑驳纵横,让一些淡淡的牵念也成了枷锁,就连灵魂,也似堆满了尘埃,曾偌大的空阁略显拥挤了许多。当枯燥与沉寂形成厚厚的桎梏,无法在阳光下层层修剪,寸寸剥离。而那时间狭长的缝隙里,一卷清词的冷艳也只好油然生长起寂寞。何不,就于繁复错综里寻一隅清宁,给自己的心灵暖上一叶熏香,将这一丝寒冬里的微温轻握,以一种寡淡的姿态倚在向阳的风口,心内,抽出一线柔软,与眼底的时光静静对酌。看季节的景致在暖暖的安逸里依次温和,生命的色彩,也日渐清澈。

越来,越期待一种静默,一种独享时光的沉淀。红尘中扰攘,有太多的恩怨瓜葛纠缠,让内心的羁绊无处不在,生活也逐渐丧失了最初的愉悦感。当夜色纷至沓来,周遭温度骤降时,我不知,还能否呼出万种暖意,呵手成诗。那些,在眉端发梢的如烟欢爱,那些,用诗歌传递的岁月经卷,那些,沾满着热忱的盛世华篇,如流年穿着薄雾的衣衫,只一阵风过,便沾满了大雪的痕迹。而后,会萧萧然散落在字里行间,成为生命中最清晰的印记,留待日后念起,有清风,有明月,有花香,有欢喜,有相思,还有一个你。只是每每想起你时,内心里便有无数的花火不断的堆积,纵使,那通往回忆的城门早已关闭,我仍旧不允许自己忘记。原来,我爱的终究是一个你,不在将来,也不在过去,只是安静的烙印在我的心里,岁月不老,美丽如昔。

也许,每个人内心都为生活所乱,旁人不解其意,自己也不由分说。倘若,还能在静中修一山青,修一篱翠,修一袖清风朗朗,将欢喜盈满眸间,或许,才是最美。关一扇窗,锁一道门,可以不读书,不写字,不看花,不听曲,就依着光阴听一页故事,听一个风咽水寒,或听一个半晌之欢。然后,起身离座,拂一拂发,掸一掸尘,归来,眼里只对着斜阳,斜阳中是黄昏的炊烟,俨然,还是最美。

也许,每个人心里都有一种迷惘,别人看不到,自己又刻意闪躲。但是,要相信,即便寻不到喜欢的空旷,也要做一枚向阳的花朵,雪落时欢畅,风起时荡漾,用体温谱写属于自己的生命乐章。很多的烦恼源于不够狠心。做什么都要顾及别人的感受,你总顾及别人,那谁来顾及你。

终究,走天涯,岁月恐清浅,年华忽已晚,我在回忆中截取片段,才发现深陷其中,而且,愈陷愈深!都与月光,河塘,小路,繁花,以及你有关。犹忆还是那时时光,寂静,幽情…有多少冷暖,是岁月裹紧着衣衫供养出的清欢?又有多少清欢,是内心拒绝生长繁衍的温暖?就像,为一场奔忙不知疲倦,终于抵达夜晚的微寒。原来,那是我怀揣着思念,端坐成一枚褪尽花色的莲,只为,在长夜的孤寂里读关于你的句子,然后邂逅一次又一次的失眠。承诺的背后有个情绪,叫一时兴起 !世界上,没有挤不出的时间,只有不想赴的约,每一个选择,其实都是内心所向。

终究,一个人,只身天涯远,何以相见欢,在这仓促的流光里,愈是想留住一些人事,愈是不可能。心境,总是随着年岁的增长而凉薄,日渐寡淡之中也越发喜欢一个人的时光,一个人喝茶,一个人寻味,一个人的静默亦不发一语。事不顺心时,少言,默默的去践行。真正的做好自己不容易,不在沉默里颓废,也不在激情里爆发,在寻常的日子里悲喜不惊,清宁有度,这些,都源自于一种灵魂深处的修养。天气骤冷,愿我们都能安暖心扉。往后余生,何必老气横秋暮气沉沉?再老也要活出精致的自己!

倚光向暖心素净,风咽水寒情微温。

残花对影未逢君,只身天涯梦忆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