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水千山爱难寻,命中注定有谁怜

原标题:万水千山爱难寻,命中注定有谁怜

十二月的夜,很适合供养微温的情绪。时光,许我们在文字里重聚,许我们顺着细枝末节的记忆将往事反复的温习,而唯一可慰藉,是在某个隐晦的字迹里仍旧清晰的读出曾经的自己,落在年深久远的故事里,陈旧,如一枚结痂的泪滴。关于记忆,就是有那么一个地方,有那么一个人,不是时光在帮助你忘记。而是,你刻意的将通往那里的门关闭,你不想再走进去,也不允许他再走近你。

十二月的风,仿佛要将冬天的脸颊吹到皱纹叠起,将思绪吹到山河冷冽,将诗句吹到四野荒芜,将人心吹到冷暖无助,才肯偃旗息鼓善罢甘休。而那重门深锁后的思念,并没有被季节的肆虐震慑,执意要为一个人孤立在原地,不肯移开半步。因为确信,总有一天那个渴慕已久的目光穿尘而过,会将爱恋,写满我潮湿的掌纹。且与我十指相扣,再用温润,抚慰这一往情深。

至此寒冬,一年将尽,无所适从,唯独适合懒散。于是,歇斯底里地偷懒,便有了理直气壮的底气。于是,泡茶,不知道它的名字。记得朋友说,喝茶就是喝树叶子,想想,的确如此。喝茶时,寡淡,沉淀。窗外的风很大,习惯坐在这里,没有声音,没有动作,只是坐着,内心却万水千山,依然在原地。一杯续一杯,清寂的夜,沉默的冬天,树木早已摇尽了最后的残叶。这日子,一天比一天来得简单,生活,俨然一种模式,仅为生存。当时光过成一种无言姿态,当夜晚已经无所谓黑暗,当你我已习惯沉默,也只有,依着一些细枝末节的记忆,慰藉这眼下接踵而来的岁月。

至此年尾,草木行休,霜天雾色,却也盼不见人生的出口。光阴就像那走街串巷的吆喝,不会改变一个人最初的本质,但是它可以教会了我们安然于世的方式。一切世事,欣喜若狂也好,郁郁寡欢也罢,都在光阴的酒缸里酝酿,五年,十年,历久弥香,依然不是岁月的醇香。不必担心人生易老,只需做一个懂得爱的人,不要害怕有一天容颜会老去,也不要让心彷徨而生出暗疾。只依着心性临水而居,选一处风和日丽,将满满的阳光分散入呼吸。然后,我会如一只幸福的米虫,静享现世安稳。有时候人的内心应该有分辨是非的能力,任何事都要做到,不轻信,不盲从。即便是在视觉里相同的事物,也请适当的给自己退后的余地,时刻保持一种距离,唯有那样,才不会很轻易的丢了自己。

时间,渐渐磨去了年少轻狂,也渐渐沉淀了冷暖自知。十年前,连多愁善感都要渲染得惊天动地 ,十年后,越痛越不动声色;越苦,越保持沉默 。成长就是将你的一切都变成心静如水,将一切情绪调整到静音模式!世界上,没有挤不出的时间,只有不想赴的约。倘若,等往事的烟火燃尽,我还会不会安守着心的城池,任凭流年煎煮着早已绝迹的故事,让那些独自飞舞的心情,再也不复狰狞,如,清风中灵动的白羽。曾经,一些凋落的印记,还在时间的旷野里游离,无法掩合,也无法再拾起,唯有光阴可以听懂那些寄生在身体之内的花火,一次又一次更深的烧灼着自己。

人生,无形中让人大彻大悟,逐渐通透了世间的恩恩怨怨。迎来送往,不过如此,一半是定数,一半是奇遇。如若,有一天温情远了,尘缘淡了,我想,我还是会等在北风呼啸的路口,用如水的想念,缱绻出一杯醇香的酒,只为你的路过,对坐,小酌,且让悲喜都悉数入喉,然后纵使落泪,也定然如爱的微温,一瞬间就暖了眼眸,暖了荒野无主的冬季。不管是缘还是劫,命中注定的,一切挣扎皆是苍白,唯一可做的,只是在偶然中虔诚祈祷,然后奋力前行。我们要认清生活的真相:上了生活这条贼船,就要做一个快乐的海盗。

终究,在行走的途中,慢慢地,逐渐失去太多不相干的人,也必然能够遇见久违的自己。每一个选择,都是内心的取向。从今天开始,做个难相处的人。尽情尽兴的给讨厌的人甩脸子,想说的话一定要说出来,光明正大给喜欢的人说情话。情愿少活几年,只想痛快一点。当心静下来的时候,仰望天与地,默默,温情。不要期待,不要假想,不要强求,顺其自然,如果注定,便一定会发生。心安,便是活着的最美好状态。

终究,在不远的将来,蓦然间,你会和那些连自己都捉摸不透的人共度余生,到最后谁的人生不是一场波澜不惊,只是不曾提及。人生走到最后,自然也是问题重重,让人苦不堪言。在问题出现的那一瞬间,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不要发火,不要偏激,不要说出什么过激的话,要懂得忍耐。忍耐不是为了让你不去处理这件事情,而是为了避免在情绪失控的情况下,干出什么让自己丢脸的事情。以后你就会知道,生活中真的没有几件事情,是值得我们搭上礼貌,教养,人品和格局的。该疏离就疏离,没必要曲意逢迎。

温情渐远梦初醒,尘缘已淡花落尽。

万水千山爱难寻,命中注定有谁怜?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