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小伙放弃铁路编制,500元创业赚回4000万

原标题:80后小伙放弃铁路编制,500元创业赚回4000万

编者按

在中国,奇迹每天都在发生。

山东小伙张玉仕大专毕业后,无意中发现淘宝市场空白。于是,他注册了一家淘宝店,自主研发科学类小玩具,售卖液压机械手、火星探测车、双足机器人等电子机械小模型。去年,他的店铺销售额达到1千万元,并且这两年,始终保持300%以上的增长率。

据说,在淘宝每年的TOP商家中,有10%是刚开店一年的新商家。而最近三年,加入淘宝的新商家,年成交总量已超过5000亿元,跑赢全国600多个城市GDP。

万能的淘宝生态,让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机会。

今日起,《卖家刊》将推出淘宝的“新商家故事”。透过多元的故事样本,让你读懂“淘宝”的万能与未来。

10年前,当张玉仕刚刚涉足科学教育领域时,国内还是一片真空。

中小学教育课标虽然已经倡导素质教育多年,但国内的家长们依然热衷于将孩子送进奥数班,参加各种物理、化学竞赛,就连本应乐趣横生的航模,也必然与加分和升学挂钩,变得不再纯粹。

那时候,最著名的科学教育理念STEM在美国风头正盛,倡导“不要死读书,动手解决实际问题”的理念,与张玉仕设计创作的科学玩具竟然不谋而合。

他靠着500块钱倒卖塑料齿轮起家,自主研发各种科学玩具,如今做到了年销4000万。

而那些曾经办培训班、兴趣班的商人们,再一次盯上了科学教育这块“肥肉”,张玉仕甚至抱怨,“那些人连科学教育是什么都搞不懂。”

坚决不要“铁饭碗”

张玉仕的家境并不好,6岁失去父亲之后,家庭便跌入了谷底,在化工厂上班的母亲一个月工资不足三千,她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唯一的孩子身上。每次学校发榜,是她最感欣慰的时刻,因为总能在班级前十名的位置上,找到自己孩子的名字。

即便邻里、老师都对张玉仕的动手能力称赞有加,他制作的简易印刷机甚至还获得了当地的一个设计奖。

但在这个传统母亲眼里,与学业无关的一切,都属于不务正业的范畴。

直到张玉仕考上了山东职业学院,母亲才算松了一口气。虽然只是大专,但学校的前身是济南铁道学院,毕业生多数去了“铁老大”工作,都是“铁饭碗”,这是母亲心中最理想的工作。

但从小听话的张玉仕临毕业时,却第一次与母亲发生了分歧,“根本没想过去铁路系统,我要做研发”。张玉仕的编程能力非常强,他想得特别简单,打算自己设计一台用程序控制的小设备,“带着作品找个研发的工作。”

放着令人羡慕的“铁饭碗”不要,去做八字还没一撇的研发,母亲怎么也想不通。当时她正面临企业内退,未来扑朔迷离,更是雪上加霜。

谁知,不出一个月,张玉仕又突然跟她宣布,自己去开淘宝店了。这下,母亲是怎么都不同意了。

把小齿轮卖给清华教授

后来,母亲才知道,儿子开淘宝的500块钱启动资金还是自己给的。只不过,当时张玉仕要钱的理由是,设备制作需要购买零配件。

其实就是买塑料齿轮。

齿轮是必须要用到的配件,但是张玉仕走遍了临沂也没能找到一个商店是卖齿轮的,“在实体店,你几乎没办法找到齿轮。即便是现在也买不到,你只能直接找厂家。”

幸好淘宝上有,但一看价格,5块钱一个,非常贵,“这么小的塑料齿轮不应该这么贵呀”。

他转而上1688一搜,发现同款齿轮的批发价竟然才几分钱,但前提是一万个起批。

按照预想,张玉仕的小设备需要用到四种规格的齿轮,一共几十个。如果按照商家的批发规矩,他最少也得买四万个才同意发货,找了一圈,吃了一波闭门羹,张玉仕总算是遇到了一个愿意和他聊两句的大姐。

大姐姓陈,广东汕头人,自己有工厂,张玉仕跟她磨了两天,大姐终于松口,答应卖给他500块钱的齿轮,一共一万个不到。

“这么多的齿轮我肯定用不了,干脆就开了个淘宝店回本,别人卖五块钱一个,我就卖一块钱,第一个月就卖了2900块钱。”

本来打算制作的小设备最终没成功,齿轮却意外卖火了。

甚至第一个月就有清华大学的教授找上门来跟他买齿轮,“他也在到处找齿轮,看我卖得便宜,买了不少,当时我就随便找了一个鞋盒子,给他发过去,他还教育我说,你卖个齿轮怎么连个参数都没有,你得做个参数表。”

“我是大专生啊,竟然能跟清华大学的教授搭上话,当天晚上就把参数表做好了,齿数、模数、孔径、高度啥的全列出来了,可认真了。”

组装玩具卖了1000万

卖了一年半的齿轮,月入三四千,超过了那些在铁路上班的同学之后,有朋友跟他开玩笑:你拿着齿轮,去街上向100个人推销,肯定一个都卖不出去,但是如果把齿轮拼装成玩具,情况可能就大不一样了。但自己做玩具,就要开模,要量产,“我哪有那钱啊。”

机缘巧合,他无意间注意到隔壁店里用来做广告灯箱的一台激光切割机,“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机器啊,有了它,想做什么,立马能够实现,没人想到这么干,让我想到了,太酷了。”

他激动得一晚上都没睡着觉。

那是他第一次正经创作一套科学玩具,他用自己设计切割的塑料部件、电子件、齿轮等零配件,一共组装了一台齿轮换挡小车和一台遥控小车。

果然如朋友所言,销量出人意料地好,销售额很快冲破10万大关,他一个人没日没夜切割配件,在小屋子里忙得团团转,甚至还有日本、韩国的买家跑来采购。

科学玩具越卖越多,钱也越赚越多,张玉仕开了公司,招了人,母亲虽然没了工作,但在人前也特有面子了,“那会儿我比较膨胀了”。

他决心把原本的塑料工艺改成金属加工工艺,并带着6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开始闭门造车。

在半年时间里,他竟然真的组装了一台金属激光切割机,足够切6毫米厚的钢板,他还装了一台数控机床和一台雕刻机,在组装四轴加工中心和全自动折弯设备时,终于遇到了困难,这才打了退堂鼓。

一通操作下来,正当张玉仕沾沾自喜时,财务告诉他,几十万成本花出去,公司账上没钱了,还借了不少贷款没还。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每个月销售额二三十万,毛利十几万,设计开支和磨具投入也有十几万,花得比赚得还多啊。”

关键是这套设备生产出来的产品,远远没有想象中的精致。

“赶紧冷静下来,重心重新回到了产品设计,这才及时止损。”那一年,张玉仕就靠着网商银行的几十万贷款,艰难地挺了过来,重新回归正道。2018年,他的销售总额破了1000万。

鱼龙混杂的科学教育市场

今年,张玉仕预计销售额能够达到4000万,明年一定还会高速增长,他感慨,“科学玩具已经不再是一个小众行业了。”

10年前,当张玉仕刚刚涉足科学教育领域时,国内还是一片真空,谈到科学教育,就是国外的“STEM”理念,“至今也是这样。”

STEM四个字母分别代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以前国内教育把绝大部分的精力放在了科学和数学上,所以才催生了大量的奥数班、物理竞赛、化学竞赛,一切都是加分和升学为导向,压得孩子苦不堪言。

张玉仕觉得,现代科学教育要提倡的是“工程”,科学、技术和数学则是一个人的基本素养,“我们要让孩子有能力运用这些知识去解决实际问题,像工程师一样去解决问题。”

“比如我们设计的齿轮换挡小车,组装起来发现换挡不平顺,可能是阻力比较大,那你得想办法,加一些润滑油,可能是传动上面有问题,你就要用另一种方法去解决问题,这都是我们希望借助科学玩具让孩子达成的目标。”

好在,现在认可这一套理念的家长越来越多。2018年,小学教育新课标出来之后,张玉仕带着团队研究了两个月,“反反复复、仔仔细细、里里外外研究透了,我们的产品在各方面都要满足新课标。”这也为他带去了400多家机构客户。

但是,国内科学教育的潜力实在太大,导致这个市场鱼龙混杂。

他抱怨,以前做奥数培训的,搞物理、化学教育的,甚至那些做融资的,都进了科学教育,“其实很多人自己对STEM教育理念都没搞懂。”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