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外脊柱|多科通力合作,还患癌老人可期未来

原标题:神外脊柱|多科通力合作,还患癌老人可期未来

11月7号的上午,汪大爷在家人的陪伴下,带着一丝不安,敲开了宣武医院神经外科主任医师吴浩门诊的大门。“吴大夫,麻烦您给看看吧。”厚厚的一沓病历资料放在了吴浩的诊桌上,无声的诉说着他们已辗转了多少家医院。

01

一个“卑微”的要求

“能治疗就行”

2019年11月7号上午,辗转多家三甲医院的汪大爷,在家人的陪伴下,拎着厚厚病历资料,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了宣武医院神经外科吴浩主任门诊,他们的要求不高,不论能否治好,只希望还有大夫能收治汪大爷……

02

19年的艰辛求医历程

一切还要从19年前说起,2000年是普天同庆的喜庆千禧之年,但对于汪大爷来讲却是恶梦开始的一年。

汪大爷在当地被诊断为肾透明细胞癌,并限期进行了右肾全切手术,术后还未完全恢复便相继发现胸膜、肋骨、胰腺、肺部转移瘤,4年前又确诊了冠心病……

这一系列霹雳般的打击对于一般人来说早已是致命性的、绝望的,而汪大爷却就不信命,数十年间游走于全国各大医院寻名医,坚持化疗、放疗,努力与命运抗争着……

03

失去双腿,绝望后的希望

9个月前,汪大爷再也站不起来了,病魔残酷的夺走了其最后的抗争武器——双腿。自从出现双下肢无力后,大小便失禁也相继出现,下肢疼痛尤为难忍,汪大爷只能坐着轮椅依靠尿管和尿垫生活。汪大爷在家人帮助下继续求医问药,但每当专家们详细看完那堆厚厚的病历资料后均面露难色,以

“风险太大,难以恢复”

拒绝接手。没有了“白衣战友”的支援,意志再如何坚定的汪大爷也难以支撑了。于是回到了文章刚开始的一幕,经多位专推荐,汪大爷找到了宣武医院的吴浩主任。

在人声繁杂的门诊,汪大爷一家在一旁忐忑的等待,正对面的吴浩教授正在认真研究他们带来的那堆厚厚的资料。半个钟头过去了吴浩教授终于开口了,“诊断很明确,这是椎体转移瘤,我们治疗过很多例”,短短几句话让一家人的眼神瞬间亮了,还没等家人接话,吴浩教授又继续说道“如果愿意相信我们,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改善您的症状,你们商量一下”,这毫无推辞的话让一家人喜出望外,毫无准备,原本还想着会跟以前一样苦口婆心求主任收他们入院治疗。吴教授充满自信和责任感的话语给汪大爷一家带来了极大的震撼,汪大爷表达感激并表示完全相信吴浩教授。吴浩教授随即对该病进行了科普讲解:

脊柱肿瘤可以分为原发性和转移性,原发性是指肿瘤细胞最初就源发于脊柱的肿瘤,而转移瘤则指肿瘤细胞并非源发于脊柱,而是由其他组织的肿瘤细胞通过各种方式(比如血液、淋巴、直接浸润等)转移到脊柱而产生。一般比较常见的发生椎体转移的恶性肿瘤有乳腺癌、甲状腺癌、肾癌和肺癌等。椎体转移瘤往往有比较明确的肿瘤病史,同时在疾病发展过程中开始出现腰疼、下肢无力、肢体麻木等脊柱症状。因此,椎体转移瘤在临床诊断上并无太大难度,其为难之处在于治疗的系统评估、多学科联合及手术和非手术联合。”

“您这次出现神经功能症状已经9个多月了,一般来说应该越早治疗越好,毕竟神经细胞的损伤是不可逆的,术后还需要继续全身的综合治疗,那我们尽早入院,希望能改善您的症状。“

04

希望伴随着巨大的风险

手术虽然可以做,但经过吴主任团队初步评估,以汪大爷的身体情况,在术中会面临多种巨大的风险。

首先,脊柱转移瘤血供丰富,术中往往容易发生大出血,如果治疗赶不上出血的速度,汪大爷在术中极易发生失血性休克,凝血功能崩溃等严重并发症,甚至导致灾难性后果。

二是合并肺部情况,汪大爷肺部有机化的陈旧病变,并且由于长时间卧床,还合并有肺部感染,这使得术中术后发生肺部感染加重、气道痉挛,甚至呼吸衰竭、难以纠正的严重低氧血症,以及需要较长时间带气管导管上呼吸机等风险显著增加;

三是汪大爷由于长时间卧床,下肢静脉长了不少血栓,整个围手术期如果一旦发生血栓脱落导致肺栓塞,对汪大爷的打击则会是致命性的;如何让汪大爷的身体能够经受住这重重风险,平稳地度过手术期,成为整个医疗团队需要面临的巨大挑战。

吴浩教授团队于手术前一天通过医院医务处进行了包括麻醉科、神经外科、心脏科、呼吸科、血管外科、营养科、泌尿外科等多个相关科室的多学科联合会诊,共同逐一讨论了汪大爷所有合并疾病的治疗现状,充分评估了麻醉和手术的风险,并与患者术后的获益情况做比较。各科专家通过讨论一致认为,虽然手术危险重重,但短期内这些风险并无法通过治疗获得进一步减轻,而如果手术及术中的麻醉管理一切顺利,汪大爷的身体状况将在术后得到一个明显的改善。因此,多个学科的专家们共同做出了冒风险进行手术的治疗建议。。

05

险象环生的手术,强强联手

手术如期进行。因椎体前方有大血管,稍有不慎,病人就可能发生大出血从而有生命危机,但没想到出血来的如此凶猛。手术刚开始一小时,出血量已达1300毫升,超过了汪大爷身体内所有血量的三分之一。收缩压一度降至60mmHg,血红蛋白低至8.5g/dl。术前讨论的各种风险,犹如悬在头顶的多把利剑,随时可能刺向汪大爷,有效的麻醉管理是阻挡这些利剑的最后一道屏障。麻醉医师团队从容不迫面对术中变化,在指挥抢救的同时,迅速调集了手术室内各种人力、药物及仪器资源,启动紧急取血输血流程,以满足手术需求和患者生理需要。

与此同时,手术台上的吴浩主任与手术台下的冯华医疗组长就手术进展及汪大爷的身体状态保持着密切的沟通与协作。如果汪大爷的生理指标严重偏离正常范围,则吴浩主任先暂停手术,待冯华医疗组长将指标纠正后再继续手术。手术——指标严重偏离——暂停手术——纠正指标——继续手术,在这样小心翼翼地循环了四个多小时后,手术终于顺利结束。术中共出血约3600毫升,相当于汪大爷体内所有的血量,通过不断调整各种治疗措施,汪大爷的重要生理指标在四个多小时的手术时间内基本维持于正常范围。手术结束不到10分钟,汪大爷便顺利醒来,在麻醉医师、手术室护士及神经外科医师的通力合作下,悬在汪大爷头顶的多把利剑终于被一一挡了回去。

手术完成的几近完美,汪大爷下肢疼痛基本缓解,大小便失禁也很大程度改善,最重要的是下肢感觉恢复了,这是以后能否还有恢复可能性的重要信号。但是毕竟已经压迫9个月了,汪大爷出院前不止一次表示遗憾,当时要能早点遇到吴浩教授就好了。

病例回顾

患者,汪某,男性,68岁,主诉“双下肢无力伴大小便失禁9月余

既往史:肾透明细胞癌19年,右肾全切,后出现胸膜、肋骨、胰腺、肺转移。冠心病4年,2015年发现右冠状动脉和左前降支有中重度狭窄,2019年1月4日在北京医院行冠脉支架植入。8个月前确诊下肢多发静脉血栓。2019年4月确诊泌尿、肺部感染。2019-03-29出现骶尾部皮肤压疮。

查体:双下肢肌力0级,肌张力消失,双侧膝反射、踝反射降低对称,双侧Babinski、Chaddock征阳性。T8水平水平以下深浅感觉消失。

术前影像如下

手术名称椎体肿瘤切除术+胸、腰椎后路减压椎弓根钉内固定融合术+椎管减压术

术中影像:

术后双下肢肌力2级,生命体征平稳,病人背痛,腿痛明显缓解,以前一晚上睡不了两个小时,疼痛难忍,现在终于可以睡个好觉,坐起来活动,对病人,对家属都是莫大的安慰

1周后顺利出院,凭借着坚定不移的信念和吴浩教授团队的高超医术和责任感,汪大爷又一次战胜了病魔。

在这里,宣武医院吴浩教授团队表示希望能够利用自己的专业,救治更多像汪大爷这样的脊柱疾病患者,为保障人民的生命健康贡献一份力量。

宣武医院神经外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