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丨中国三项第一!PISA2018测试结果公布,附专家解读

原标题:关注丨中国三项第一!PISA2018测试结果公布,附专家解读

导读

2019年12月3日当地时间9点,经合组织(OECD)在法国巴黎总部公布了2018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2018)测试结果。我国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四省市学生作为一个整体取得3项科目第一的好成绩。

在共有来自79个国家(地区)约60万学生参与的测试中,我国四省市学生阅读、数学、科学三项关键能力素养均居参测国家(地区)第一。

测试结果解读

一、我国四省市学生阅读、数学、科学三项关键能力素养均居参测国家(地区)第一

学生在阅读、数学、科学三项关键能力素养上的平均成绩分别为555分、591分、590分,在参测国家(地区)中均排名第一。我国四省市学生基本素养达标率为参测国家(地区)第一,高水平学生数量总数居于前列。

其中——

基本素养达标率方面,我国四省市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上的能力表现达到基础水平及以上的比例分别为94.8%、97.6%和97.9%,在参测国家(地区)中均排名第一。

单项素养高水平学生总数方面,参测国家(地区)数学素养达到高水平的学生,21.7%来自我国四省市,排名第一;参测国家(地区)阅读素养达到高水平的学生,13.4%来自我国四省市,排名第二;参测国家(地区)科学素养达到高水平的学生,22.3%来自我国四省市,排名第二。

综合素养高水平学生总数方面,PISA将3个领域素养表现均达到高水平的学生定义为全面发展的学生。我国四省市全面发展学生占参测国家(地区)全面发展学生的比例为25.2%,排名第一。

二、我国四省市教育公平成效显著,但仍有较大提升空间

城乡在硬件公平上有所改善,但存在乡镇师资力量薄弱、城乡教师教学技能差异大等问题。

硬件配置较充分,我国四省市学校硬件短缺指数为-0.27,硬件短缺程度低于63个参测国家(地区)。其中,城市学校为-0.35,乡镇学校为-0.20。

乡镇师资短缺问题较为严重,我国四省市师资短缺指数为0.75,高于OECD平均水平,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3位。其中,城市学校为0.44,乡镇学校为0.98(指数为1是非常短缺)。

城乡教师教学技能差异大。我国四省市城乡教师在“运用基于学生经验的教学策略”与“教学热忱”方面差异较大,部分乡镇学校教师在课程改革背景下存在“不善教”和“不乐教”的情况。

校际不均衡发展问题依然存在。我国四省市阅读领域学生素养的校际差异比为42.0%,按照差异比从大到小排列,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16位,属教育质量高但校际差异大的区域。

三、教师教学方法较先进

因材施教方面(适应性教学),我国四省市教师擅长使用适应性教学策略,适应性教学指数为0.38,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4位。

基于学生经验的教学策略方面(认知激活教学),我国四省市教师的认知激活教学指数为0.56,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3位,能够有效利用学生经验较好地调动学生的参与。

教师支持学生方面,我国四省市95%以上的学生感受到老师给予支持,教师支持指数为0.36,在阅读素养高分国家(地区)中处于较高的水平。

教学材料方面,我国四省市教师为学生提供了多样且充足的教学材料,学生在课堂阅读中接触到各类材料的机会远高于国际平均水平,其中小说类作品比其他类型材料多。

四、学生爱好阅读

阅读兴趣方面,我国四省市学生是参测国家(地区)中最喜爱阅读的学生,阅读兴趣指数达0.97,排第1位。

阅读范围方面,我国四省市学生阅读范围广,学生普遍涉猎不同类型的阅读材料:24.8%的学生每月多次阅读两种类型的读物,19.2%的学生每月多次阅读三种类型的读物。

五、学生学习时间较长

我国四省市学生平均校内课堂学习时间为31.8小时/周,按照学习时间长短排序,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4位。

单项学习时间方面,我国四省市学生在阅读、数学和科学上的平均学习时间分别为4.6小时/周、5.0小时/周、5.5小时/周,在参测国家(地区)中分别排第7位、第8位和第3位。

三项总学习时间方面,我国四省市学生阅读、数学、科学三项上的学习时间较长,三项课时占总课时数的47.6%,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17位。

六、学生总体学习效率不高,学生幸福感偏低

我国四省市学生的阅读、数学和科学的学习效率分别为119.8分/小时、118.0分/小时、107.7分/小时,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名靠后,分列第44位、第46位、第54位。我国四省市学生的学校归属感指数为-0.19,满意度平均分为6.64分,在参测国家(地区)中分别排第51位和第61位。

七、家长高度重视学生教育,学生家庭教育资源有保障,情感支持待提高

教育资源方面,我国四省市家庭教育资源指数为0.15,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18位,超过了一些与我国四省市家庭经济水平相当、或更高的国家(地区)。但我国四省市学生平均家庭经济社会文化地位指数(ESCS)仅为-0.67,家庭经济水平整体偏低,表明家长对教育的重视程度非常高。

家长情感支持方面,我国四省市家长情感支持指数为-0.02,在参测国家(地区)中处于中等水平。

为跟踪、了解世界教育发展趋势,以国际视角看待中国教育,学习、借鉴先进教育评估手段,教育部组织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四省市作为整体参加PISA2018。这四个省市处于我国经济发展和教育改革前列,具有和发达国家比较的基础,教育信息化水平较高,具备参测条件(学生必须在计算机上答题)。

据了解,经OECD统一抽样,我国四省市361所学校的12058名学生代表四省市在校生参加了测试,361名学校负责人和17634名教师完成了在线问卷调查,学校参与率为100%,学生参与率为99%,教师问卷调查参与率为98%,所有测试数据均由OECD审核、发布。

PISA到底是什么?

对我们的教育有什么借鉴意义呢?

一起来看

教育部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的解读

↓↓↓

PISA是什么呢?

PISA已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教育质量监测项目。PISA是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的简称,是由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简称OECD)发起的国际性教育评估项目,于2000年首次举办,每3年举办一轮。

PISA通过测验与问卷调查来对某一国家(地区)的教育进行客观评价。PISA测验主要关注学生的阅读、数学与科学素养,还会对学生问题解决、协作问题解决、财经素养等综合素养进行测评。此外,PISA还会面向学生、校长、教师和家长开展问卷调查,从而明确哪些是影响学生素养表现的关键因素以及这些关键因素影响当前的状态与水平如何,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该国家(地区)教育的优势与薄弱环节。

经过十余年的发展,PISA已经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教育质量监测项目。PISA的参与国家(地区)从PISA2000的43个增加到PISA2018的79个。在PISA2018中,约60万15岁在校生参与了测试,能够代表来自79个参测国家(地区)的3200万学生。测试结果也受到了政府部门、国际组织、大众媒体、教育专家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很多国家(地区)开始对PISA的测试结果进行深入分析,推动本国(地区)的教育改革。有研究者就强调:PISA已经成为影响全球教育治理的重要力量。

PISA可以为我国教育提供哪些参考?

PISA2000的报告在开篇便明确指出,PISA“旨在为政策对话以及教育目标的界定与实施提供一个新的基础”。也就是说,PISA不仅是一个重要的测试,还是对教育目标的重新界定。第一,PISA认为,教育应当致力于提升学生的素养,即学生在生活情境中运用知识和技能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是对教育目标的重要价值定位。第二,PISA将阅读、数学与科学素养作为学生适应未来生活应具备的基本素养,并强调对学生的跨学科、综合性素养进行考察。这有助于人们进一步具体化教育目标。第三,对于学生素养的界定并非是一成不变,PISA会根据社会经济发展对人才培养的要求,对各素养的内涵与具体维度进行修改。这可以帮助人们思考,如何顺应时代要求对教育目标进行更新升级。

如PISA2018认为,阅读素养是学生为了实现个人目标、增进知识、发掘潜能与有效参与社会生活,而对文本进行理解、运用、评估、反思的能力以及对阅读活动的参与。这一对阅读素养的界定便鲜明反映了社会经济发展的要求。一方面,PISA2018删去了原来定义中“书面”两个字,将阅读文本扩宽至数字化文本,强调学生应当具备数字化阅读素养。另一方面,PISA2018新增了对学生阅读评估能力的要求,强调学生能够对文本中论据的真实性、作者的观点以及文本与其阅读目的的关联性等做出评价。因为在当前这样一个信息化时代,学生必须能够学会从繁多的信息甚至失真的信息中筛选出真实、有效的信息,而不是沉沦在信息的海洋里。

PISA可以帮助我国在国际比较中了解教育系统的优势与不足。PISA具有极强的政策导向性,其希望通过评价产生的证据帮助参测国家(地区)明确教育系统的优势与不足,推动教育政策的改进。如德国在2000年的PISA测试中排名靠后,在阅读素养方面,23%的学生基本能力水平以下,移民学生的表现更是让人堪忧,引发了德国全国的震惊,被称为“PISA震惊”。面对这些问题,德国迅速出台了大量的教育政策,成为了PISA推动教育政策改进的典型案例。

通过PISA,我们可以进一步明确我国教育系统的比较优势。之前几轮次参加PISA测试也说明,我国教育在课程体系建设、教学改革、尊师重教文化等方面存在较为突出的优势。我们应该具有足够的自信,朝着正确方向不断深化改革。同时,通过PISA数据可以发现,我们教育中也存在一些突出问题,如学生的学习负担仍然较重,学生的学校归属感、生活满意度较低。新近出台的《关于新时代推进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对新时代推动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升教育质量进行了最新的工作部署,直指当前基础教育中影响教育持续健康发展的突出问题。我们应当加强对PISA数据的挖掘,对这些问题进行更为深入的研究,为破解这些教育问题提供可能方案。

如何进一步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体系?

“打铁还需自身硬”,PISA可以为我国教育改革提供重要参考,但是更重要的是学习PISA等国际大规模教育监测项目的经验,进一步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体系。

从21世纪初开始,我国便开始深入学习PISA等国际大规模教育监测项目的经验,逐步形成了国家义务教育质量监测体系。在测评理念上,我国监测吸收了PISA强调素养的评价理念,在每个学科里面都设置了多个能力指标,而非单纯考察学生对学科知识的识记。在测评方式上,我国监测和诸多国际监测项目都采用了“学科测试+问卷调查”的方式进行监测,不仅评价学生的发展状况,还探查影响学生发展的关键因素。在测评技术上,我国监测借鉴国际监测项目在矩阵题本设计、测试分数量尺化、跨年度等值等方面的经验,以实现对学生素养更为精准的测评与报告。

相较于PISA等国际监测项目,我国监测又有诸多创新。第一,不仅将语文、数学、科学作为重要监测学科,还将德育、体育、艺术纳入监测领域,并探索劳育监测,凸显对学生全面发展的关注。第二,依据课程标准开展监测,主要测查学生对相应课程标准的达成度,可以为学生学习和教师教学提供更富针对性的证据。第三,在抽样中同时考虑了国家和省的代表性,能同时实现对国家层面和省级层面教育质量状况的准确把握。第四,重点关注六个监测学科领域的课程开设、条件保障、教师配备、学科教学以及学校管理等方面,为教育教学改进和质量提升提供着力点。

借助组织实施PISA测试的契机,中心将进一步学习借鉴PISA的技术、方法和实践,不断完善国家义务教育质量监测,科学、准确、及时“把脉”全国基础教育质量状况,推动教育管理和决策的科学化,引导全社会树立和践行科学的教育质量观。

教学质量、教育管理、教育公平……

你从哪个角度看PISA2018测试结果?

一起听听

5位专家的解读

↓↓↓

钟秉林

中国教育学会会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PISA测试远不止排名

由于教育系统内部的复杂性和外部环境的约束性,使得教育发展与学生发展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仅通过成绩和排名很难反映教育系统的“全貌”,更难以揭示和解释成绩背后复杂且相互关联的影响因素。因此,我们需要关注PISA测试更深层次的内容。

一方面,PISA具有鲜明的政策导向。PISA是一项以实证为本的政策研究,它以改进教育政策为评价目的。其测评框架强调在教育的背景、投入、过程、产出和结果全过程视域下对学生发展有效性及其环境状况进行全方位评价,并从学生、班级、学校等不同教育系统层面识别影响学生发展的重要因素。其评价目的在于通过测验与问卷调查探明教育系统、学校、家庭与学生因素对学生素养的影响,产出大量证据,为教育决策提供依据。

另一方面,PISA重视对影响因素的测查除了对学生基本素养进行测评外,PISA还对影响学生素养的关键因素进行问卷测查。具体而言,在学生层面,关注学生的家庭背景、阅读活动与学习实践、学习策略、自我效能感、学生幸福感等议题。在教师层面,关注教师的教育背景与教学经历、教师专业发展、教学组织安排与教学策略、课堂教学氛围等议题。在学校层面,关注学校规模、学校硬件资源配备、学校教师队伍建设、学校政策及实施情况、学校氛围等议题。在家庭层面,关注家庭背景、家庭教育资源状况、家庭学习环境、家长情感支持等议题。

侯杰泰

香港中文大学教育心理学讲座教授,经合组织PISA策略委员会、技术顾问委员会、及问卷设计专家委员会委员,美国教育研究学会院士,国际应用心理学会院士

推广阅读刻不容缓

阅读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就算在电子化时代,家庭藏书数量(不包含教科书、杂志等)在中西发达国家或地区仍是一个衡量学生阅读习惯的有效指标。值得思考的是,数据显示在中西国家,学生成绩越好反而更少使用电子阅读器。

以家庭藏书量来看,京沪苏浙的家庭藏书数量在100本以上的比例为36%,与其他亚洲国家或地区相差不大,比中国香港(27%)、中国澳门(20%)更好,但仍低于一些高学业表现的西方国家(40%-43%)。

我们期望高成绩的学生养成多读书、广泛阅读的习惯。虽然看起来京沪苏浙成绩好的学生与西方成绩好的学生家中都拥有更多课外读物,但仔细分析数据会发现,在京沪苏浙,只有家庭经济条件较好且成绩较好的学生多读书。而在西方国家,无论其家庭经济条件如何,成绩较好的学生总是会多读一些书。

PISA数据印证了国家推动广泛阅读的重要性。在电子化时代,通过电子书推动广泛阅读看似合理,但电子书的效果及使用习惯尚需进一步研究。利用校内图书馆借阅纸质图书等方法仍值得借鉴及推广。

辛 涛

国家督学、教育部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副主任、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发展更有质量更加公平的义务教育

从PISA2018看,我国四省市教育系统教育质量居于世界前列,公平状况虽然有所改善,但是仍需要持续提升。OECD教育技能司司长安德里亚斯·斯莱彻在《超越PISA》一书中指出:卓越的学校体系要在整个系统中提供高质量的教育,还要使每个学生都能从优质的教学中受益。在新时代,我们需要发展更有质量更加公平的基础教育。

一是以教师的队伍建设为重点推进城乡教育均衡发展,重点解决农村师资教学能力问题。教师队伍建设是教育均衡发展的重点和难点,需以制度建设推动农村师资力量提升,破解农村师资难题。继续坚持我国农村教师支持计划的各项政策,在农村教师编制、省级统筹、精准帮扶等方面实现制度突破。

二是加强对家庭处境不利学生的精准帮扶,除了提供资助与补贴外,还应该加强其升学与职业辅导。划拨专项基金,以设立奖助学金、建立生活补贴、营养改善计划等多种形式加强学生的精准帮扶。加强对处境不利学校的支持,尤其是加大对职业生涯辅导专业教师的培训力度,从职业发展角度促进处境不利学生发展。

三是继续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目前,在教育部大力推动下,“全国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验收已经基本收尾,PISA测试显示出我国四省市在基本均衡方面,特别是在城乡硬件配置方面已经基本实现均衡目标。《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督导评估办法》的实施预示着我国义务教育努力进入优质均衡发展阶段,在此阶段,更需探索深入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的深层机制,逐步将义务教育均衡推进到省域层面。

张志勇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山东省教育厅原副厅长

从PISA2018看四省市教育管理的优势

在PISA2018中,我国四省市学生在阅读、数学与科学领域的素养表现均名列第一,彰显了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教育发展的巨大成就,体现了我国教育管理的体制优势。从国际比较的角度来看,我国四省市教育管理工作在以下四个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

第一,稳步提升学校办学条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加大教育投入,改善办学质量,这是提升教育质量、促进教育公平的重要前提。我国四省市学校硬件短缺程度低于63个参测国家(地区),且城乡学校硬件短缺情况均好于OECD平均水平。这反映出,随着全面改薄工作的落实和学校标准化建设的深入,学校整体办学条件得到了显著的改善。

第二,打造专业化的教师队伍。教育大计,教师为本。从底线要求来看,我国四省市教师持有教师资格证的比例高,校均持证上岗教师比例达96.3%,在参测国家(地区)中排第4位。从专业素质来看,教师具有良好的课堂教学技能,善于运用新课改提倡的现代教学方式,根据学生情况调整教学,并能结合学生已有经验开展教学。

第三,不断推动科学管理PISA非常关注学校对学生评价结果的使用。如果学校只是将评价结果用于评定学生优劣或者用于学校之间的竞争与排名,评价很可能最终助长唯分数、唯升学的顽瘴痼疾。近年来,学校越来越重视将学生评价结果作为发现学校办学问题的线索与手段,提升管理的科学化水平。PISA调查结果显示,我国四省市90%以上的学校注意将学生评价结果用于指导学生学习、改进教师教学和促进学校发展。

第四,多措并举保障学校教育质量提高质量是当前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核心议题。PISA对10种常见的教育质量保障与提升举措的开展情况进行了调查,结果显示我国四省市绝大多数学校都采取了多项措施有效保障和提高学校教学质量,如开展内外部评估、明确学校的课程计划与教育目标、系统记录教师专业发展数据与学生发展数据,等等。

褚宏启

国家督学、北京开放大学校长、北京师范大学教授

提升教师素质是改进教与学的关键

学生怎么学,关键取决于教师怎么教。教师的教学方式决定着学生的学习方式。而教师素质是教师教学方式的制约因素。

相对于硬件而言,教师素质成为制约教学方式改进,进而成为影响教育质量的关键因素。改进教与学的方式,关键是提升教师素质。当前,在我国关键的关键是提升乡村教师的素质。

一是要需要补足补齐教师队伍,特别是乡镇教师队伍。从PISA数据来看,我国四省市学校的硬件配置得到了显著改善,校长们觉得硬件短缺的比例较小。但是师资短缺严重,而城乡学校师资短缺指数分别为0.44与0.98,师资短缺指数为1为非常短缺的状态,说明乡镇学校师资短缺问题比较严重。

二是要为教师提供更为充裕的机会和更为有效的激励。在四省市,无论是城市学校还是乡镇学校,教师队伍的持证上岗的比例和学历达标情况都有显著提升。持证上岗教师的比例,乡镇为96.2%,城市为96.5%;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教师的比例,乡镇为91.0%,城市为97.5%。但是教师的专业素质方面仍然是存在差距的,城乡学校教师在“运用基于学生经验的教学策略(认知激活策略)”与“教学热忱”方面差异较大。相较而言,乡镇学校教师在课程改革背景下“不善教”和“不乐教”的问题较为突出。所以,需要切实保障乡镇学校研训活动的开展,让教师更快、更好地适应课程改革的要求。还需要形成更行之有效的激励手段,让乡镇学校教师可以感受到教师工作在物资条件和精神生活上给其带来的富足。

声明:本文部分信息来源于教育部政务新媒体“微言教育”(微信号:jybxwb),由自主选拔在线(微信公众号:zizzsw)整理编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管理员删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