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盟撤资、经营不善 死在风口上的酒店SaaS服务商「向蜜鸟」| 劲旅独家

原标题:微盟撤资、经营不善 死在风口上的酒店SaaS服务商「向蜜鸟」| 劲旅独家

去年,被微盟收购,一时风光无俩,现在,逼员工离职,已是垂死挣扎。向蜜鸟给行业带来哪些启示?

撰稿 / 朴 华

编辑 / 壮 壮

01

站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如今,同样在风口上,一只比猪轻的多,还自带翅膀的“鸟”却在垂死挣扎,濒临死亡。

这只“鸟”就是广州向蜜鸟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向蜜鸟)。

微信群聊录屏

“我想问一下,今天已经是11月25日了,请问10月份的工资什么时候发?合同上写的是当月工资会在次月17日发放。”

11月25日上午,在向蜜鸟的微信群里,有人终于忍不住问了起来,员工纷纷转发了这条信息,向负责人讨要说法。

之后,公司给员工发送邮件,提出了解决方案。

邮件录屏

在爆料人士提供的邮件录屏中,劲旅君看到,公司宣称自今年5月进行战略调整以来,业务及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为了进一步提升公司发展速度、深化制度改革,提升客户价值,公司将于12月1日起进行第二阶段的战略调整。

在绩效方面,打破BD、运营大锅饭局面,各区域及部门、板块试行底薪+绩效奖励+股权的薪资方案。所有的岗位试行竞聘上岗制,能者上位。

实施方法中写到,愿意接受新的管理方案及竞聘上岗的员工,与各区域及板块负责人联系,确定岗位及薪资方案。而不能胜任或者是竞聘上岗失败者,就要在规定时间内与人力资源部联系,由人力资源部进行解释并安排下一步工作。

一位员工向劲旅君透露,给出的这两条其实都是死路。

接受新方案的员工以后每月薪资降为2500,剩余兑换为期权,等公司运营正常后,公司再恢复到正常标准。

“有房贷又有车贷,只拿2500,家里生活将难以为继。而且公司在效益好,呈上升状态时释放期权对员工来说是福利,如今在企业垂死挣扎的时候,强制要求以一大部分工资来换取公司期权就是在绑架员工,要求共担风险,员工最后可能分毫不得。”上述员工表示。

而后一种“进行解释并安排下一步工作”则是直接走人,这种可以拿到10月份工资,但并不能获得赔偿。

▲聊天截图

一场企业裁员大幕拉来,在仅有的两种选择之下,不少人无奈选择了后者。

据了解,短短一周时间,原本130多人的公司,人员已经走了大半,还有一些正在办理离职。

劲旅君了解到,目前各市场大区仅剩两三个人在进行“收尾”工作,预计未来在已拓展的29个省份中,将只剩海南省一个市场。

公司后续运营所需的运营中心也已经走掉大半,数据运营和产品运营已经空无一人。

钉钉截图

公司已处于名存实亡状态。

02

什么导致了向蜜鸟的危机?

微盟撤资是原因之一。

向蜜鸟是一家微信直销技术和运营服务商,专注于酒店及目的地旅游生活企业直销领域,帮助企业重构微信直销平台,为企业提供个性化和模块化的定制开发及一站式运营服务。

简单来说,就是酒店通过向蜜鸟的交易型SaaS建立微信官方商城,使其商品和服务可在微信生态内进行传播销售,帮助合作商户高效获取直客、优化管理效率、提升服务质量、扩宽品宣效果。

近两年微盟风头强劲,她是依托微信生态最大的智能商业服务商,打造了小程序、公众号、社交广告多渠道营销模式,帮助客户抢占微信社交红利,今年年初在香港上市,被称为“新经济SaaS第一股”。

2018年5月,微盟收购向蜜鸟,欲借此收购切入酒店垂直领域,通过建立酒店自有微信直销平台,为酒店行业建立一套智能化营销和运营管理的服务体系。

业内人士称,当时收购价约为1000多万。微盟虽然每年的流水不少,但利润并不高,2018年在营收超过8.6亿元的情况下,利润仅有5083.8万。微盟收购向蜜鸟,当时也是下了很大决心。

但此后,二者的合作并不愉快。

一位接近向蜜鸟高层的人士告诉劲旅君,收购之初,微盟就提出要介入公司日常管理,但遭到了向蜜鸟CEO林迅的拒绝,后来派驻的一些人员在开展工作并不特别顺利后,也都陆续离开了。甚至微盟的一个高管,在向蜜鸟仅上班了一个星期,就以微盟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做借口离开。

向蜜鸟经营不善则是另一个重要原因。

在微盟收购向蜜鸟之前,向蜜鸟每年的流水约为3000万,在被收购之后,人员大幅增加,消耗也在增多,但业绩并没有太大的变化。而且,截至10月份,离确定的4500万交易额目标还有较大差距。

在管理失控和业绩不佳的双重压力下,10月份,微盟撤资,停止发放向蜜鸟员工工资及相关报销款项,导致出现了上面的情况。

“10月份撤资就相当于前期的投资血本无归,其实只要再等两个月,到十二月,基本上就可以达到目标交易额的80%,也就是3600万。”知情人士称,关键是微盟已经对向蜜鸟失去信心,选择了及时止损。

03

向蜜鸟有这遭经历,有着很深的内在原因,也是偶然中的必然。

业务拓展模式存在问题。在这个行业,业绩的增长主要依赖两个引擎,一是商务,负责开拓客户;一是运营,负责后期维护,二者有效配合才能不断驱动公司业绩增长。

但在人员配备上,向蜜鸟重运营轻商务,在一些地方,甚至出现两个运营一个商务的情况,并未高速拓展客户。互联网企业的重要衡量标准就是流量和转化率,没有流量,何谈转化率?“重守不重攻”的策略让企业客户规模一直处于流失状态。

向蜜鸟人员效能不佳是重要问题。目前在同一赛道中,直客通排第一,向蜜鸟位列第二,但是二者之间的业绩差距巨大,重要原因是向蜜鸟员工的效能约为直客通的1/3。

知情人士表示,目前全国高星级酒店约有14000家,直客通服务高星酒店数量近万家,但向蜜鸟合作酒店数量仅500多家;直客通官网公布的销售额近3亿元,向蜜鸟每年仅为3000多万,而且在被收购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里,这些数字并未发生很大变化。

系统较为复杂,不易上手。向蜜鸟的系统,在培训之前,并不能轻松上手,步骤较为复杂,系统流畅性差,而直客通的系统在旁边文字的提示下,就可以自行操作,契合了酒店员工的使用习惯。

这两大差异也源于最开始系统开发时构架的不同,向蜜鸟CTO王亮原来在工商银行做系统开发,直客通创始人之一陈赟就职于艺龙旅行网,做了10年的酒店服务系统,两者对旅游行业的了解和把握程度都不同,倾向也不同,做出来的系统使用体验差别较大。

被收购之后并未将资金用于新流量拓展。在被收购之后,向蜜鸟并未使用资金进行新的业务拓展,发展公司框架,而是使用大量资金在全国路演。这就类似于发了工资并未买米面油,而是先充值了游戏,这也为如今的生存危机埋下伏笔。

04

曾经致力于“让酒店业绩提升200%”的向蜜鸟,如今已经悄悄撤出了大部分市场。

向蜜鸟已签约服务的数百家中高端酒店客户,如希尔顿、莱佛士、悦榕庄、柏悦、洲际、开元、世贸、绿地及小南国等,正面临无人对接、无人跟进的尴尬局面。

如果公司没有能力引入更多资金,稳住技术团队,增加商务和运营团队,将彻底“凉凉”。

其实,向蜜鸟正处在风口之上,业内人士保守估计,未来这个行业规模将超过100亿。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微信及WeChat合并月活跃帐户数已达11.51亿,小程序日活跃帐户数超3亿,市场容量很大。

而随着OTA等分销渠道日益上涨的交易佣金和运营压力的增加,酒店直销意识开始觉醒,自建直销平台成为趋势。对酒店来说,自己开发 OTA 显然成本太高且没有必要,采用分销的模式要消耗大量的销售成本,而省事又省钱的在线直销成为最为合适的模式。

建立直销平台意味着酒店将掌握产品定价主动权,使客户资产私有化、客户关系管理成为可能,酒店的获客和营销成本也更低。

文旅企业未来也将是微信直销拓展的重点方向,目前直客通已签约了相关企业。

毫无疑问,未来这个行业还有无限的可能性。

作为行业老二,向蜜鸟的落败将增加整个行业的集中度,未来,预计直客通将占有更大的市场份额。

但对行业来说,这并不一定是好事。在原有的竞争态势下,向蜜鸟推出了2.6%的交易额抽成,直客通也不过3%,未来企业可能会面临增加的可能。

在风口之上,向蜜鸟倒下,还会有其他的企业出现。劲旅君希望提醒这些后续的企业,在急切想要分一块蛋糕的同时,也别忘记向蜜鸟的“教训”。

关于向蜜鸟倒下还有哪些内幕

欢迎大家联系劲旅君爆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