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月服避孕药研发成功!现代人真幸福,古人避孕又奇葩又重口

原标题:女性月服避孕药研发成功!现代人真幸福,古人避孕又奇葩又重口

12月4日,美国Lyndra生物医药公司宣布研发出女性月服避孕药,已做完动物活体实验。该药剂比一般药片大,一旦吞服,药片会留在胃里数周,缓慢释放避孕荷尔蒙,当其完成工作,便会分解从体内排出。这家公司的研发团队包括哈佛医学院和麻省理工学院研究人员,由比尔盖茨基金会赞助。

说到避孕方式,有避孕药和避孕套,使用方便,而且有效,说是现代一种伟大的发明不足为过。不信?想想古人为了避孕,都做出哪些折腾?

今天分享这本书叫《避孕:性自由和孕自主的千年挣扎》,作者是德国近代史的历史学家罗伯特·优特,是博世基金会的医药史研究所所长,让我们一起来了解这部“避孕简史”。

1.古人的避孕方法

第一种,是无辅助手段的避孕。委婉用词,就是抽回法。

第二种,是物理方法。最最大名鼎鼎的就是安全套的始祖——羊肠和鱼鳔了。除此之外,还有事后让女性上蹿下跳,用水冲洗等等。还有一种很怪,叫“烟熏法”,是用煤炉熬制药物,产生的烟雾则用管子导入女性身体。这种办法受到了宗教“净化”的观念影响,因为很多宗教里,烟熏都是一种仪式。

第三种,是植物方法。最著名的避孕药物就是柳树叶。煮熟了和水一起冲服,具有避孕效果。现代医院真的证明了,柳树含有一种叫雌三醇的物质,可以阻止女性排卵。另外还外敷的:比如鳄鱼粪、大象粪;内服的:油、脂肪、芹菜、甜啤酒等。

最后一种,叫神秘方法。有的医生崇尚神秘力量,比如:把芦笋煮熟,喝汤,然后把芦笋根绑在脖子上,可以避孕。再比如,将猫的睾丸装在容器里,又如,把母狮子的子宫装在一个象牙容器里,挂在肚脐上。太惊世骇俗了,听起来都像是《围城》里方鸿渐他爸给儿媳妇开的药方:豆腐皮和麻油冲服,润滑产道!不会难产!

2.19世纪最伟大的发明:避孕套

19世纪末,一项影响世界的发明被重新发现了!那就是避孕套!

避孕套最初不是用来避孕的,是用来防止性病的。16世纪的意大利解剖学家是“纱套”的发明者,药水浸湿纱布,做成了最古老的防病套。而19世纪是这项伟大发明迅速赢得世人芳心的时期,我们最熟悉的情圣卡萨诺瓦就曾因为大小不合适,和一个法国女仆试了一打避孕套。这时候的套套还都不是橡胶的,而是晒干的动物的肠子。

依据1828年的《药典》,来教大家如何制作一只古典的避孕套。

首先,要搞到一截羊的盲肠,在水中浸泡数个小时,将肠子外翻,放到碱性溶液中,十二个小时候,把粘膜刮掉,只留下腹膜。然后把肠子放在硫磺燃烧的蒸汽上熏,完后用肥皂水清洗,然后充气,晾干。开口处用小绳子绑住装饰,再喷上香水。

一只19世纪名贵的避孕套就做好了。

文艺复兴时期的亚麻避孕套

3.《圣经》的避孕禁忌:俄南之罪

看过稀奇古怪的药方之后,我们来正经地想一想,为什么避孕会变得这么羞涩呢?是因为禁忌。这种禁忌非常古老,古老到我们要在《圣经》去找答案。作者在书里提到了俄南之罪是它的开端,那我们就来讲讲俄南之罪

这个典故出自圣经旧约《创世纪》第三十八章。说的是犹大有三个儿子,其中老大叫珥,老二叫俄南。

耶和华看犹大的大儿子珥不顺眼,杀了。原文就是“犹大的长子珥在耶和华眼中看为恶,耶和华就叫他死了”。大儿子这时候还没有孩子就死了,犹大就根据古希伯来的法律,让老二娶老大的老婆——他玛,要给老大留个后。这个法律就是“叔娶嫂制”,说的是丈夫死后,女人要转嫁亡夫的兄弟,这个兄弟也有娶她的权利和义务。

结果老二俄南对这个安排有情绪,这么搞,生出了孩子名义上是大哥的,不是自己的,等于庄稼地里忙活半天,辛辛苦苦收了粮食,结果被勒令上交了,这不为人作嫁么!他就长了个心眼儿,和嫂嫂同房是同房——他倒一点儿不吃亏,但是却遗精在地。上帝对俄南的行为很生气,就把俄南也杀了。后世留下了“俄南之罪”这个成语。

但俄南之罪是什么?他到底错在哪儿了?这就有很多说法了。

早期犹太教说,他错在精液珍贵,不能随便浪费?罗马天主教认为,他主要错在不以生育为目的地交媾;还有人认为,他错在结婚了却不让嫂子怀孕,是变相破坏“叔娶嫂制”的法律!这些都是后人对上帝的揣测,没有任何定论。

4.宗教禁忌:不被允许的避孕行为

避孕往小说,是家庭的经济规划,往大说,是国家的人口政策。现在大家都知道的道理,放在过去,就不是人人都能接受的。

就说宗教上的阻力吧。

犹太教最重要的一个信条就是繁殖后代。《创世纪》第一章第二十八节说:“上帝对他们说,要生养众多,遍布大地。”人被带到上帝面前,要问三个问题:“你诚实经营吗?”“你虔诚地阅读《摩西五经》吗?”“你繁殖后代了吗?”除非生育会伤害妻子的健康,那么,避孕是不允许的。

再来看基督教。圣奥古斯丁的观点基本就是天主教教会的观点,他说:男女发生关系的唯一目的就是繁殖。接着,著名神学家哲罗姆认为,男女都不应该在婚姻中寻欢作乐,达到繁殖的目的即可,女人将在生孩子的痛苦中得到拯救。而新教对避孕基本上也是持否定态度的。

只有伊斯兰教是个例外。和犹太教、基督教不同,伊斯兰教完全不禁止避孕。在穆罕默德的《圣训》里,先知甚至鼓励用抽回法。比如,有个人告诉先知,说他有一个女奴,他很想跟她睡觉,但是害怕会怀孕,先知说:如果你愿意,使用抽回法吧!

随着历史进入近代,女权运动兴起,女性要求“我的肚子我做主”,国家也因为各种不同的原因,开始把控制生育上升到国家利益的高度。我们惊讶的发现,各大宗教对这个问题都出现了新的表述。以色列成为了少数几个不需要处方,就可以自由买到口服避孕药的国家。

天主教的大阵营内部也出现了改革的声音,但罗马教廷从来没松口,1968年的《人类生命》通谕重申,“性行为是以繁殖后代为目的的”,但也有关键的一句——“但利用不孕期是合教义的”,因为是自然的。天主教徒现在唯一可以采用的节育方式就是利用安全期,但也有一些下有对策的天主教人民群众广泛口服避孕药,作为自然避孕的一种,也是一种瞒上不瞒下的方式。

再来看新教,新教主教们在1971年发表了《对于性道德的思考》,作为对《人类生命》通谕的回应。文章认为区分“自然”和“人工”的避孕是不切实际的,是没有必要的,所以他们只禁止终止妊娠——也就是堕胎。

这就是人欲战胜天理的又一例证!

编辑|凉山

排版|凉山

路上读书:全球名校博士30分钟精读一本好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