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文关怀的麻醉医生是如何炼成的?(二)

原标题:有人文关怀的麻醉医生是如何炼成的?(二)

转自《麻辣小杜》 作者 杜英杰

中华医学会第27次全国麻醉学术年会(2019)在杭州圆满落幕,“人文麻醉”这四个字深深的印在参会人员的心中,那有人文关怀的麻醉医生是如何炼成的?分享一下在2018年发表在《医学与哲学》临床决策与人文关怀板块的文章《浅谈年轻麻醉医生应具备的人文关怀》,期待与伙伴们共同成长,学识浅薄,认知片面,定有诸多不妥之处,请您留言讨论。

点评专家:刘仁玉 教授(国际华人麻醉学院的院长;中华医学会麻醉学分会海外常务顾问:中国卒中学会中风120 特别行动组组长)

专家点评:很高兴看到国内学者在提高人文麻醉以及麻醉人文方面所做的思考和努力。技术和理念的创新永无止境,也是提高人文关怀的关键,我觉得我们还不存在技术过剩,技术发展还远远不足,但在追求技术发展中忽略人文关怀,这样的技术不会有前途。麻醉本身就是一种重要的人文关怀,为患者在舒适的睡眠中完成手术,但我们麻醉工作者在围手术期确实存在与患者沟通不足,人文关怀不足的情况,这种不足也在于普通老百姓对麻醉的不了解甚至是误解。这也是我们进行国际合作,制作“手术当天的安全与舒适:对话麻醉医师”的视频,告诉我们的医生以及公众,麻醉医生到底承担什么样的重要责任、促进麻醉医生和患者的交流。必须让我们的患者知道,我们在手术中一直守护在他们身边,保障他们的安全,让他们安心渡过这个手术的艰难时期。我相信通过各种媒体,提高公众对麻醉以及麻醉医生的认知度,将有助于发展麻醉人文和人文麻醉,有助于提高麻醉安全,以及患者的心理舒适度。我们所制作的视频,得到了国家卫健委电视台的大力推广。

点击边框调出视频工具条

分享:第一次与刘仁玉教授取得联系是缘于一次出国项目申请答辩,联系到刘教授时已经是美国时间晚上九点,刘教授非常热情,给予了积极地鼓励,并在当天晚上十点多发来了支持信。这件小事也正体现了刘教授对青年麻醉医生的关怀和帮助,在此真诚致谢刘仁玉教授。

正文二:

3 年轻麻醉医师应具备的人文关怀

3.1进入手术室前的人文关怀

3.1.1麻醉前访视的人文关怀

切实有效的术前访视既要尊重患者,又要自信自己的专业技术,在评估了麻醉及手术安全性的同时,得到患者的信任和理解。具体建议如下:

1)增加亲和力:仪表端正,举止简单大方,热情地打招呼并自我介绍,表示对患者及家属处境的同情和理解,赢得患者及家属的信任[13]。对于小儿麻醉,应学会像幼儿园老师一样和患儿沟通。交流过程中,尽量少用医学术语,更有爱心的医生可入乡随俗,学说方言,方便沟通,增加亲切感。

2)告知目的和意义:充分了解患者病情,详细向患者和家属介绍麻醉方法、麻醉意外及相关并发症,告知麻醉前注意事项(术前治疗用药,如降压药、降糖药等是否停用等)。结合实际情况,客观且专业的交代麻醉的风险,不夸张也不隐瞒。

3)术前禁食时间:麻醉科医师在要求患者术前禁饮食时,不能简单粗暴,对为什么要禁饮食、禁多久等都要作详细的解释,要让患者知其然,且知其所以然。涉及到手术时间靠后的患者,应当灵活掌握,区别对待,比如,预计手术会等到下午,可以请他早上食入流质或半流质食物,或者在上午即开始输液。尤其是儿童患者,更需特别注意不能禁食过久[14]。

4)满足合理要求:如果在麻醉医生时间和精力都允许的情况下,可以简单介绍手术室环境及医护人员、介绍术式及可能所需时间、耐心倾听并解答问题,满足患者及家属的合理要求。

3.1.2麻醉等待区的人文关怀

对于在麻醉等待区内,过于紧张的术前患者,麻醉医生一句轻轻安抚,对患者可能会有很大的安慰。具体建议如下:

1)信息确认:对于成人需再次确认患者信息,通过良好沟通取得信任及配合,如对老人用“阿姨”、“老伯”等敬语。对于儿童,可通过在手术室外等候,由家长陪同,或者播放动画片,给儿童提供自制玩具等减轻恐惧情绪。最好用亲切的称呼,对青少年用“妹妹”、“弟弟”,对小儿用“宝宝”等,以消除患者对医师的恐惧感。在核对手术部位时,应尽量避免提及“癌”等字眼,可替换为:您今天身体哪个部位要做手术?

2)语言安慰:面对躺在车上等接台的患者,轻拍肩膀,微笑着说一声:稍等,一会就该是你了。或者是送上一个枕头。对于是老人,尽量让其躺得舒服些。可对等待的患者说:不用紧张,有任何不舒服就告诉我们。

3.2手术室内的人文关怀

3.2.1入手术室后麻醉准备时的人文关怀

患者的紧张焦虑可能会因进入手术室这陌生而神秘的环境而加剧。具体有如下建议:

1)环境舒适:可以通过播放轻柔背景音乐,与患者聊一些轻松的话题分散其注意力。

2)温度适宜:入手术室后,需常规监测体温,调节室内温度令患者舒适,因温度过高影响手术医生工作,温度过低影响患者术后苏醒。有条件的医院在手术室及PACU可配备暖风机,将加热至38℃~42℃的空气吹入夹层,特别是婴幼儿手术,需在患儿入室前即做好温度准备工作。

3)避免闲聊:医护人员只做与患者有关的事情、只讲与手术有关的话题。不要在患者面前谈论与手术以及麻醉无关的闲事,以免留给患者不重视患者生命的感觉。

4)注意称呼:上级医师称呼下级医生的时候,用“张医生”、“李医生”等词语,不要用“同学”、“大学生”、“进修医生”等,以提高患者对医师的信任度。

5)科研伦理:无论做任何“研究”,在患者身上穿刺和采血,或做任何有创或无创操作,应事先获知情同意书和相关部门伦理审查委员会通知书。拍照存档资料时更需征求患者同意,且注意不包含可识别出患者的信息。

3.2.2麻醉操作中的人文关怀

麻醉操作需在确保动作稳、准、快的基础上,需要考虑到对患者的情感关怀。

1)适时告知:实施任何操作前均应考虑到患者的感受,禁止用手掌拍击操作部位,以免导致疼痛,如必须拍击操作前需征得患者同意,行有创操作前告知患者“有点痛,坚持一下”,操作完成后“感谢配合”。同时,可适当应用辅助药物减轻患者的焦虑及不适感。

2)保护隐私:保护好患者的隐私区域,避免由此带来的心理负担,对女性患者需给予更多关注。

3)椎管内麻醉:患者取侧卧位,由麻醉护士在对侧扶住患者,保证安全,操作过程与患者进行交流。侧位消毒时,先解释目的,对患者轻声说“消毒有点凉,别紧张”。硬膜外导管固定好后将患者病号服背侧捋平,让患者舒服地平躺;测定麻醉阻滞平面避免采用利器刺痛患者,可用酒精棉签试温度觉,若使用注射针测试时,不应将针垂直测试患者皮肤,应与皮肤形成30°的角度来测试患者[13];提前通知患者“麻醉起效后,脚有点麻热,正常现象”,以减少恐惧感。

4)神经阻滞麻醉:除非必需之外,应将盖在患者头部的无菌巾移至颈部以下,脸被蒙着,自己却无法移开会加剧患者的焦虑及恐惧;同时,可辅以适量的镇静、镇痛药物;随时关注手术进展,询问患者不适,追加药物。

5)全身麻醉:如在病房已开放通畅的静脉通道,可先行麻醉诱导后再开放外周粗静脉或深静脉。对手术前存在活动性出血或血流动力学波动,存在不稳定情况者除外[13]。患者术前有义齿或即将脱落的牙齿,应先用细线固定,可用可视喉镜引导气管插管,用纱布牙垫固定。在插入导尿管,操作前嘱咐患者麻醉苏醒期会感到一定的不适,让患者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在尿管头端及尿道内注入适量利多卡因凝胶,起到润滑和表面麻醉的作用,减轻患者苏醒后的尿道刺激症状。

参考文献:

[13] 范秋维, 于布为, Eltringham R. 成功源于注意细节——住院医师麻醉培训时注意细节是带教中非常重要的部分[J]. 上海医学, 2013, (12): 994-998.

[14] 姚瑞林. 麻醉医师对手术患者的伦理责任与人文关怀[J]. 医学信息, 2014,(19): 414.

致谢

1)真诚感谢张锦英教授(锦州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麻醉科)和吴秀英教授(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盛京医院)对本文发表的耐心修订和真诚鼓励;

2)感谢知麻糖团队对本文的支持原创漫画;

3)感谢肖卓医生的精美排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