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堡荐|这绝对是我见过最不简单的女主角

原标题:大堡荐|这绝对是我见过最不简单的女主角

路易莎·梅·奥尔科特虽然以《小妇人》这本写给女孩子看的小说而出名,但她的写作才能不止于此。她隐藏在不同的笔名之下完成了包括探险、神秘、悬疑等各个题材的小说, 《面具之后》是她以笔名A. M. Barnard出版的暗黑故事。

故事发生在维多利亚时代, 一名年轻貌美的16岁女孩在富贵人家做家庭教师,凭借着善良天真的个性获得了小姐和少爷们的喜爱,但是她看似简单的外表下隐藏着的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01

作品简介

这部作品以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为背景,讲述在富裕的考文垂家做家庭教师的琼·缪尔的故事, 她凭借自己的“面具”赢得女主人的欢心和年幼小姐的崇拜,并迷住了这家的叔侄三人。故事充满悬念,格调暗黑,却又不失浪漫。

02

作者简介

路易莎•梅•奥尔科特(Louisa May Alcott,1832-1888),美国小说家,最著名的作品是1868年出版的 《小妇人》,该书以作者的童年经历为基础所创作。

03

第二天早上,缪尔小姐走出自己房间时只有女仆们起床了,她悄悄地一路摸索着来到花园里。 她一边走,表面上在观赏鲜花,实际上那双敏锐的眼睛在仔细审视这座美丽古老的房子,以及它周围图画般的景致。

“不错,”她自言自语,走进毗连的庭院之后又说道:“不过另一个可能更好,我要得到最好的。”

她加快步伐,终于走出庭院,来到一片宽阔的绿草坪上,草坪位于一座古老府邸前,那里独自居住着声名显赫的约翰·考文垂爵士。这地方古老壮观,有许多橡树,修剪整齐的灌木丛,艳丽的花园,洒满阳光的露台,精雕细琢的山形墙,宽敞的房间,穿制服的仆人,以及凡是高贵富有家族的古老住宅所应有的一切奢华。 看到这些,缪尔小姐眼前一亮,脚步变得更加坚定,走路姿势更显得意,同时脸上绽开一抹微笑;想到自己的夙愿有望实现,这笑容异常灿烂。突然,她整副神情都变了,她将帽子向后推了推,双手轻轻地握在胸前,像个少女似的沉浸在这令人赞叹的美丽景色里,任何爱美的眼睛都会被这景色吸引。引起这一迅速变化的原因很快出现了。 一个精神矍铄的英俊男人,年龄在50岁和60岁之间,经过一扇小门朝庭院走来,然后,他看见了这个年轻的陌生人,便停下来打量她。然而,他只来得及看她一眼;她似乎立刻意识到他的存在,于是把脸扭向一边,一副受惊吓的表情,同时吃惊地喊了一声,看起来似乎在犹豫是应该开口说话,还是应该跑开。 约翰爵士彬彬有礼地摘下帽子,用他特有的旧式礼貌说:“小姐,请原谅我打扰了你。请允许我弥补自己的过失,让我邀请你四处走走,喜欢什么花请尽管摘。我看出你喜欢那些花,所以就请随意摘吧。”

缪尔小姐一副少女般淳朴羞怯的神情,很是迷人,她回答说:“噢,谢谢您,先生!不过应该是我请求您原谅我的擅自闯入。要不是我清楚约翰爵士不在,我无论如何也不敢进来。 我一直想看看这座美丽古老的住宅,因此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来满足自己

“那么你现在满足了吗?”他微笑着问道。

“不只是满足——我被迷住了;因为这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地方,我见过许多有名的住宅,国内和国外的都有,”她满腔热情地说。

“这座府宅受宠若惊了,假如它的主人听到你这样说,他同样也会受宠若惊的,”这位先生表情古怪地说道。

我不会当着他的面赞美它——至少,先生,不会像我跟您说得这样随意,”这女孩说,双眼依旧避开他看着别处。

“为什么呢?”对方问道,他看起来开心极了。

“我会感到害怕。我并不是害怕约翰爵士;可我听说了那么多关于他的美好高尚的事,因此特别尊敬他,所以我不敢多嘴,以免他看到我有多钦佩和——”

“和什么,小姐?请你说完吧。”

“我要说,爱他。我会这样说的, 因为他是个上了年纪的人,况且人们往往忍不住去喜欢美德和勇气。”

缪尔小姐说这些话时看起来既热诚又可爱,她站在那儿,阳光在她的黄头发上、精致的脸蛋上和低垂的眼睛上闪烁。约翰爵士不是个爱慕虚荣的人,可他发现听到自己被这个陌生女孩称赞是多么令人愉快,于是加倍好奇地想知道她是谁。 他是有教养的人,不能问,也不能坦承她似乎没有意识到的事情,那会使她感到窘迫,因此他留机会给双方去发现;她转过身,他紧跟住她的脚步,向她递出一束温室花朵,他握着这束花,谦恭地行了个鞠躬礼,说:“请允许我代表约翰爵士送你一小束花,同时谢谢你的称赞,不过,我跟他很熟,我敢保证,他不是完全配得上这些称赞。”

缪尔小姐猛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下头,脸涨得通红,结结巴巴地说:“我刚才不知道——请您原谅——您太好了,约翰爵士。”

他像个孩子似的笑了,顽皮地问道:“为什么叫我约翰爵士?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园丁或者男管家呢?”

“我以前从没见过您, 除了您自己,不会有人说您配不上那些赞美,”缪尔小姐喃喃地说,依然带着少女般的矜持。

“好吧,好吧,我们不要去管它了,下次你来的时候我们会被好好地介绍。贝拉常带她的朋友们来这座府宅,因为我喜欢年轻人。”

“我不是她朋友。我只不过是考文垂小姐的家庭教师。”缪尔小姐谦恭地行了个屈膝礼。约翰爵士的态度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很少有人能察觉这种变化,不过缪尔小姐立刻就察觉到了,她咬紧双唇,内心带着愤怒。 她神色古怪,骄傲混杂着自尊,同时接受了递过来的那束花,向约翰爵士表示分别的鞠躬礼做了还礼,然后匆忙跑掉了,留下这位老先生独自纳闷考文垂夫人从哪里找到了这么一位娇小可人的女家庭教师。

“做到了,一个很好的开端,”她边向房子走去边自言自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