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90后硕博生的身体健康“危机”...

原标题:第一批90后硕博生的身体健康“危机”...

来源 | 募格学术

编辑 | 学术君

2017-2019年的成长对比刚刚散去,在一阵狂热的喧嚣中我们每个群体都贡献着自己的流量。不过,那张头发越来越发的照片确实是我们硕博生的真实写照。不过,头发的问题仅仅是影响我们的外在,具体的病痛才是我们无法割舍的“心结”。

再过一个月,第一批90后就要30岁了。而这30岁的90后中,又有多少人正在读博,正在读研,这个数据我无法统计,但是我能肯定的是,他们正在和95后的孩子们共同起跑,也共同面临着身体健康带来的“危机”。 前段时间,90后不敢看体检报告的消息冲上了微博热搜。我不知道这个具体的数据,但是我们硕博群体绝对是为这个数据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01

今年年初体检的时候,医生说我左肾有个小结石,还有中度的脂肪肝。对于脂肪肝我已经见怪不怪了,因为胖是我从初中以来最亲切的朋友,它一直伴随着我。可是对于肾结石这个事情,我实在不能容忍。我不欢迎他的到来。一个男人,什么都可以不行,但肾必须是好肾。

我怀着无比沉痛的心情向医生咨询,“大夫,我还能活多久?”大夫看了我一眼说,“结石小,没事,多喝水,多运动,就能排出去。”

听完大夫的回答,我如释重负。原来并不影响我的生命长度,我博士毕业还是有希望的。从那天起,我承包了实验室所有师兄师姐师弟师妹的取快递和带饭工作,也每天保证3L的进水量。 目的很简单,时间有限,但我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加强体育运动,于是大家经常能看到取快递和带饭回来蹦蹦跳跳的我……同门也一度认为我是不是精神方面出了问题…… 后来有一天,师兄终于憋不住了,“师弟,你最近咋了?是不是心情不太好啊”。我说,“没事啊,挺好的啊。”师兄说,“感觉你像变了一个人,平时你是能不动就不动,现在这么积极活泼?”我说,“我体检的时候检查出来肾结石,大夫让我多运动而已。”师兄瞪大了眼睛问我,“你连对象都没有,怎么肾会出毛病?” 请原谅我们非医学理工男的无知。我回答师兄,“这不是我肾用多了,而是用的少。”师兄若有所思,摸了摸自己稀少的头发,随后离开了。

02

其实,对身体紧张的又何止我一个。师兄大龙,今年竟然破天荒地办了一张健身卡。师兄的脊柱和颈椎不太好。这是由于平时伏案学习长时间久坐,姿势不太正确,加上经常躺在床上玩手机所致。

久而久之,毛病就找上了师兄。工作时间长了,他就站着打字,或者伸伸懒腰,但这些对于已经伤害的颈椎确实只能缓解。后来听说游泳对恢复颈椎有好处,师兄跃跃欲试办了一张游泳卡,可是因为工作太忙加上他的懒惰,游泳卡他只用了一次。那一次,还是我骗他,他暗恋的那个师姐要去游泳,他才去的。 不过,今年体检的时候,大龙师兄确实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因为他不仅颈椎出了问题,腰椎也有突出的迹象。男人的腰,不能出问题啊。所以师兄这一次开始了有计划有规律的康复训练,他也很想得开,“把身体熬坏了,毕业了找到好工作又能咋样,我得有命享用啊!” 师兄的想开经历一段痛苦的挣扎,可是还有很多小伙伴,仍然在和病痛做着复杂的斗争。

03

比如,我的师姐。师姐每天都是第一个来到实验室的,因为每个月签到汇总的表格里,我们能看到每个人的签到时间。今天,当然也不例外。不过,此刻的她并没有在做实验,而是坐在凳子上,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握着热水杯,头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淌,脸色发白,嘴唇紧闭,从她眼角稀疏的皱纹褶皱程度我能感到她的痛苦。 起初,我以为是师姐的“亲戚”来看她,就没多问,打声招呼就看书了。过了一会,师姐发出一声微弱的呼唤,“师弟,那个柜子上有个胃药,你帮我拿一下吧。”我循声望去,拿起个凳子就把药拿下来给了师姐,师姐吃了几片之后,面部神色好了许多,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我问她,“师姐,你这是怎么了?”师姐说,“胃病,老毛病了。” 师姐的胃病是从上初中时落下的毛病。她老家在农村,父母都是农民,为了让她享受最好的教育,小学毕业就把她送到了县里的重点中学,成为了一名住宿生。县城高中的师资力量跟各乡镇相比自然处在上层,但后勤方面在那个年代确实很差。米饭很硬,冬天的时候,饭菜都容易凉,因为住宿生没有那个自己做饭的条件,也没有热饭的器皿,这种饭吃时间长了,患胃病的人数也就多了。等到上高中后,情况依旧如此,加上学习任务重,就经常是忍着胃痛学习。而胃病,也就成为了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走到哪带到哪。

04

有人说,这都是你们自己作的。没人逼你们,搞得这么辛苦干嘛。也有人说,这是我们不注意身体健康,缺乏充分的健康教育。总之,你们说得都对。 可是,在未来面前,在现实面前。我们能够拼的只有身体和时间。 以前的我们,感冒了出去跑一圈出出汗就好了;现在出去跑一圈出出汗感冒了。 以前的我们,体检表发下来根本不用看;现在体检表发下来根本不敢看。 以前,我不懂为什么有人半夜还点外卖,后来熬夜做实验的我懂了。 以前,本科的时候我以为熬夜就是为了打游戏和追剧,现在才知道,还有论文可以看。 以前,有人问我见过凌晨四点的北京吗?我想说,我见过通宵的北京。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来熬夜。 但是,我也不是故意的啊。 我们真的都想好好的。 我们也真的应该都好好的。

本文来源:募格学术

转载本文请联系原作者获取授权,同时请注明本文来源。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