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不说“女孩子就该怎样”,“男孩子都是这样!”

原标题:我从不说“女孩子就该怎样”,“男孩子都是这样!”

文/王丽芳(台湾)

前言:对我而言,当父母说出“啊呀!没办法,就是男孩子皮嘛!”“啊呀!就是男孩呀,肢体动作就比较多”“女孩子就该这样”,很多时候,这只是一个性别暴力合理化的藉口,也是对孩子状况的见死不救。

01

生女儿有什么用?

曾经认识一个阿姨她常常在别人生了女儿之后说:“生女儿有什么用,放尿还不能撒墙壁。”那时候的我常常想,你也是女人,何苦女人如此看扁女人?

这个阿姨有三个儿子,均长大成人,回到家穿过的臭袜子依旧满屋子丢,阿姨总是不厌其烦地整理家务,也在后面跟著收拾,儿子们使唤来使唤去这个老妈子,老妈子不但不生气,还说:“他们是男人呀!谁叫我是女人。

只是,儿子娶了媳妇之后,阿姨开始埋怨了,那个媳妇不煮饭,那个媳妇竟然为了儿子的臭袜子放在床头而夫妻吵架,那个媳妇竟然在老公喝得烂醉回家后生气,而不是帮他清洗奉茶,每次听到这个阿姨的抱怨,我总是非常得不舒服,也挑起那心中的对那些媳妇的同情。

然而,看阿姨一个老人家周游在三个儿子家,帮每个家洗衣、煮饭然后说:“没办法,谁叫我是女人”时,我却对这个阿姨没有任何的愤怒。

我也是在一个重男轻女的环境下长大,从小到大我那不认输的个性,其实一直想跟别人证明,我也不输男孩,一直到我很大很大之后,在别人的人生中看懂了, 原来,不管我怎么拼,其实,在那些人的眼中,我一出生的时候就输了。

性别,我或许没办法选择,却决定了我被人评价的角度,那种,即使再怎么努力却无法摆脱的自我贬低,在这一代跟上一代女人身上,清晰可见的伤痕一直影响着每个女人的人生。

当我第一胎生了女儿之后,便在心中暗暗发誓,绝对不让女儿背着性别的原罪,我从不会告诉她“你是女孩呢”!带孩子的时候,我带著一群孩子踢足球,我也带著女儿一起去爬树攀岩,甚至,我们母女俩可以一整天泡在游泳池,我一次又一次陪著她从三层楼高的滑水道衝下来。

02

性别,不是藉口

只是,当一个女孩的妈妈,在很多的游戏团体中,我吃了很多的闷亏。曾经遇到一个男孩掀女孩的裙子,甚至叫女孩子脱裤子给他看,我看懂这个男孩不懂得尊重别人的身体自主权,正想办法让男孩懂的时候,男孩的母亲凉凉的说了一句:“啊呀!没办法,就是男孩子皮嘛!你生女孩不懂,长大就会好。

我在想,为何你一句“男孩子嘛”就可以不面对自己孩子的状况?为何别人家的女儿就该给你的儿子掀裙子看内裤?我也遇过一个老师,还会摸女学生屁股,也是凉凉的一句“我男人呀”, 真的长大就会好吗?还只是纵容另一个性侵犯?

我也遇过一个男孩看到别人挡住他的路,就打人甚至推人入水,我想其实这个男孩只是不懂的说“借过”,跟孩子多示范几次就可以了,可是妈妈也很快地说:“啊呀!就是男孩呀,肢体动作就比较多,你生女儿不懂啦”,可是我在想,为何又是一句“男孩肢体动作比较多”就可以打人?就可以伤人?

曾经帮一个乡亲处理伤害和解事件,一个大男孩打伤了他的女友,女方父母坚持提告,而男孩父亲请我去跟对方谈和解,当那个男孩的母亲说出:“就男人嘛!难免动作比较大一点,大惊小怪”,那时候的我脸上带著笑心中却气到发抖,我终于知道那个大男孩只因为女友没有照他规定时间出门就把她打到住院的原因了。

对我来说“就是男孩嘛”很多时候,是一个性别暴力合理化的藉口,也是对男孩状况的见死不救。

遇到这样不愿意面对孩子状况,还帮孩子找藉口的妈妈,甚至只有一句“男孩嘛!你生女儿不懂”就带过的母亲,即使是亲妹妹,我也只能默不出声。

来请我帮忙的亲子,我只要看懂这个妈妈已经帮孩子甚至帮自己找好藉口了,也就不会多说一句话,因为,我知道那些妈妈只想找一个人帮忙合理化自己的状况,而不是真心想面对问题,我也尽量远离这些亲子。

因为这样,我知道有几个男孩的妈妈,在知道我第二胎怀男孩的时候冷冷的准备看笑话说:“看她多会教”!

而这个时候,我的身边换了一批孩子,我组的游戏团体来了好几个男孩的妈妈,这些妈妈有人从花莲每周上台北,有人从桃园一直跑台北,当我告诉一个男孩的妈妈说:“这个孩子讲话的时候有几个音发不出来,所以当他跟别人说话的时候,对方听不懂不理他,他一急就动手了”,于是,男孩的妈妈回家一直跟孩子大量的用顺口溜玩强化孩子的发音,没多久,两岁的男孩可以走到我面前大声地告诉我他今天的见闻,没看他再因为这个原因动手。

我也曾告诉一个男孩的妈妈:“你们从没有耐心蹲下来听他好好说话,孩子去哪里学会好好听你说话?”尔后妈妈开始每天蹲下来,听著孩子一言一语的说著,孩子也开始学著母亲静下心听母亲说话。

有个男孩从我认识他的时候无法跟人互动,他封闭在自己的世界,一来就躺在地板滑车车,一滑滑一天,只要一坚持某件事就无法更改,只要吸进了一个观念就无法转弯,这个妈妈一遇到问题就电话没断过即使被我骂,她也会再打电话来说:“我不懂这件事的逻辑,为什么我对他这样做,会造成他这种状况,你可以再说清楚一点吗?”这样的一个男孩,每卡一关我们就想尽办法协助他过一关,现在的他却是一个看到人就会开心的分享所见所闻的孩子,他会判别那个朋友喜欢什么而为那个朋友设想,他会一看到我就抱著我笑笑地说一大串,他的心不再自我封闭,是一个有阳光般笑容的孩子。

两个四岁的男孩一起在水池边,一个男孩拿著长长的水瓢要捞水,他告诉旁边的朋友:“你走开”,朋友不知道为何要走开,男孩手一挥,朋友便整个跌入水池,这个妈妈问我:“孩子是不是不知道说‘借过’”?

我回答说:“不是,孩子不是不知道说借过,因为他没有要‘过’,孩子不知道什么叫‘作业范围’跟‘工作半径’”。于是这个妈妈带著男孩去街上看挖土机、看吊高机,甚至买了玩具,告诉孩子吊高机旋转的时候,需要的作业范围不能被挡到否则会有危险。

慢慢地男孩子会说:“你的位置容易被我挥到,要不要站远一点比较好”而不是直接出手。

03

从不说“女孩子就该怎样”, “男孩子都是这样!

我们从不吼骂自己的孩子,孩子就学不会用伤人的方式顶妈妈的嘴,不管男孩跟女孩都一样。

我们没有打骂孩子,所以我的孩子不需要说谎偷窃,因此我不需要去面对孩子说谎的问题,甚至在孩子用让人不舒服的方式讨东西的时候,我只需要淡淡地告诉孩子“请问这样是请我帮忙的最好方式吗?”每个孩子都能理解,不管是男孩女孩。

我身边的这群男孩妈妈从不会跟我说“就是男孩嘛!”就不去面对孩子的状况,她们很努力、很努力地帮助孩子走过一关又一关,他们的母子关系可以商量,可以讲出自己的感觉,可以互助,也可以互相体谅,甚至比很多的母女都还亲密,这群男孩的妈妈让我懂得只要你不帮孩子找藉口,孩子可以不用过得如此被嫌恶。

现在我有一个女儿和儿子,也看着身边许许多多孩子成长。

我从不说“女孩子就该怎样”,当然也不会说“男孩子都是这样!”因为我知道,性别不该是孩子往前走的阻力。

我不教孩子比较,也不去比较男孩女孩,孩子卡住了关就去破就好,管他男生女生,都是需要协助的孩子。不埋怨孩子的性别,也不带著孩子埋怨,那种自己再怎么努力都没有办法改变的观感,那些性别带来的原罪,不该再给你的孩子。

性别不该是暴力的合理化,也不应该成为面对孩子问题时候的藉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