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郭敬明和刘仪伟的争论后看到的:不仅敢说,而且会说

原标题:从郭敬明和刘仪伟的争论后看到的:不仅敢说,而且会说

看《演员请就位》最不可忽视的就是郭敬明的存在,无论是花絮里忙前跑后的调整拍摄细节还是舞台上对演员表演进行点评,镜头中的他仿佛充满了不竭的能量和活力。这期的《演员请就位》,似乎有一个人比他的存在感更加强烈,这个人就是评审团的刘仪伟,从陈凯歌如何培养演员到郭敬明该不该让金靖专注喜剧,每一个问题都充满了火药味。

《我们与恶的距离》表演结束,专业评审刘仪伟率先抛出问题进行探讨:喜剧演员金靖是否应该更改戏路?

郭敬明表示:“同意她要演喜剧,但是我不接受她只演喜剧,演员终其一生想要塑造的就是尽可能多元化的角色,留住各种各样的人在观众心中,哪有这么年轻就把自己束缚住了?”

提到喜剧演员,我们首先想到葛优、黄渤、沈腾等喜剧界大佬,借喜剧成名后,或多或少都尝试了其他路线,可尝试并没有帮他们彻底摘掉喜剧标签,这背后也反应出“成熟喜剧演员”转型难的行业问题。

正如郭敬明所说,金靖才92年,年轻演员如果演艺生涯被过早定型,可能也会进入“限制”区,早些拓宽戏路,接受不同挑战未尝不是一种好的选择。而且说起适不适合,演员自身不是更有发言权吗?金靖自己也表示:“其实我演这个角色特别开心,因为我觉得她一点都不搞笑,她就是一个正常的角色,就是我也可以试一下正常的角色。”

其实郭敬明在《演员请就位》里一直挺难的,不管做啥、不管说啥,总会面对影评人的强势抨击,难道郭敬明就随波逐流隐匿于舆论焦点中,不再开口即是大实话了?事实证明,郭敬明没有变,点评是一如既往的犀利,不仅批评了演员的细节处理,又指出了剧作问题。不过,这次他的点评显得更为细致,比如点评李少红组《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先说和凯歌导演观点相仿,开玩笑吐槽自己是严厉的升级版,然后从剧作开始说,直接点名演员的情感没到位,在短短十分钟内就给了太多情感的跌宕,使得人物的情感曲线看起来混乱,让人分神。

对于这段表演的具体问题,郭敬明也进行了拆解,比如薇薇在舞台上没有流出眼泪但为了推进剧情而硬演擦眼泪,于小彤为了表现内心挣扎涂墙的动作显得用力过猛。虽然周奇在这场戏的发挥空间很小,郭敬明还是很认真地建议他要多尝试不同的角色类型挑战自己......不仅说的具体,也很中肯。

谈到赵薇的《长岛冰茶》影片时,郭敬明夸奖演员足够聪明可以捕捉到掩藏于喜剧荒诞表层之下的真实感,并通过自己强大的表演技巧说服了他可以相信这段表演,忽略掉剧作上本不易接受的设定,不仅夸奖张哲瀚和邢菲表演的自然还肯定了助演张雪迎为这段表演加分不少。对于王森,郭敬明表扬了他给观众提供的笑点和包袱,也坦率地说出了他节奏感、设计上的东西过多,导致情感共鸣有所欠缺。

赋予角色力量不是为了在舞台上赢,而是把角色送到观众心里。郭敬明提出的这些细节看起来细微实则举足轻重,能体现演员们从角色设计到镜头细节的把控,每一次现场表演也是在考验演员是否具有导演思维,太陷入自己的角色可能只是一场独角戏。

任何行业归根到底拼的都是脑子,听完郭敬明娓娓道来且条理分明的点评,相信很多人都会被他感染,开始了追剧不光嗑颜值,也要追求逻辑自洽的旅程。

郭敬明对演员的维护和尊重也是显而易见的,称明道为“体面的演员”:“我觉得明道哥让我真的心里产生对他很高很高的敬意,是在于他基本上都是演男一的戏,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他其实每一场表演至今都没有拿到过核心的角色,但是他把每一个角色处理的非常体面,这种体面是一种人格上的高。确实看得到每一场明道哥都是很认真,我觉得他的那种认真,你在新人里都不一定能找得到了,更何况在他已经有了这个地位的时候,他对表演的那种尊重,作为导演我们是非常非常动容的,所以在这一点上特别敬佩明道哥。”正如第一期所说,他希望能给予演员一点帮助,这是来这个节目的价值。时至今日,他履行了自己初来节目的诺言。

其实要是关注这个节目的话,谁能不说句郭敬明实惨?《大话西游》任它弹幕如何夸赞、网友看的如何有讨论度,现场的21位专业评审竟无人肯定这部作品,不过是采访时轻飘飘的一个“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而讨厌郭敬明的人更是抓住机会嘲讽道:“这个结果真是大快人心,郭敬明就是不会导戏。”《亲爱的》广受夸奖时,一些大V写手在文章中定论“不过是演员演得好,和郭敬明没关系”;而《妖猫传》赢了陈凯歌组后,又是这些人带头说:“郭敬明赢了那是原作的剧本好,陈凯歌输了不也赖郭敬明的剧本烂吗?”这可真是一腔委屈无处诉,我要是郭敬明,恨不得穿过屏幕扯住对方的领子高唱一首薛之谦的“你还要我怎样”……

可即便在赢的时候不多,就算获胜也没有多少赞扬的情况下,郭敬明每次的作品都在寻求差异,《亲爱的》是围绕“打拐题材”的剧情片,《画皮》是聊斋画风的爱情片,《妖猫传》极尽凄美和悱恻,《大话西游》在无厘头经典中注入了纯粹本色,《我的兄弟姐妹》又是上个世纪的都市家庭情感剧,这一期又是极具突破的《我们与恶的距离》,九期作品郭敬明连续挑战自己的极限,为演员们拼尽了全力。

彭小苒和郭俊辰最后的即兴表演,郭敬明为难地对着观众说:“这根本没法选啊。”然后又问沙溢:“我可以上台和他们一起等待结果吗?”为什么要在最后选择一个距离演员自身好似遥不可及的题材来命题呢?看完表演我不禁落泪,多么大的惊喜,他们的表演竟然可以如此真挚而从容。抉择前郭敬明哽咽了,不过这次他没犹豫多久就坚定选择了郭俊辰。对着彭小苒,他说:“我们没有一起拍那个最后的短片,但是未来我们可以一起拍一个戏,那个短片我们只能拍三天,但那个戏我们可以拍三个月。”他好像永远要对演员负责到底,就算导演和演员间本就是唇亡齿寒的命运共同体,但郭敬明偏执,坚持的态度好像在说这是他做导演的基本法则。

经过《演员请就位》,更加期待郭敬明的未来,也期待他会和组里的演员们,在节目之外碰撞出怎样的火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