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又曝奇葩产业:只要1999,搞火77岁赵忠祥

原标题:互联网又曝奇葩产业:只要1999,搞火77岁赵忠祥

来源:投资家网

作者:胡菲菲

只要1999,你想听什么,赵忠祥就说给你听。

77岁的赵忠祥又火了,本来退休可以安享晚年生活的他,依旧马不停蹄的圈钱。而且只要1999,无论是“开业大吉”、“学业有成”,还是“生日快乐”,赵老师都亲自录视频对你说。

众网友纷纷吐槽,赵老师为了钱把自己原本的形象都快消耗光了。对此,赵老师并不在意,只是回应道,“我又没招惹谁,何况有人要”!

但很多网友也好奇,通过什么样的渠道才能买到赵老师的视频呢?

其实这都源于一个名叫wish R的明星定制祝福视频APP。在这个APP里面,集结了很多明星,老中青三代,加上各路网红。除了赵忠祥外,著名主持人朱军、蒋大为、侯耀华、文松、大衣哥朱之文等等,都入驻此款APP,开始了赚钱之道。

就在路人还在讨论,明星祝福视频明码标价是否合理的时候,这款APP已经集结各路明星,形成一个完整的产业链开始赚钱了。

只要你肯花钱,不需要通过各种渠道,只要在APP上点进你喜欢的明星页面,提交要祝福的人和祝福语,你选择的明星就可以为你亲口录制一个你想要的祝福视频。

Wish R也是国内第一个走红的明星祝福定制平台。

被“盯上”的“过气明星”

很多公司年庆,开业典礼、家人结婚都请个明星站站台,但是一般的明星的出场费都是万元起步,一场商演、一个广告动辄上百万。

据相关报道,像林志颖、林志玲、谢娜等咖位的明星都是50万起步,还不带唱歌的,全程下来也就10分钟左右。照这么算,让明星为你私人订制祝福视频,别说普通人,就是一些企业也没有经济实力去承担。

但就算给这么多钱,那些明星都不一定有档期。Wish R就把目光盯向红过,但现在几近销声匿迹的“过气明星”,像“穆桂英挂帅”扮演穆桂英爹爹的李琦老师、演过无数经典角色的斯琴高娃老师……

在Wish R的平台首页可以看出,这些明星的价位从几千元到十几万元不等,并且都明码标价地展示在页面上。著名相声演员侯耀华,他的祝福视频,个人版和商家版分别是2700元和2800元,其中要价最高的当属葛优老师,16万人民币。

点开赵忠祥的详情页面,能看到他已经送出去了很多祝福视频,覆盖行业多样,有智能教育机器人、健康管理、驾校,竟然还有科技祛痘的。

现在越来越来的明星入驻平台,原因也和限薪令,税务风波,影视资本寒冬有关。从2018年开始,关于影视行业入冬的声音不绝于耳,有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全国有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

2019年前三季度,全国拍摄制作电视剧备案共646部,比去年同期的886部减少27%,剧集数量下降了30%。

意味着很多明星、演员面临无戏可拍的境遇。

一些短暂红过的艺人,不再活跃在大众面前的老艺术家们,生活也很拮据。短短两三句话,明星送出去了祝福,收回来了钱,他们何乐而不为呢?

除了赵忠祥,wishR上还集结了200余位可定制祝福的明星。这200多位明星跨越两岸三地乃至海外,覆盖老中青三代明星。

最新加入的有西游记唐僧扮演者罗家英,《香水有毒》演唱者胡杨林,美人鱼“钟丽缇”,《家有儿女》小雨扮演者尤浩然等等,大家都知道有利可图的时候,就纷纷来了。

有人调调侃wish R的明星身价排行榜:红过的明星>内地老艺术家>港台明星>欧美明星>小网红>有技能的素人>创意视频(非洲小孩、沙滩写字等等)。

之所以市场这么火爆,吸引各路明星加入的原因,主要还是市场在。

五环外市场的广大需求

同拼多多一样,wish R瞄准下游产业链也是广大的五环外市场。

据相关调查,在国内的二三线城市甚至乡村,定制祝福视频很受欢迎,那里的先富阶层婚丧嫁娶、开张营业都需要找明星来讨个吉利,跟放鞭炮差不多。

但苦于信息不对称,渠道十分难找。尤其是那些想请明星充门面,却摸不着门路的中小企业,急需有人牵线搭桥。

就算找到了某明星,但不知道市场价,即便有些知名度不高的小明星也能随便叫高价,这都说明了明星定制祝福视频这个市场潜力很大。

Wish R平台的出现恰巧弥补了这其中的空缺。

重要的是,很多明星不愿意来三四线城市和乡村,就算来了他们对吃住、交通都要顶级服务,档期也需要协调,招待起来也很麻烦,视频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反而提高了工作效率。

明星和企业、个人之间也需要牵线人,wish R就搭上了互联网的这班车,成了牵线人。

突如其来的Wish R,让大众突然觉得明星不再遥不可及,它创造的收益也可想而知。据知情人透露,在上线不到4个月的时间里,Wish R所接的订单已经处于规划里的饱和状态了。这样一个奇葩的业务,不禁让人好奇这幕后的推手到底是何方神圣?

要做中国的“Cameo”

Wish R作为国内首款明星定制视频的平台,但并不是中国人的独创。早在2017年,欧美地区一款名叫Cameo的APP,就专门做明星有偿录制祝福视频的业务,打破了明星与普通人之间的距离,经推向市场,就引起广大关注。

目前,Cameo已经入驻了超过1.5万名明星,制作了30多万个视频。

而那时wish R的创始人雷涛此时还在做短音频平台,但产品上线后数据并不理想。2019年6月,他第一次看到Cameo。

他大学毕业就进了搜狐,之后在搜狐娱乐、酷6、一直播工作过,视频这个形式对他来说太熟悉了。他还在微博旗下的一直播平台工作过,联系明星名人也不难,而且他现成的产品技术团队。

数据来源:企查查

嗅觉敏锐的他闻到了金钱的味道,老话说,有舍才有得,雷涛放弃了不赚钱的短音频业务,开始着手“复制”Cameo。

7月份,Cameo拿到完成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公司估值已经超过3亿美元,瞬间成了名副其实的吸金王,让雷涛信心大增。

在Cameo的官网中,名人按演员、运动员、网红、歌手分类,wish R也是如此,按照明星、创意、内地、港台、红人、名人、欧美明星等标签展开,点开名人页面,往下拉就是明星的往期作品,用户可以看到他们以往录制的动态。

为区别于Cameo,Wish R没做官网,选择开发更便捷的移动端APP,虽然业务火爆,但Wish R的发展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这种明星的祝福,是否属于代言范畴,边界还有待商榷。导演雪村直接说,并没有和这款APP合作,请大家不要相信,防止被骗。明星并没有营业执照,就是简单的个人信息、以往代表作摆在那里,这究竟是否合法,而且商家有可能拿着明星录制的视频到处宣扬,另作他用也不好说。

Wish R太着急捞金了。

梦想着成为中国Cameo的Wish R,火速完成复制,火速上线,更在平台机制存在缺陷的起步初期,就用打“代言擦边球”的方式去火速变现。

和利用明星效应来建立新型人际关系的平台Cameo不一样,它花了将近3年潜心运营自己的第一业务,才在完成B轮融资以后计划推出可供商业使用的视频服务。

而我们看到的Wish R,更多的是想要打造一个承接商业广告的链条。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APP,整体发展都处于摸索的状态。

但它的确提供了一个连接明星和普通人的平台。而且APP平台化最大的好处是降低消费者被骗、被不合理定价坑了的风险,也能避免商家在明星不知情的情况下,用祝福视频对外宣称请了明星代言。

Wish R也不止是一个单纯的明星视频平台,它还有衍生出一系列的相关生意,相当于“云经纪”服务。

明星也是人,他们只不过是在发挥自身名气最后的余温罢了。总而言之,这之间的利益关系,只能说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罢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