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悦读丨穿越大草原的绿皮火车,只有两节车厢

原标题:火车·悦读丨穿越大草原的绿皮火车,只有两节车厢

4179次列车的起点在阿尔山北站。它没有东洋风情的精致小楼,长着一张毫无特色的枣红脸。即便如此,人们还是要纷纷钻进它的肚子里。火车带他们离开阿尔山前,车站就是唯一的庇护所。

“我的车票咋取啊?”几乎每个进站的旅客都要问上一句。“不用取啦,你们直接上车给乘务员看购票信息就行。”我想车站值班人员一定很懊丧,为什么身边没有携带一台简易的复读机。

开始乘车了。只见大门一敞,人们开始朝绿色的车厢处蜂拥。这是一种遍布着希望的绿,车厢不仅仅是带他们离家或返乡的交通工具,更是一座移动的小饭馆、公共厕所和棋牌室。

新老阿尔山的对比

两节车厢的两伊铁路绿皮车

你有1000种方式去海拉尔。可以是飞机,曾经的海拉尔东山机场,如今已更名为呼伦贝尔东山国际机场。可以是火车,中东铁路沿线每天有数对从哈尔滨或满洲里方向驶来的列车。

以上林林总总之外,还有一种更冷门的方式:搭乘两伊铁路上的绿皮火车。两伊铁路,是连接伊敏和伊尔施的一条铁路。由于铺设在高寒地带,冬天要经历严重的冻害考验,铁路直到2009年底才全线贯通。2016年7月,第一趟客运列车终于将铁轨摩擦得炙热起来。新巴尔虎左旗的牧民,总算能够一睹“铁马”的风采了。

我对两伊铁路的憧憬,打从知道这条铁路存在起,就没消停过。鄂温克旗的伊敏,多么美妙的名字。伊敏河流经她的身体,和铁路一起向海拉尔延伸。更不用说铁路贯穿呼伦贝尔大草原的南部,闭上眼睛都能想象的一种“风吹草低见牛羊”。因此在我心中,这条铁路只有一个颜色,那就是绿色。

阿尔山北开往海拉尔的4179次列车,是两伊铁路上唯一一趟绿皮火车。它由经典的东风11型柴油机车牵引,铁道迷将其唤作“狮子”。有趣的是,狮子头后面,仅仅加挂了两节25B型客车车厢,像拖着一条乖巧的小尾巴,莫名其妙的可爱。乘客们刚好不多不少,人人都能‘独霸’一张两人座或三人座。在这般美妙的氛围下,我们这趟只有两节车厢的绿皮火车,开始了穿越大草原的旅行。

车牌

只有两节车厢的绿皮车

刚出站没多久,列车便越过一条水势湍急的大河。这是哈拉哈河,它从阿尔山中部大兴安岭南麓的吉里革先山流下来,在阿尔山和新巴尔虎左旗两次成为中蒙界河。

和牛羊为伍的列车

谁能猜得出,在这趟只有两节车厢的列车上,最受欢迎的一个人,居然是卖方便面的大哥。他一现身,就被众人团团围住。像草原上落单的小羊,遇到了一群饿狼。我也是其中一头,方便面就是我的小羊羔。一个年轻的列车员走过来,开始查票。我朝他出示12306订单,他很认真地把订单号抄下来。

隔壁有一个大叔,从上车起就没安分过。我只瞥了他一眼,从此过目不忘。他四处串门,逢人便唠嗑。这是一种现代人都无法摆脱的“病魔”:一旦手机没电,就会六神无主,坐立不安,到处寻找一个叫“充电宝”的家伙。

拯救这位大叔的男孩,操一口浓郁的天津口音。他说自己在海拉尔出差,便利用空闲时间去阿尔山转了转,现在又坐火车回海拉尔。大叔问他结婚了没,他说结了,但他老婆不爱旅行,所以都是一个人出来玩。

外面的雨停了,我把车窗打开,新巴尔虎左旗的草原一览无余。雨后的空气不断往肺里钻,绿草柔和又富有生命的张力,如果你问我全世界最清澈透明的地方在哪里,我会回答,是这里。天的那边,一道美妙绝伦的彩虹桥直挂云上,生平第一次,我开始羡慕那些正在吃草的牛羊。

这些时日,不断地坐火车淌过草原。从乌兰巴托的夜空,到锡林郭勒的晨曦,再到呼伦贝尔的午后,如果说大地是客厅,那草原就是一张绿色地毯。原以为的审美疲劳并没有出现,在光影的组合变化下,每张地毯都呈现出独一无二的魅力,令人啧啧称奇。按这种逻辑的延伸,那些牛羊和骏马,便是家里的宠物了。火车呢?这还用问,当然是我最喜欢的超大型玩具了。

当火车遇上牛羊,会产生怎样的反应呢?在四川大凉山的绿皮火车上,他们把羊和狗装在一节行李车厢中,使我经历了一次“火车上放羊”的神奇体验。而在这里,不会有牧民抱着牛羊上车的。草原就是牛羊的家园。

从大兴安岭一带的山丘,到草原的渐变

草原伴随湿地

彩虹

孤独的房子

巴日图上车的蒙古牧民

如果没有巴日图上车的那几个牧民,火车应该会风平浪静地开到海拉尔。旁边大叔的呼噜声,会一直从草原延续到伊敏河畔。而我,一边对着窗外发呆,一边犹豫要不要按下快门。所以,我必须感谢巴日图上车的那几个牧民,正是他们的出现,打破了剧本走向,击碎了隔壁大叔的美梦。

这些人一上车起,便径直坐在大叔的侧前方。他们一边划拳,一边喝酒。很快有个男人,脸红得能和关公一较高下了。他站起身,将车窗朝上一抬,草原上的风,大口大口地灌进车厢,比他们的酒还要猛烈。天边的夕阳开始浮现在车窗一侧,伊敏站到了。我的相机终于又可以伸出窗外,肆无忌惮地取景了。

草原上的房车

伊敏的黄昏

尾声

火车继续往北开,往海拉尔开。火烧云在左边,伊敏河在右边。不必交待后面的事情了,一切都像预料中那般美好。

18点50分,4179次列车准点驶入海拉尔站。五个多小时的旅途过后,人们早已一脸疲惫。他们大步迈向出站口,迈向这座城市的灯红酒绿之中。我背起行囊,缓缓走出车厢。

我想起海子的《九月》,“我要把这远方的远 归还草原”。在这一刻,我感同身受。终究,这趟列车是属于草原和蒙古牧民,甚至属于隔壁大叔的。即便对这些司空见惯的风景熟视无睹,他们的血和温度却深深埋藏在土壤里。我感到有几分悲哀,我爱上了一匹野马,可到底家里是没有草原的。

来源:齐栋的铁道旅行

编辑:金炫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