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中国制造业规模170万亿,但80%的生产性服务由外资在做

原标题:黄奇帆:中国制造业规模170万亿,但80%的生产性服务由外资在做

12月8-9日,2019中国企业领袖年会在北京召开。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重庆市原市长黄奇帆出席表示,中国4.3万亿美元的进出口货物所需要的服务贸易,70-80%都是外资企业做,而不是中国的金融机构或物流企业、贸易公司做。

他还表示,现在一大半的商品制造业都是跨国的产业链,这些跨国产业链需要大量的研发、物流、清算结算贸易。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工业制造业,制造业规模170万亿,但是所有产业链金融所需有的生产性服务80%都在香港、新加坡、迪拜、爱尔兰或是首尔。

“中国的服务贸易较差主要是中国服务贸易的开放度有限,使得我们许多服务贸易无法做,只能让外国企业来做。”黄奇帆表示。

黄奇帆认为,未来中国经济未来增长潜力就在金融开放和自由服务贸易里。今后5-10年,中国的服务贸易短板一定会在中国新的开放措施中加以解决。

以下是黄奇帆演讲实录:

中国的服务贸易做的比较差,跟我们货物贸易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能同日而语,但是这不是千万个贸易公司的能力不足,也不是企业的问题,是我们在服务贸易的开放上有问题,开放度有限,使得我们许多服务贸易无法做,只能让外国企业来做。

比如说中国有4.3万亿美元的进出口货物。进出口货物一定会出现清算结算这个业务,这个业务是跨国的服务贸易,一定会有全世界物流仓储,这也是服务贸易。一定会有信用保险,货物的安全保险,这也是服务贸易。这是我们自己的4.3万亿美元,为什么70%、80%是外国企业做,而不是我们中国的金融机构或者物流企业、贸易公司做呢?这里边有很多具体的制度安排上的原因,最终这个业务百分之七八十外资企业在干。

中国有世界最大的工业制造业,那么这个工业制造业的产业链之间的各种生产性服务业,如果是国内的产业链服务,那是国内的服务业,那么现在一大半的商品制造业都是跨国的产业链服务,这种跨国产业链服务就是服务贸易,这种服务贸易包括研发、包括物流、包括清算结算,所有的产业链金融生产性服务也80%都在香港、新加坡、迪拜、爱尔兰或者在首尔,也就是说这些公司都注册在那儿,人都在中国境内做这些制造业的、供应链的服务。

所以这个业务也都在外边,这就要问为什么都在外边不在国内?哪怕国内做不了外国企业做,外国企业如果注册在深圳、上海,那么这些外资做的服务贸易就算是中国服务贸易出口了。讲这段话的意思这里边很多不是人的、企业的因素,是制度安排。

现在中央推出了自由贸易试验区,自由贸易试验区短短的四年从上海推广到全国18个省,有18个自由贸易试验区,东中西一起推。那么自由贸易试验区将是中国最为开放的一个地区,中国的开放有个逻辑,后面的开放覆盖前面的开放。

80年代中期,中国有27个经济技术开发区,后来出来5个特区,开发区有的政策特区都有,特区又有开发区没有的干货,特有的政策。浦东新区以后开发区的政策、特区的政策浦东新区都有,同时浦东新区又有特区所没有的一些政策,比如外资办银行、办保险、办信托、办百货商店、搞证券交易所、搞土地批租还有搞保税区等等。

那么现在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可以这么说,这120公里的一个自贸区里边以前新区也好、特区也好、经济开发区也好的一般的过去的开放政策自贸区当然都覆盖,但是自贸区特有的即使以前特区也无法做、保税区也无法做的六大自由:贸易自由、投资自由、货币金融的自由、资金的自由、各种物流仓储流量的自由,还有国际人士就业的自由、数字经济贸易的自由。这六大自由是聚焦在自贸区,在这个意义上讲自贸区探索的主题就是“六个自由”。

自贸区的目标是对标国家和国家的FTA,国家和国家双边的地区的自由贸易协定,两国家如果签订了六个方面自由的协定,那么就叫双边的FTA,一个国家内有一个地块来实现这六种自由,那就是自由贸易试验区,自贸试验区对标移植推广的目标就是让整个中国和其他国家之间自由贸易协定的展开,自由贸易区要搞的营商环境不是我们国内几十年来开发区要搞的高效审批、一个图章、一百个图章串联并并联等等等等,这些都是应该做的。

但是自贸试验区的营商环境不仅仅是这些概念,主要就是要讲跟WTO、跟FTA要求的营商环境,就是总书记在报告里讲到的八种营商环境:准入前国民待遇、负面清单管理、知识产权保护、生态环境保护、劳动权利保护、还有各种所有制、各类企业竞争中心,还有数字贸易,还有不搞各种各样不规范的、政府的财政补贴。

这八个方面的营商环境,八个方面的内容要形成国际化、法制化、市场化,要对标WTO的营商环境要求,对标国家和国家之间自由贸易协定的营商环境要求,然后自贸试验区要探索、要试验的任务集中在服务贸易,过去我们许多开发区包括我们各个城市一般只能做实打实的货物贸易,但是传统贸易做不成,离岸贸易做不成,甚至跨境电子商务贸易也做不大,原因就是没有自由贸易这方面的措施。

香港一年跟大陆有7000亿美元的贸易,香港700万人哪里有7000亿美元的货物能进能出?很重要的它是有5000亿左右是转口贸易是离岸贸易是把美国的、日本的、跟大陆的生意它这边转口签约,单子算它这边的。

我们许多许多的保税区、许多许多的开发区做的都是实打实的,转口的、离岸的都做不起来,上海外高桥保税区一年做1600亿美元其中1000亿是离岸的转口的等等等等,所以我们在这一块服务贸易范围把它搞起来。包括我们跨境电子商务为什么搞不大,我们探索了五年的跨境电子商务,雷声大雨点小,在这个意义上讲,去年搞了1500亿人民币250亿美元,我们中国的货物贸易是4万多亿美元,才0.5%而已。为什么做不大?也是因为缺少税单、物流签单和金融各方面的业务中的一个自由贸易的制度安排。

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当服务贸易在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推动下,服务贸易中的这些业务瓶颈都会被打破,所以我相信我们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探索和推动今后几年会带来中国服务贸易的春天。

中国的进出口,中国的改革开放,进一步开放的高度、深度和广度就在金融开放和服务贸易开放的过程中,就在我们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探索中,我相信我们国家今年大规模推行的这两项开放制度,一定会帮助中国的改革开放取得更重大的成就。(编辑/古双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