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滴筹,公益还是生意?

原标题:水滴筹,公益还是生意?

近日,各地纷纷迎来初雪,也纷纷开启了“冬日狂欢”。当“冷消费”变成“热经济”,以冰雪旅游、冰雪运动为率先起步的冰雪产业经历了什么?未来又将往何处去?关注公众号“文化产业新闻”,回复“冰雪产业”,了解更多相关内容。

作者:张文栋

平常交往之时,朋友之间常开玩笑劝慰彼此爱惜身体,常常言道:“我不想有朝一日在水滴筹上看到你。”

虽是戏言,却不难看出水滴筹的影响力。朋友圈里的总是会看见有朋友转发,说是某某朋友的亲属,身患重病,急需资金。

每每此时,我们唏嘘感叹人生无常的同时也会慷慨解囊,为有需要的人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不可否认,水滴筹的存在,让太多的贫困家庭获得援助,有更多的力量去抵御世事无常。

可是,近来频发的丑闻也让我们不禁疑惑,水滴筹到底怎么了?

丑闻频发

11月30日,梨视频发布了一个名为《高新+绩效考核,审核漏洞多》的视频,拍客卧底水滴筹地推“志愿者”,结果发现地推人员“扫楼”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地推员们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财产不加以审核甚至有所隐瞒……

该视频一经爆出,立刻刷屏网络登上热搜。

人们震惊于水滴公司审核的草率和对社会爱心的消耗,顿时群情激愤,纷纷开始指责爆料了起来。

正如大家所评论的那样,水滴筹确有缺漏,出现的丑闻也不是一件两件了。一直以来,水滴筹诈捐和善款被挪用的现象出现了不少,有一些求助者通过编造或夸大求助信息、隐瞒个人财产甚至病例造假来获得救助,最典型的便是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的筹款事件了。

2019年4月8日,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突发脑出血,家人通过“水滴筹”发起百万众筹,最后筹集近十五万。可是,作为德云社的相声演员,有车有房的居然申请了“贫困户”,这波操作确实有点迷。

更有前不久全国首例个人大病求助引发的纠纷宣判,水滴筹求助者被判全额退款。

提成阶梯制、末尾淘汰制、月薪7k——13k……

这样的管理模式在一般公司确实司空见惯,可放到了水滴筹平台,这个模式的合理性却有待商榷了。在这种管理模式之下的员工会否太过功利,为追求业绩而不顾一切?

水滴公司并不是一个常规意义上的公司,就其性质而言,他从存在开始就带着公益的属性,助力的是需要帮助的人,存在的根基便在于人们的善意和爱心。

正如人民日报在评价吴鹤年事件时所说的那样:爱心是有限资源,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更有意义。这也在提醒平台,助力轻松筹,更要把好关,善意不被透支,爱心账户方能存续。陌生人之间的慷慨解囊何其珍贵,我们都应悉心呵护。为社会善意把好关,爱心账户方能存续,更多的急需帮助人才能被救助。

我们理解水滴公司作为企业而言采用激励机制,但怎样完善管理和激励模式更是企业值得思考的问题,简单粗暴的激励模式只会让员工陷入对业绩和工资的持续追求,于是原本的助力就变成了模板化的求助者故事、纷乱的标准和草率的审核……

就像人民网评论的那样:新技术是能降低求救的门槛,但如果平台不能守土有责确保事实底线,那就会提高社会行善的门槛。再有人在平台众筹求救,就将没人信任、没人转发、没人捐款,技术再先进也是白搭。

沈鹏说他创立水滴公司的初衷是“用互联网助力大病患者脱离危难”,如今这个的状况岂会是公司的初心所在?

并非慈善公益组织

水滴创始人兼CEO沈鹏在公开信中发表道歉并针对网友们把水滴筹理解成慈善公益组织一事这样强调:水滴筹的核心本质是一个免费的互联网个人大病求助工具。

这样强调并不是无的放矢,由于水滴筹助力贫困者大病求助的基本功能,很容易就会被大众理解为是慈善公益组织。

但是,据天眼查显示,水滴筹为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产品,这家公司还实际控制了保多多保险经纪有限公司、济南益方达大药房有限公司、山东水滴互联网医院有限公司等10家公司。水滴公司于今年6月份完成C轮融资,投资方包括腾讯资本、高榕资本、中金资本等。腾讯资本在天使轮时就已入场,如今已是第4次追加投资。

试想,拥有如此豪华投资方的水滴筹,怎么会无利可图?如果水滴筹是个赔本买卖,又怎么可能撑得到C轮投资?

水滴公司创立于2016年,拥有超过2.7亿独立付费用户。作为一家成立只有三年多的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因其独特的商业模式备受资本青睐,并迅速建立起了自己的商业版图。

水滴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其业务由水滴筹、水滴公益、水滴保险商城(水滴保)与水滴互助四大板块组成。水滴筹大病筹款0服务费,但对于一家商业公司而言,水滴公司也必须有他自身的盈利渠道。因此,水滴公司做健康公益获得客户,基于客户做健康保险领域生意获得收入。

文化产业新闻(Cultural Industry News)了解,目前水滴全平台独立付费用户数超过2.5亿,且“水滴保”业务复购意愿高达73%。基于其在互联网保险业务方面的强大流量,水滴保与支付宝及腾讯旗下的微保并称为互联网保险领域的“流量三宝”。

公司如此“疯狂”地推真正的原因,其实意在“流量”,即让慈善筹款项目成为其“水滴保”这一营利性业务的线下流量入口。因为大数据显示,捐赠者捐完款后自己购买健康险的概率较高。一句话归总,平台追逐流量惹的祸。

所以,与其说地推现象是“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还不如说是一种必然,是水滴公司在盈利高压之下对流量的一种追逐。

我们理解水滴公司作为企业的盈利需求,也明白一句轻飘飘的加大审核会像个无底洞一样的需要平台加大人力物力的投入,但是水滴公司“互联网+公益”的商业模式就注定了这企业有不同于一般保险业务的特殊性。平台的机制应该兼顾其公益的属性,完善相关审核机制,采用更加符合水滴筹特性的管理方式。

事实上,解决的办法有很多,就算不能逐个到位进行调查,至少也不要草率行事,对于相关标准的设定,相关材料的收集能否更加完备?在员工上任之前能否对其加强价值观培训?能否不要让员工为了业绩而不顾一切?

不必因噎废食

诚信与信任是创新的底线,也是大病众筹的基础。没有很强的风控能力、周密制度设计的企业或平台,并不适合做众筹。因为当漏洞被批量利用并发生欺诈,引发信任危机,平台也将陷入困境。而如今的水滴筹面临的便是这样一个境地。

水滴筹的一系列丑闻固然使大家失了望寒了心,但我们却不能因噎废食,否定了这个网络众筹救助的模式。

尽管水滴筹的审核机制受到争议,但用市场化的办法集合公众的力量治病救人,由此产生的社会价值不应被否定。爱心之事本不是应尽之责,因此那些愿意施以援手的人,才更有必要被保护,格外值得被珍惜。

一事物的出现必然会有其积极和消极的方面,我们希望水滴筹平台可以完善审核监察制度,用更好的模式去给需要帮助的人送去希望。

毕竟水滴筹不仅仅是生意,更具有本身所带有的公益属性,我们希望水滴筹可以改进自己的漏洞,承担起公益类企业应有的社会责任,不要再让公众寒心。

但愿,水滴公司真的可以如沈鹏所言,做一个社会企业。

文化产业新闻:

创建于2013年4月,微信内创建最早、最有价值的文化产业资讯平台,在业内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力。《中国文化报》曾 做专访,刊发题为《生产高品质内容,做专业自媒体平台——文化产业新闻:不做新闻的搬运工》的报道。发送最新行业动态和分析报道,链接政府、企业、学界的 信息中转站,文化产业相关从业者学习、交流、宣传的必备工具。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