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看好国内鲜肉演渣男

原标题:我第一次看好国内鲜肉演渣男

前不久,张一山版《鹿鼎记》杀青,将在2020年正式播出。

嗯,又一位韦小宝即将出炉。

Sir看到这消息,面前闪过的好多脸,梁朝伟、周星驰、李小飞、陈小春、张卫健、黄晓明……

是,有几位说出来你名字都不知道。

来,惊堂木一拍(定睛一看原来是表妹手机,已花屏……嘘)。

今天我们就说说,这位金庸笔下最神奇的少侠——

韦小宝。

1972年,金庸最后一部小说《鹿鼎记》问世。

老爷子强调说:

这,可是部现实主义小说!

是武功现实了吗?不是。

是主角现实了吗?有点。

但真正的现实,是一向传奇的江湖逸事,都落到了“实处”。

何为“鹿鼎”?

古人常常拿逐鹿比喻打天下。

利益江山是鹿;平民百姓是鹿;

有时,你心里装了一头鹿,你也是鹿。

谁逐鹿不知道,但鹿总是死定的。

所以,《鹿鼎记》的表面是一场喧闹,底色却是悲凉的“现实”。

是清代官场现形录,是功利场的描摹本,当然,也是金老爷子在借古讽今。

可惜。

作为金庸笔下最有人味的角色——韦小宝,也是被误解最深的。

从陈小春、张卫健,再到黄晓明、韩栋……开始还有着“凉风有信,秋月无边”的潇洒,后来,一个比一个衣着浮夸,一部比一部情节荒诞……

许多人只看到他的“成人欲”,而不见“孩子气”。

“韦小宝”,竟成了男人的油腻春梦NO.1。

△ 这哪里看得出来是哄自己的老妈

哎。

这正是为什么当满世界都是“韦小宝”,金庸的眼里却始终只有两个韦小宝的原因。

哪两个?

一,是周星驰版的《鹿鼎记》。

二,是1984年剧版《鹿鼎记》,也是最贴近原著的一版。

尤其后者。

初看平平无奇,但在时间的洗练下,愈发光彩。

主演就是一对活宝。

当年,香港无线第11期艺员训练班毕业,只有22岁的梁朝伟,跑了两年龙套,终于要混出头。

彼时他一脸稚气,一笑露出八颗牙。

高一届的师兄刘德华,模样英气,但也逗趣可爱。

剧里各种配角,龙套,后来也个个不凡。

刘青云、许绍雄、吴镇宇、陶大宇、欧阳震华……

连韦小宝的七个姨太太,也都是毛舜筠、刘嘉玲、吴君如……

△ 8年之后,吴君如从韦小宝老婆变韦小宝姐姐,还是没脱开《鹿鼎记》

拍这部戏时,这些后来的影帝、影后、最佳导演,大多都是无名之辈。

底层、龙套、一文不名,是他们的底色。

争分夺秒、应时而动、奋斗不止,也是他们的底色。

这,也与戏中的“韦小宝”形成了奇妙的应和。

还记得梁朝伟(韦小宝)的第一次出场吗?

因为偷别人的鸡,而被人从房顶上拽下,摔到地上。

爬起来第一句不是痛,是对不起。

被人揍,别人还没伸出拳头,自己就先跪了。

行为既反常又日常。

性格既单纯也油滑。

想起了谁……

对。阿Q。

小时候看课本,都觉得阿Q好傻。

成人了你再看,谁没有多多少少学过他。

所谓精神胜利法,不就是没成本的实用主义哲学。

将屈辱包装成胜利,将恐惧包装成从容。将不爽,变成爽。

因为芸芸众生,大多无名之辈,大多为“鹿”。

“鹿死谁手”,不知道。

但“鹿”的最大本领,就是表现出对各种无所适从的“适从”。

大侠行走江湖靠武功,书生、知识分子以笔代刀。

平民呢?

撒石灰。

韦小宝这才明白,原来用石灰撒人眼睛,在江湖上是极其下流之事,自己竟是犯了武林中的大忌,而钻在桌子底下剁人脚板,显然也不是什么光彩武功。

韦小宝的绝招之一,就是撒石灰。

他靠撒石灰,最终居然降服鳌拜。

这是一个划时代的石灰粉。

“石灰”又何尝不是一个比喻。

它的本质,也是不能用笔、用刀、用枪之后,剩下的选择。

这是他们专用吗?也不见得。

韦小宝发现,即使是大人物、大英雄,有时也会用“石灰”……

比如韦小宝,就是陈近南手里的“石灰”。

只不过他们深谙政治的伎俩——

说出去的不做。

正在做的不说。

但。

一个真实的社会,它的生存法则,肯定是机关算计后还有机关。

就像玩斗兽棋,大象吃老虎,老虎吃猫,猫吃老鼠。

那谁能啃掉大象?

恰恰又是老鼠。

倪匡评《鹿鼎记》时,将其视为金庸创作的最高峰、最顶点。

他认为,这并不是一部幻想小说。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韦小宝,却藏了现实中许多“草根走向成功”的命运轨迹。

一开始,韦小宝们是靠“装”博出位。

这是草根的智慧。

但博出位后,他发现自己难以再装下去。

他圈子越来越大,疑问越来越多,心里的矛盾也越来越深——

是选A还是选B。

是选满还是选汉。

是谈利益,还是讲义气?

这是草根无用之用的善良。

所以韦小宝们最舒服的结局,就是心怀良善,得了便宜卖个乖,最终泯然众人。

因为。

人,活得富贵,可以靠“智慧”。

但想活出潇洒,必须做选择。

说到这,相信你已经明白老爷子塑造韦小宝的初衷。

如果说,萧峰杨过张无忌,那个叫武侠江湖。

那么韦小宝这种,就该叫“无侠”江湖。

那些油腻的春梦,从来不该是韦小宝的底色。

我们每个凡人的相似之处,才是韦小宝的底色。

这正是Sir看好“张一山版”的原因。

不是尬吹,是因为看过他的《余罪》。

张一山代表作之一。

《余罪》原著的作者常书欣,最喜欢的小说,恰巧就是《鹿鼎记》,因为——

其他书的主角都身怀绝技,武功盖世, 只有韦小宝是个普通人,真实。

《余罪》主角之余罪,就有这份真实。

作为卧底警察,没有多少传统的“英雄气概”,反而挺无赖:

我就想做一个混吃等死的小人物。

他的油滑和懦弱何时改变的?

当他面对死去的同僚,那份普通人身上蛰伏的侠义,终究因为愤慨而压抑不知地涌出来。

他终于下决定决心,重回毒窝。

做最好的自己。

这是草根独有的热血。

而张一山的表演,精准地抓住了这一特质。

《余罪》有人评论说:

“张一山的每一条青筋,都在叫嚣着演技。”

来,如果你记性不好,我帮你回忆回忆——

看。

是不是宁可过量,绝不偷懒。

是不是有一种尊贵与脆弱极致对撞的酸楚感。

同样的,这一次拍2.0版《鹿鼎记》,他依然先下苦功。

剧组拍摄共花194天,几乎连轴转。

精神压力特别大的张一山,又得操心表演,又得疯狂背台词。

一个北方演员,为了将韦小宝的扬州味拍出来,一点点向语言老师学习扬州话。

△ 好想问问他“辣块妈妈”怎么说……

图什么?

或许更本质的原因是——

张一山就是这样的人。

先做最好的自己。

早就是明星的他,身上一直没有大多数明星在云端的贵气。

相反,却始终保持着在红尘打滚的韦小宝的痞气。

有一次采访时,记者问了一个形而上的问题:

提到张一山这个名字,你最想要大家想起来什么?

他的回答又爽又硬:

就是个演员就完了

就是个演员就完了。

这话,张一山常说。

韩剧《杀了我治愈我》,原演员池城一人分饰七角,表现已被封神。

翻拍的本子传遍影视圈,导演说,张一山是当时唯一敢接的年轻演员。

理由?

“没啥大不了。”

我觉得对于演员来讲,我要去尝试不同人的灵魂,试图地去进入他们,把他们完全诠释出来。对我而言,就是要去多演。

如今,综艺自媒体盛行,高曝光下,演员和明星似乎已经没有界限,但张一山始终坚持,他这一辈子,能做好一种身份,演员。

如果你要成为一个明星,不一定要做演员。你要是选择了做演员,就一定要做好,无法成为明星的准备。

这份对演员简单的执着,娱乐圈罕见。

但生活里,张一山又是一套画风。

他话痨贫嘴,“泼皮无赖”,活脱一个韦小宝。

比如这独创的“山式笔芯”。

简单说。

张一山有那种近似于儿童的单纯,也有成人的浓稠。

这两者的组合,就是一种沉着与扎实的努力。

这种“做最好的自己”品质,其实,也传递给爱他的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