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干家李书福的无畏与“畏惧”

原标题:实干家李书福的无畏与“畏惧”

作者说:汽车界“草莽精神”代言人李书福,虽多次冒险做了业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面对房地产、新能源等趋势难辨领域,李书福却能以“畏惧”之态待之。

时至今日,李书福成为了国内汽车界自主龙头掌门人,他带领着吉利从下线首辆汽车,成长为11个月内销售超过122万辆汽车的超大型企业。

在吉利发展的关键节点上:未得转生证就已生产轿车、在自身尚未具规模时蛇吞象式收购沃尔沃,李书福均表现民营企业家的草莽精神。近年来,擅于借力的李书福,成为人们眼中的并购狂人,多次出手都超乎人们意料。然而,在面对房地产、足球、新能源等领域,李书福却显现出“狂人”的对立面——审慎。

曾在多领域开花,被赞市场嗅觉强

11月下旬,有消息称,吉利将收购英国豪华轿车宾利。之后,吉利方便紧急澄清,此事为谣传,吉利并没有相关收购计划。

吉利再度收购豪华品牌虽被证伪,但人们禁不住问,为何但凡海外豪华品牌经营遇到困境,人们都将注意力集中在李书福身上,认为他可能会一掷千金,将其收入靡下?

收购国际知名企业首先要具备一定财力,现如今的吉利,经过22年在汽车行业的发展,已成长为年售车量超过150万辆,总资产超出3300亿元,有着12万名员工的巨无霸,早已具备收购海外大型项目的能力。除财力外,企业的掌舵人要具备一定魄力,敢于承担海外收购在文化、技术协同等方面的风险。

以李书福从商以来的履历看,若论魄力、胆识,中国汽车界恐怕无人能出其右。

在李书福的从商生涯中,汽车只是他涉足过的行业之一,也是他做的最久,成绩最突出的行业。1963年出生于浙江台州农村的李书福,在高中毕业之后就开始不断创业。李书福曾进入过多个产业,开过照相馆,提炼过五金,做过装修,造过电冰箱。有人曾形容,“哪里有市场,哪里就有李书福”。

某汽车界内部人士对中车网评价李书福:“从李书福早年在不同行业都获得过成功来看,他是个对时势敏锐、市场嗅觉较强的人。一个企业早期的成长,和老板对市场的敏锐度不可分割。”

市场洞察力过人李书福,在2019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排第91位,在2018年底入选100名改革开放杰出贡献对象。

李书福的无畏不止体现在行动,还体现在言语上,也因此曾被人评价为“汽车狂人”、“汽车疯子”。他的偏执与疯狂,虽让吉利得到市场关注,也曾令他一度引起争议。

在最初进入汽车行业时,李书福曾说过“汽车不过是四个轮子加两个沙发”。2001年,福特和通用还在风光之时,李书福就预言他们终会破产。2018年,李书福又对造车新势力开怼,直言“互联网造车就是一天到晚瞎忽悠老百姓,造车主要为了在资本市场圈钱。”

吉利研发部一位人员告诉中车网,他们眼中的李书福是个有闯劲,有草莽精神的企业家。更重要的是,他对成就自身事业、造车本身有信仰。这与时下部分新兴企业老板不同,后者经营企业更多为上市圈钱套现。

吉利早期厂房

二度“先斩后奏” 挤入未被开放行业

除对市场趋势较敏锐外,李书福得到另一个赞誉便是勇于博取,敢为人先。在国内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过程中,李书福有过两度未经批准,生产彼时受到高度管控的产品。

1984年,李书福和几个朋友合伙办了黄岩县石曲冰箱配件厂,担任厂长,生产名为“北极花”的电冰箱。彼时,电冰箱还是国家统一配售商品,李书福的电冰箱厂尚属乡镇企业,并未获得有关部门批准生产。

辗转过其他行业后,1994年,李书福正式进入摩托车业。那时候李书福的业务做得风生水起,吉利摩托车销量居国内前列,出口32个国家。李书福曾自述,“吉利那时候小日子过得很安全,现金流很好,也不用贷款,摩托车供不应求。”

生性不安分的李书福不甘心只拥有家摩托车厂,铤而走险进入当时利润丰厚,同时也被政府高度保护的汽车行业。1994年,李书福在浙江临海征了上百亩地,打着摩托车幌子,偷偷造起汽车。这一次,李书福复制了当年生产电冰箱的作风,得到轿车生产资质前,就已经在1998年时下线“豪情”轿车。

豪情的外形颇为山寨,前脸像奔驰,车身和底盘像夏利。当时的吉利未获准生证,还属不入流车企,其造车与国家对汽车产业的严密控制背道而驰,外界也都对吉利保持距离。李书福甚至曾对国家计委主任请求:“请国家允许民营企业家做轿车梦。请给我一次失败的机会。”

在“豪情”的下线仪式上,其邀请的上百位嘉宾几乎都未临场。

2001年,人们以为国家会因加入WTO,开放汽车市场,允许民营企业生产轿车,但到2001年9月,在国家经贸委颁布的《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中依然没有“吉利”的名字。

为此,《中国企业家》杂志还推出名为“生死李书福”的专题,详细描述了李书福彼时的艰难处境。2001年11月,吉利豪情登上汽车生产企业产品名录,吉利成为中国首家获得轿车生产资格的民营企业。

被指外形山寨的吉利豪情轿车

负债收购沃尔沃后 多方面实现升级跃迁

李书福的另一“魄力”之举,便是在吉利年销量不足50万辆时押上所有,收购亏损多年的沃尔沃。

李书福对沃尔沃心仪已久,早在 2002年,李书福就在吉利内部透露,计划把自身基础做扎实的同时,借助外部的力量,为吉利实现理想提供支持。吉利那时想要借的力便是沃尔沃。

吉利收购沃尔沃的谈判起自2009年初,那时的吉利与现今有不小差距。吉利2008年销量仅为20.4万辆,总资产只有101亿元。与吉利相比,沃尔沃有约56万辆整车的生产能力,1家发动机公司及3家零部件公司,在全球有2325个销售网点,俨然庞然大物。

由于双方体量的差距,吉利对沃尔沃的收购,也被认为属“蛇吞象”。为了凑齐18亿美元的收购款,李书福向外融资超过60亿元。

彼时的沃尔沃虽因亏损被外界视为烫手山芋,对于双方可喜的是,在被吉利收购后,两公司都实现良性发展。被吉利收购之一年后,沃尔沃扭亏为盈,此后年均销量都在增长。2010年至2018年,吉利年销量实现年均近20%的增速。

人们之所以称赞李书福主张收购沃尔沃,此后的吉利可谓实现惊险一跃,在供应链、管理、技术上均得到提升。某位汽车分析师告诉中车网:“过去吉利的供应体系并不突出,收购沃尔沃后,按照两方协议,部分沃尔沃供应商可直接向吉利供货,零部件质量升级,使得吉利整体产品质量提升。”

收购沃尔沃,也让吉利的管理更贴近国际大型车企。过去国内主机厂在整车开发过程中,由于经验不足,耗时长、效率低。吉利与沃尔沃合作后,借鉴了沃尔沃的开发流程,降低开发成本,提高了效率。

“在收购沃尔沃前,产品开发管理一直是国内主机厂的弱势。造汽车和制作软件一样,要不断迭代,需要有一整套管理系统做内容留存,将前几次出现的纰漏记录保存,从而在后续的产品开发中避免同样错误。”前述汽车分析师说。

在技术领域,沃尔沃对吉利亦提供过支持,以博越品牌为例,其动力总成、安全技术、外观设计、生产流程等环节都得到了来自沃尔沃的资源补缺。

前述汽车界内部人士对中车网表示:“吉利在收购沃尔沃后,公司组织管理、车型技术、正向设计研发方面,与过去相比,均有较大幅度提升。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出,李书福领导的吉利是家擅于学习的企业,不仅如此,他们还能将所学大幅度转化,推动企业的发展。这背后首选归功于李书福本人的魄力,其次是他所执掌的吉利执行力。

吉利“娶到”北欧公主——沃尔沃

并购不断多方借力 以资本推动企业扩张

李书福“借力”的企业不止沃尔沃。自2008年起,吉利先后收购伦敦出租车公司、澳大利亚变速箱公司DSI、沃尔沃汽车、马来西亚宝腾汽车、路特斯汽车、美国太力飞行汽车公司。

2018年,吉利收购戴姆勒9.69%股份,成其第一大股东。当年,吉利还与戴姆勒合资组建出行公司。

吉利上述部分收购已见成效。今年前10月,宝腾汽车累计销量达到7.98万辆,同比增长46%,位居马来西亚汽车市场亚军。其中马来西亚版博越——宝腾X70,今年前10月共卖出2.4万辆,多次成为马来西亚月度SUV销冠。

对此,上述汽车分析师对中车网表示,对全球范围内的新兴车企来说,想靠产品去占领国内市场相对困难,对于吉利这样的企业,若像丰田式靠产品占据海外市场,可能要花费半个世纪。他猜测李书福也是考虑到丰田式路径过程太漫长,所以通过收购的方式直接进入海外市场。

“车企只有上规模才会出效益,仅靠国内的市场容量,吉利很难成为家年销超过300万的车企,只能去开拓海外市场”,他强调。

并购为吉利带来的正向变化,使其形成新的能力圈。现如今,吉利在全球共有2万名研发人员,在伦敦、瑞典哥德堡、德国劳恩海姆均设有研发造型重心,仅国内上海造型重心就有300名人员。今年前11月,吉利销量达到122万量,居于自主品牌第一位。

前述汽车界内部人士告诉中车网:“李书福明白,和奔驰、宝马这些历史上百年的车企比,吉利的底子太薄,还属于国际龙头的小弟。所以,他多次目标明确的收购全球知名车企,想通过寻求资本的帮助实现企业的快速扩张。如果亦步亦趋走奔驰走过的老路,会发展的很慢。”

吉利旗下各品牌

发展途中不断舍弃 “狂人”亦有审慎面

曾经踏入多个产业的李书福,并非每一次都取得成功,在攻克汽车准生证、收购沃尔沃等难题时,李书福也在不断舍弃。

1992年前后,海南房地产风潮正热,李书福带着数千万元资金在海南创业,最终结果却是投入的资金血本无归,李书福之后曾对此总结,通过海南投资房地产,得到宝贵教训——“我只能做实业”。

李书福另一高调涉足,却再未进入的便是足球业。2001年3月,吉利集团与广州足协签定合同,出资1000万元,成立广州吉利足球队。当时,李书福还计划投资2000万元,让足球队完成冲上甲A的目标,并扬言要“经营广州足球30年”。然而,在当年甲B联赛中,广州队仅拿到第四名。2001年10月4日,大为不满的李书福宣布退出中国足坛。

2001年9月至2002年1月,李书福掀起的“足坛揭黑”运动,抨击裁判黑哨,将中国足协告上法庭。轰轰烈烈的“揭黑”运动,也让吉利受到市场关注,当年销售3万辆,实现盈亏平衡。尽管过程糟心,结果“吉利”,此后的李书福再未进入足球业。

财经作者吴晓波曾公开评价,当李书福把所有鸡蛋都放在“造汽车”这个篮子里的时候,他就不再是普通的生意人,是在学习做一个企业家了。

受挫之后便谨慎待之,甚至全面放弃,亦是李书福的另一面。李书福尚未大举冒进,还在审时度势的也包括新能源汽车。汽车资讯公司So Car创始人张晓亮认为,吉利对新能源的布局和丰田类似,属不冒进且较谨慎的状态。

目前,吉利共有几何汽车、帝豪PHEV、帝豪EV 500等5款新能源汽车,虽为自主龙头,在新能源车型数量及销量方面,吉利远不及比亚迪和北汽。

在前述吉利研发部门人员看来,李书福在面对国内车企纷纷表态,将不再生产传统燃油车,全面转型为新能源汽车生产时,能够保持冷静,“沉得住气”。

“新能源汽车已连续4月销量下滑,国家对于新能源汽车会逐渐退坡,新能源汽车目前在电池等技术上很难突破,短期还难看到前景。我想这也是李书福对造车新势力不看好、有微词的原因”,他说。

曾被视作“偏执狂”、“疯子”的李书福,并非只知进不知退,对未知、挫折毫无畏惧。在新介入领域失败后及时回头,对看不清方向的新趋向审慎处之,亦是“狂人”李书福的另一面。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