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少杰的造“星”梦:直播行业下半场,斗鱼输在哪?

原标题:陈少杰的造“星”梦:直播行业下半场,斗鱼输在哪?

近期,斗鱼发布了2019年三季报。

财报显示,斗鱼第三季度营收为18.59亿元,同比增长81.3%;净利润为-1.65亿元,上年同期为- 2.205 亿元;
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为7220 万元(约合 1010 万美元),而上年同期净亏损2.142 亿元;
其中付费用户总数达到700万,同比增长66.0%,平均MAU达到1.64亿,同比增长14.7%。

这是在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斗鱼连续第三个季度盈利,财报中斗鱼将原因归结于平台升级了用户与主播的互动,以及提升主播管理系统等。

与此同时,斗鱼给出了下个季度的指引,预计2019年第四季度的总净收入在人民币19.60亿元至人民币20.30亿元之间,预计同比增长68.9%至75.0%。

国内直播平台经过几轮洗牌,包括熊猫直播在内的多家平台先后退出市场,斗鱼凭借在移动电竞方面的率先布局,目前与虎牙分居行业前二。

在相同的业务模式以及市场环境下,平台内容的版权以及主播成为决定企业在直播行业下半场胜败的关键。

12月3日,Score赛高爆料B站以8亿元成功拍得未来三年中国地区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的独家直播版权,大手笔击败了参与竞拍的企业,其中就包括斗鱼。

错失最火电竞赛事的直播版权,这对虎牙和斗鱼的流量而言是个不小的冲击。而除了版权,对于主播打造的方式是否存在弊端,才是斗鱼首先需要思考的问题。

01

体量相当,成本决定利润空间

斗鱼和虎牙的盈利模式几乎一致:占比九成左右的收入都来自于用户在观看直播过程中的打赏。

数据显示,斗鱼和虎牙2019年第三季度的总营收分别为18.59亿元、22.65亿元。虽然斗鱼的平均MAU以及付费用户都大于虎牙,但是调整后净利润以及净利润率反而不及虎牙。从历史来看,斗鱼从2019年一季度开始盈利,而虎牙则是自2018年就开始盈利。

在二者营收规模大致相当的前提下,之所以会存在净利润率的差异,核心在于二者对于成本的控制不同。

数据来源:斗鱼、虎牙三季度财报

斗鱼的成本主要由共享费用和内容成本以及带宽成本组成,其中带宽成本主要是基于提高视频质量和用户体验方面的投入,三季度在总成本中占比只有9.79%,因此共享费用和内容方面的支出对斗鱼的成本影响最大。

具体来看,斗鱼三季度在共享费用和内容成本方面支出13.04亿元,占比总收入70.15%;而虎牙则是支出15.09亿元,占比总收入66.62%。

斗鱼的共享费用和内容成本在营收中的占比要大于虎牙,主要原因是斗鱼对于主播打造的方式和虎牙存在明显区别。

根据官网首页,斗鱼多通常会向用户推荐主播历史的精彩赛事,从模式上更倾向于打造“星级”主播;而虎牙则更多是按客户喜好推荐赛事,模式上更倾向于“去中心化”。

以11月26日为例,斗鱼直播礼物收入中排名前五的主播总计收入58.4万元,而排名第一的“长沙乡村敢死队”收入37.5万元,单个主播收入占比高达64.21%;

同期虎牙直播排名前五的主播总计收入为58.8万元,而其中排名前三的大致相差2万元左右,三个主播合计占比才达72.96%。

数据来源:小葫芦官网

换句话说,虎牙三个主播的收入才相当于斗鱼一个主播的收入,而从对平台收入贡献多少的角度,斗鱼对主播所支付的薪水上自然也会集中在少数的“星级”主播身上。

在不考虑版权费差异的前提下,主播薪酬的高低就决定了斗鱼相关成本的多少。

02

造“星”难,留“星”更难

目前直播平台主播的来源路径主要有两条:自身平台培养、转会招募

而平台在主播身上的支出主要分为前期的签约费以及后期的分成,但对于收入分成的比例行业之间也存在一定差异,比如斗鱼、虎牙等主流平台与主播通常是采用6:4的分成方式,而花椒直播则为 3:7。

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了快速提高流量,直播平台通常会抬升“星级”主播的签约费,从其他平台挖取,而主播也可以凭借这种方式间接提高身价。

但正是这种方式,造成了斗鱼的成本和风险要大于虎牙。

成本方面,斗鱼打造“星级”主播的商业模式,会造成自身和主播签约时溢价能力的减弱,这也是斗鱼在共享费用和内容成本支出较高的原因。

根据头榜网所公布的直播榜单,斗鱼11月份总计拥有32.6万名活跃主播,平均收入2377.25元,合计就是7.75亿元;同期虎牙总计拥有50.35万活跃主播,平均收入1269.61元,合计6.39亿元。

换言之,在945与946大致一样的平台影响力下,斗鱼11月份对于活跃主播收入的支出可能超过虎牙多达1.36亿元。

数据来源:头榜网

而且这样的模式也会对斗鱼的流量造成影响,一方面斗鱼希望打造出“星级”主播提高流量,但是真的造星成功,主播拥有更大的市场空间,平台对于主播的控制力反而会减弱。如果不能提供令“星级”主播满意的合同,主播跳槽其他平台,反而会造成对斗鱼流量的争夺。

比如“青蛙”、“包子”、“久哥哥”、“神超”等游戏头部主播以及RNG俱乐部《英雄联盟》的全队大都因为合同原因,2019年从斗鱼跳槽到了虎牙。

9月,曾经斗鱼《王者荣耀》的明星主播“张大仙”也在虎牙开播,并迅速成为了虎牙流量头牌之一,截至11月27日其在虎牙上的粉丝数已高达989.5万人。

风险方面,相比于其他平台,斗鱼的“星级”主播出走或者终止签约,对斗鱼的营收造成的影响也会大于其他平台。

以2018年Q4为例,斗鱼超头部主播(Top100)收入贡献占比达 36.7%,而同期虎牙和YY则分别为25.62%、24.86%,如果在相同主播出走或者终止签约的前提下,斗鱼的收入受到的影响自然会比虎牙和YY大。

比如2019年10月8日,冯提莫在微博上宣布和斗鱼的直播合约已经圆满到期,直至目前暂未宣布平台签约信息。

按照小葫芦网的统计数据,昔日“斗鱼一姐”冯提莫单是8月份的付费礼物收入就高达188.7万元,以此估算其每季度对于斗鱼的流水贡献将超过500万元,如果这样的流水缺失,必然会对斗鱼四季度的营收造成一定影响。

斗鱼曹昊在回答分析师时称:“一些头部主播有时候会要求支付高额的签约费用,我们会综合考虑,当主播收益并不能覆盖主播签约价格时,就会出现不续约的情况。” 据悉,冯提莫要求的签约价格每年高达五千万元,综合计算超过“张大仙”、“PDD”、“骚男”、“miss”等头部主播,因此双方未达成一致。

此前,行业传闻腾讯未来有可能会推动斗鱼和虎牙的合并,到时候直播平台对于主播转会招募会进一步规范,成本费用将向着版权费用方向倾斜。但在这一切猜想未实现之前,从已知的主播培养方式来看,斗鱼利润的想象空间在行业的下半场的确可能“慢”半拍。

严肃财经联系斗鱼相关负责人提出采访申请并发送采访提纲,截止发稿并未获得斗鱼回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