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博士班的“最后一课”:做大写的“北大人”

原标题:北大博士班的“最后一课”:做大写的“北大人”

题记

这是最后一课。

北大国发院2015级DPS金融管理博士班的最后一课。

2017年12月17日。

来自美国福坦莫大学、北大国发院的金融学、经济学、管理学多名教授济济一堂,共同为25名博士生指点未来的论文写作和“后博士”生涯。

刘国恩:独立思想 健美身材

从左至右依次为:黄卓副教授、刘国恩教授、马京晶助理教授、张冬贵同学(DPS15级)

作为北大国发院的学术主任、长江学者,刘国恩教授说起话来掷地有声。他说,既然大家是来北大学习博士项目,在修习完课程之后,仍要在论文研究和以后的工作中践行陈寅恪先生提出的“独立之思想 自由之精神”;他说,“DPS博士有责任去彰显这一精神,因为不仅学校里需要北大精神,我们整个中国社会都需要这种精神,希望北大能在你们身上留下价值的烙印”。

内外兼修,是北大精神、完全人格所倡导的,更是刘老师一直践行的——他充满思想的头脑下面是令人羡慕的健美身材。坚持健身的背后,是刘国恩老师作为大健康、卫生经济学家对健康的深刻认识;他告诉博士生,“肥胖会带来很多问题。BMI指数过高和过低,都会导致死亡率和发病率的上升”。虽然结课后论文任务繁重,他还是勉励同学们坚持锻炼身体,把自己的身体质量指数控制在理想的范围,提高生命的质量。

张晓波:发挥比较优势 切忌“千人一面”

国家“千人计划”讲座教授张晓波,曾经为博士班同学介绍过中国产业集群的发展规律,更把论文写作方法“手把手”地教给在论文写作上还略显生涩的同学们。最后一课,张晓波仍不忘把自己对于论文写作的“秘笈”传授给大家。

“很多人认为经济学的论文一定要有个回归,有个模型;其实不然。我们看经济学说史上很多大家如亚当·斯密、马歇尔,并没有模型和统计,但仍然有著作在传世,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同学们都在各自的行业积累了多年经验,只要发挥各自的优势,把自己所在行业的发展规律梳理清楚,就能成为一个很好的案例;每个论点,只要做到有强有力的论据来支撑就可以”。

黄卓:One Page A Day (一天一页纸)

黄卓副教授是所有论文导师中比较年轻的一位,但他在金融学的研究领域早已驰骋多年。今天博士生即将面临的“赴汤蹈火”,他在自己的斯坦福博士生涯里早就经历过了。对于写论文,他又有什么锦囊妙计呢?

但见他掐指一算,“同学们还有两年的时间可以做论文,也就是用一百周的时间写上大概一百页的博士论文。那么,只要一天一页就可以了!”“博士论文一般要修改上六七遍,但是只要One page a day,you will have a dissertation finished.”风趣幽默的黄老师,似乎让写论文这件事“举重若轻”。可是,仔细想想,每天写一页,坚持天天写,容易吗?

杨壮:向“战火硝烟中的女博士”学习

杨壮教授与DPS15级同学在跨文化领导力论坛上的合影(左四为张捷同学)

北大国发院管理学教授杨壮是第一届博士生的班主任。最后一课上,张捷同学奔赴战火纷飞的前线开展进行心理咨询的事迹令杨老师难以忘怀。

“南苏丹、伊朗这些都是非常危险的地方,张捷同学在工作之余还拿出调查问卷,把博士论文与自己的工作结合起来,论文就不再是负担,而是真正的使命和乐趣!”杨老师号召同学们向张捷学习,让论文写作与自己的工作结合起来,成为愉悦的过程,而不是痛苦的人生经历。

颜安:教学相长,你们也教会了我们

颜安教授(左三)与DPS15级同学在纽约

来自美国福坦莫大学的颜安教授也陪伴了博士生们整整两年。从博士班开学到两次为期一个月的纽约游学课程,再到时常飞到北京的论文指导,作为美方副院长,颜安教授对项目倾注了大量心血。最后一课上,他不无感慨地回忆道,“我们这里的老师和同学,是师生,更是亲密的合作伙伴关系;在项目创办初期,是同学们不断为我们提出有价值的建议,张冬贵同学甚至每两个月给我写一条长长的微信,帮助我们一点一点改进。

正是教育者与受教育者之间良好的互动、真诚而切实的课程设计、课程质量改进与提升,成就了北大国发院DPS项目连续三年入学资格“一票难求”的局面。

做大写的“北大人”

最后一课,同学们似乎也有千言万语要向老师、向彼此诉说。那是来自马来西亚的、五十九岁外企高管张冬贵对“峥嵘岁月稠”的留恋,那是班长王海山带领同学们共渡难关、共唱《鸿雁》的美好往昔,那是同学们之间讲述不完的动人故事、争论不休的逻辑定理。

DPS15级同学于2016年夏天访问了美国纽黑文大学法医学科学研究所,并与李昌钰博士合影

DPS项目主任张宇伟最后寄语同学们说:在北大国发院,林毅夫老师、周其仁老师是这里每个人学术上的指路明灯。北大,正如副校长王博所言,担负着为中国“找北”的历史使命;同时,有容乃大,北大的包容精神、自由思想更是宝贵的精神遗产。北大的所有老师惟愿同学们成为大写的“北大人”。

两年来,宇伟老师也见证了同学们的成长,一切正在向DPS博士项目的培养目标靠近:短期要获得博士学位,中期要培养终身学习的习惯(life-long learning),长期则要拥有完整人格(whole person)。

一纸纸博士生导师聘书为这“最后一课”画上了圆满的句号,也开启了同学们的论文之旅。

马京晶助理教授为DPS15级同学上最后一门课《如何作学术研究》

依依惜别中,“最后一课的铃声响了”,下课了。

这铃声又何尝不是新征程的号角,呼唤着壮年的勇士们征服下一个人生巅峰!

(撰稿 张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