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司理理供出主谋,信息指向同一人,范闲却想保他

原标题:《庆余年》司理理供出主谋,信息指向同一人,范闲却想保他

文/九天揽娱君

本文由【九天揽娱君】原创首发,欢迎关注,抄袭追责。

由张若昀、陈道明、吴刚、李沁联袂主演的《庆余年》正在热播,自滕梓荆下线之后,整部剧便进入了紧张的悬疑环节,张若昀饰演的范闲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热血青年,他视滕梓荆为兄弟,滕梓荆视他为家人。

滕梓荆的忠和义不仅捂暖了范闲的心,也捂热了观众的心,滕梓荆下线当晚,关于“滕梓荆下线”的词条便上了热搜,这对于饰演滕梓荆的王阳来说是一种肯定和赞赏。

在案发后,司理理被各路人士追捕,她牵涉其中无法脱身,在范闲的威逼利诱下司理理供出了幕后主使,当所有信息都指向同一人的时候,范闲却想保他,难道滕梓荆的仇就不报了吗?

从范闲进京开始,他便遭遇暗杀,因为他的存在影响到了别人的利益,这两个人分别是长公主和太子,庆帝想将长公主的女儿许配给范闲,如果两人一旦成亲,太子一方的内库大权便要交出去。

如果这个人仅仅是太子,范闲断然不会在司理理供出主谋之后神情大变,范闲的反应足以说明这个人的身份特殊,而且是在他意料之外的人。尤其是司理理在范闲离开之前反问了一句:“难道大人是想保他?”

范闲并未回复,而是让司理理不要将他们二人的谈话告知旁人,这种反常的表现让人感到意外,同时也给出了一个信息,滕梓荆案的主谋并不是范闲想要伤害的人。

所以,太子首先被排除了,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是太子做的,因为他是整件事情背后的获益者,但如果是他做的,未免也太过明显了。再者,如果是太子,范闲不会这么意外,也不会想要保他,太子的嫌疑也就被洗清了。

太子的嫌疑被排除,二皇子就更加没有可能了,况且事发之前二皇子在极力拉近范闲,他没理由这么做,更谈不上嫁祸给太子,庆帝是个明白人,不会让自己儿子干这么糊涂的事。

太子和二皇子的嫌疑都被排除了,还有一个人的嫌疑也很大,这个人就是林婉儿的母亲长公主,长公主从一开始便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范闲,从中阻拦费尽心机,她有动机也有理由,如果真的是她,范闲看在婉儿的份上也会保她。

但换个角度分析,长公主是何等身份,即便出手杀范闲,庆帝和太后也会站在她这一边,最多失势,还记得司理理反问范闲的那一句话吗?很明显,长公主是不需要范闲来保的,至少在目前看来,范闲还没有这个能力。

所以,滕梓荆案的主谋另有其人,而这个人既要有动机又要有能力,除了以上三位身份尊贵的人之外,还有一个人的嫌疑也很大,这个人就是林婉儿的哥哥林珙。

林珙作为宰相之子,他有能力去策划这一场谋杀,而且林珙对范闲偏见颇深,他不愿意林婉儿嫁给这样一个人,多次从中阻挠。

如果这个人是林珙,一旦事情败露,他的结局还真不好说,所以司理理问范闲是不是要保他的时候,范闲并未回复,林珙是林婉儿的家人,范闲如果想娶林婉儿,他势必得顾及对方身份。

难道滕梓荆的仇就不报了?以范闲的性格,未必会放下,只是苦了林婉儿,一边是爱人,一边是亲人,不能选择又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互相伤害。

在现实生活中,如果自己给别人造成了误会,让人产生了偏见,应该及时解释清楚,不然总有一天会遭遇范闲的处境,范闲的两难是他自己造成的。

以一个现代人的思维方式和行事作风,他确实没有考虑到林婉儿的名声和清誉,林珙恰好又是一个宠妹狂魔,他不想让林婉儿嫁给范闲也在情理之中,如果要用一句现代网络词来形容范闲,应该是不作就不会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