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政策放开,会不会带来白酒产能大爆发?

原标题:产业政策放开,会不会带来白酒产能大爆发?

2019年,两项白酒产业政策再次“靴子落定”,引发行业极大的关注度。

首先,白酒产业被国家取消“限制性”。11月6日,国家发改委官网公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显示,“白酒生产线”从“限制类”条目中删除,一解困扰行业14年发展的“紧箍咒”。

其次,白酒消费税明确“不增加、不后移”。12月3日,财政部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税法(征求意见稿)》显示,白酒依然在生产(进口)环节征税,并且维持原有税率不变。有鉴于此前白酒消费税“征收环节后移”的传闻满天飞,此举无疑打破了行业对白酒增加税负的担忧。

解除“限制类”,白酒行业迎来了产业政策放开,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再叠加“消费税不后移、不增加”的影响。这双重的利好,无疑将给行业带来正向性变化。

会不会带来产能新一波的大爆发?

“限制”解除凸显产业发展需求

2005年,国家发改委公布《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05年本)》,首次把“白酒生产线”列入“限制类”目录。自此,白酒产业被“禁止新建扩建和需要督促改造的生产能力、工艺技术、装备及产品”。

十几年来,白酒行业果然未能上马任何一条新生产线,生产准入制度对产业规模产生了明显的限制。白酒生产企业在项目立项、土地供给、技改扩能、许可证办理、环境评价、税收、贷款等多方面也受到严格限制。不过,另一方面,这也对产业集中度提升、生产装备提高、技术革新升级、企业精细化管理等形成利好。

延续14年的“限制性”政策,一朝被“解除”,中国酒业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宋书玉12月9日在泸州的高峰论坛上表示,产业政策的调整,顺应了中国白酒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白酒产业高质量发展的需求,还原了白酒是一个充分市场化、充满竞争、理性发展、不断提升品质满足消费者对美好生活追求的产业。

之前,受限于白酒限制政策的影响,酒类产业无法贯彻市场公平竞争和自然淘汰机制,成为健康持续发展的最大瓶颈。具体体现为酒类产品生产准入标准难以提高,白酒优质产区的优势难以发挥,落后产能无法及时淘汰,优势产能和优质资源难以发挥。

时至今日,我国经济水平、消费水平、市场结构、人口结构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宋书玉认为,此时产业政策放开,不再以行政手段直接干预白酒行业的经济运行,显示了政府管理职能的睿智和自信,标志着白酒产业全面步入市场经济阶段,意味着将会构建白酒产业新的生态体系。

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白酒名酒企业呈现出高速发展,量价齐升,效益提升。2017年,白酒产业利润进入千亿时代,2018年持续增长。今年1-10月份,白酒产业已经1122亿元,白酒行业排名前50位的企业,占据了产业利润的90%以上。

宋书玉说,产业政策的放开,对白酒高质量发展的指导作用愈加凸显,有助于推动酒业建立良性竞争市场化机制,实现由规模发展向特色、品质效益的高质量发展转变,缓解产业总量过剩与个性化不足之间的矛盾。

政策利好不会导致产能大爆发

白酒产业政策放开不到一个月后,有关白酒消费税的调整政策也尘埃落定。对比此前“白酒消费税后移至批零环节增加税负”的传闻,财政部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税法(征求意见稿)》,一锤定音

白酒消费税“税率不变、征收环节不后移”,让白酒行业吃下一颗“定心丸”。

27天内,两大利好产业政策先后“靴子落地”,对白酒行业无疑传递出了积极乐观的信号。然而,一个疑问来了:产业政策的放开,会不会导致全国酒厂遍地开花?

对此,宋书玉在峰会上明确称“肯定不会”,因为随着消费升级趋势和品牌意识的崛起,消费者对于精神文化层面的需求、对身心健康的要求、对品质安全的需求都与日俱增,更青睐有品牌、品质保证的产品。

“在行业集中度提高,挤压式增长的发展趋势下,产业政策的放开将进一步加剧酒企之间的竞争,白酒市场的优化资源配置功能进一步体现出来,强者恒强,部分落后企业必将淘汰,必然促使行业企业更加理性决策,更加认真考虑是否扩大规模、是否异地发展,客观上使酒类市场恶性竞争得到有效控制,为净化酒类市场秩序奠定了良性基础。”宋书玉说。

近年来,我国白酒产业仍在持续向前发展,但从规模以上白酒企业的数量变化上,不难看出竞争的加剧。2017年,纳入到国家统计局范畴的规模以上白酒企业1593家。到2018年底,规模以上的白酒企业的数量减少到1445元。今年1-10月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的数量又变为1176家,其中亏损企业145家。中国酒业协会预测到2019年底,规模以上白酒企业数量,会在1000家左右。

宋书玉提到,白酒生产的准入门槛在随之提升,这将对酒类行业生产技术、质量安全、标准化体系、诚信体系、溯源体系等各方面提出更高、更严格的标准要求,有力推动酒业落后产能淘汰机制,促进酒业的产业升级和结构调整。

“不是取消底线,而是把选择权交给了市场,交给了消费者,建立白酒产业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政策底线的取消,意味着市场自我淘汰机制和底线的建立。”宋书玉认为。

伴随着白酒产业限制政策的取消,一场涉及新产业、新业态、新思想观念、新生产方式、新商业模式等诸多方面深刻的革命性变革也将到来。如果说,以前的白酒企业是在有限的范围中竞争,而现在是放到了无限的大市场中自我求生存、求发展、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的竞争一定是更加激烈的。因为,市场的底线绝不会是单个规模条件,肯定是多个复合条件构成的。因此,与其说是放开,不如说是提得更高、变得更严。”宋书玉提到,未来白酒产业充分的市场竞争,会逐步呈现出高门槛准入,无门槛退出,理性投资的常态。

2019年1-9月,全国规模以上白酒企业累计产量达到574.8万千升,同比下降1.8%。可以看到,截止目前为止,白酒产业的整体产能呈现出了负增长,这是行业的首次。与此同时,优势产区和名酒企业产业销售收入、利税合计仍然保持了较高的增长。五粮液集团和茅台集团全年向1000亿营业收入发起冲刺。

“限制政策的取消,将继续扩大优势产区和名酒企业的发展成效。从整个产业来看,该政策变化将对优质白酒资源更加利好,名酒产区、美酒产区会迎来更好的发展机会。”宋书玉说。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