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版朱为民“片桐推杆”,回顾日航JAL350航班2.9东京湾坠机事件

原标题:日版朱为民“片桐推杆”,回顾日航JAL350航班2.9东京湾坠机事件

让精神分裂患者驾驶飞机,死都没地方伸冤去。

日本航空公司标志

1982年2月9日,日本福冈机场,一架隶属于日本航空公司的道格拉斯DC-8-61型客机(注册编号JA8601,1967年5月25日出厂后交付给美国东方航空公司,注册号N8775,1978年买给日本航空公司,至事发时机龄15年,总飞行时长36955小时)正在做起飞前的准备工作,该机将要执飞的是从福冈机场飞往东京羽田国际机场的JAL350航班,机上一共有3名机组成员,5名乘务组成员和166名乘客。

日航JA8061号DC-8-61型客机生前遗照

执飞JAL350航班的机长为时年35岁的片桐清二,1969年加入日航(加入日航之前毕业于日本航空大学,在考入日本航空大学之前曾经是冈山大学数学系大二学生,中途辍学重新参加“高考”考入航空大学),年资13年,总驾驶时长5698小时,其中有4353小时是在驾驶DC8上度过的。

副驾驶为时年33岁的石川幸史,1972年加入日航,年资10年,1981年改飞DC8型客机,总飞行时长3391小时,在DC8上只飞了186.5小时。

飞航工程师为时年43岁的小崎善章,1957年加入日航,年资25年,总值机时长6560.5小时,在DC8上值机了3564.5小时。

7时30分,JAL350航班完成登机程序请求滑行,根据机组的分工,在滑行和起飞阶段由机长片桐清二操纵飞机,副驾驶石川幸史负责控制油门和与地面的无线电联络,飞航工程师小崎善章则负责监视各种仪表数据。

“这里是日航350,请求滑行。”

“日航350,可以滑行,请滑行至16号跑道。”

“滑行至16号跑道,日航350明白。”

7时34分,JAL350航班缓缓滑行到了16号跑道起始点。

“这里是日航350,我们已经抵达16号跑道,请求起飞。”

“日航350,允许你们起飞,一路平安。”

7时35分,JAL350航班顺利的从福冈机场16号跑道起飞,按计划,他们将在1小时后抵达东京羽田国际机场。

本厂长绘制的日本航空JA8061号DC-8-61型客机二视图

一路上飞行平安无事,8时35分,JAL350航班抵达东京湾上空,距离羽田机场还有20公里的距离,此时机组已经开始执行进近程序,高度从29000英尺(约8840米)的巡航高度下降到了3000英尺(约915米)的进近高度。

“这里是日航350,呼叫东京管制,请求允许进近。”

“东京管制收到,日航350可以进近。将移交给东京塔台。”

“东京塔台收到日航350进近请求,保持进近,允许在33R跑道降落。”

“降落在33R跑道,日航350明白。”

结束通话后机长下令:

“襟翼25°,放起落架。”

“襟翼25°确认,起落架放下确认。”

8时41分,副驾驶报告:“高度1000英尺(约305米)。”

“襟翼放至50°。”机长再次下令。

“襟翼50°确认。”

“日航350,请下降至900英尺,现在机场风速20节,风向360。”

“日航350收到。”

本厂长绘制的日本航空JA8061号DC-8-61型客机细节1

本厂长绘制的日本航空JA8061号DC-8-61型客机细节2

本厂长绘制的日本航空JA8061号DC-8-61型客机细节3

本厂长绘制的日本航空JA8061号DC-8-61型客机细节4

但随后JAL350航班在片桐清二的操作下并没有只下降到900英尺,而是一下子就降到了500英尺(约152米)。

8时43分25秒,副驾驶发现不对,提醒机长:“到500英尺了。”但机长片桐清二没搭理他,更没有按照日航规定进行“稳定”呼叫。

见机长没反应,再次提醒:“高度500英尺,空速140节。”机长依旧没有反应,而是继续操纵飞机下降高度。

8时43分50秒,JAL350航班的高度下降至300英尺,空速降至133节,正逐步逼近规定的下滑道高度。

副驾驶急了:“快要到决断高度了机长!”但片桐清二依旧充耳不闻,我行我素。

8时43分56秒,飞航工程师发出警告:“200英尺!已经达到决断高度了!”话音刚落,无线电高度表响起了高度过低的警报声。

8时43分59秒,“空速130节,高度164英尺!”

8时44分01秒,机长片桐清二突然断开了自动驾驶仪,并启动了飞机内侧的两台引擎(左侧的二号引擎和右侧的三号引擎)的反推装置,同时把操纵杆猛然向前一推,机头瞬间就向下一压,往海面冲去。

大吃一惊的副驾驶石川幸史惊呼:“你怎么了,机长?!!”

飞航工程师小崎善章大喊:“功率太低啦!”

而机长片桐清二说出了令驾驶舱内其余二人毛骨悚然的话语:“杀死他,我要把他消灭掉!”

“快住手,机长!你在干什么?!让我来操作,机长!”副驾驶石川幸史情急之下不顾日航长年以来“长幼尊卑”的企业文化,试图夺取飞机的控制权,拼命向内拉杆。此时JAL350航班的驾驶舱就好比左边坐着个朱为民(新加坡胜安航空185航班的机长),右边坐着个塞德里克·博南(法国航空447航班副驾驶),左边的推杆,右边的拉杆。只留下懵逼的飞航工程师小崎善章还在惊呼:“发生什么事了?!!”

此时驾驶舱内响起了近地警报声,最后响起的是“PULL UP”声。

虽然副驾驶石川幸史拼命的往后拉杆,勉强将机头拉起,但因为机长片桐清二死死地霸着二号和三号引擎的反推手柄,因此JAL350航班最终还是失速于8时44分20秒坠入了距离羽田机场33R跑道仅仅300米远的东京湾。

JAL350航班的残骸,旁边就是羽田机场33R跑道的引进灯柱

但由于副驾驶在最后一刻拼尽全力的拉起了机头,让JAL350航班的机尾先触及海面,大大的减小了飞机撞击海面的冲击力,虽然机身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断成了两截,但全机174名机组/乘务组和乘客中仅有24名乘客遇难。150名幸存者中有149人不同程度受伤,部分人员伤势严重。

飞机折断的过程很特别,折断处在机头前部头等舱的位置,折断后机头部位减速,而机身后部分依然依靠惯性高速前进,后部的机身逐渐“吞噬”了机头,或者说,机头“缩”进了后部机身,遇难的乘客和受重伤的乘客大部分都集中在机身断裂的区域范围。

JAL350航班坠海的瞬间,机身断裂,机头“缩”进了后机身

坠机发生后,只受了轻伤的机长片桐清二没有指挥自救和撤离,而是镇定冷静的脱掉了制服换上了毛衣冒充乘客要求救援并作为第一批被救者上了救援船只。不久后,片桐清二被东京警方以“过失杀人罪”的罪名逮捕,在检方侦讯过程中,片桐清二表现得疯疯癫癫,出具了东京某医院开具的“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和“被迫害妄想症”的症断书,并声称“苏联在日本搞破坏,为了让日本二派分割、自相残杀”,“苏联将要入侵日本,在被苏联人消灭之前,不如先杀死对方(可是JAL350航班上一个苏联人都没有)。”

海上自卫队和海上保安厅出动人员和船只救援JAL350航班的幸存者

被救援后的片桐清二机长(右)

救援人员在后部客舱内发现的JA8601号机的机头

检方认定了片桐清二的患病事实,因此撤销了对他的罪名指控,随后片桐清二被紧急送入东京都立松泽医院,1983年片桐被日本航空公司解雇,不久后住不起东京医院的他回到老家大分县继续疗养。靠日航发放的丰厚的退休金安享了晚年。法律上,他没有牢狱之灾,但在日本人眼里,他臭名远扬:至今,日本孩子会骂没有责任感的人是“自私鬼片桐”。

多年后,片桐清二的姐姐片桐千鹤子写了一本回忆JAL350航班东京湾坠机事故的回忆录《幻之滑走路》为弟弟一心求死而害了24条无辜性命表示忏悔。

片桐清二的姐姐片桐千鹤子撰写的JAL350事件回忆录封面

JA8601号机性能数据:

乘员:机组3人+载员259人(全经济舱布局)

长度:46.61米

翼展:44.42米

高度:12.92米

空重:67300千克

最大起飞重量:151500千克

最大商载:38100千克

发动机:四台JT3D-7涡轮风扇发动机,单台推力85千牛。

经济巡航飞行速度:917千米每小时

实用升限:11818米

最大航程:5400千米

载重航程:2970千米(顾氏造船厂厂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