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堡荐|美人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原标题:大堡荐|美人的标准到底是什么

随着人们审美标准的变化,对美人的定义也从来没有一成不变。而关于美人的标准,在《日本近代美人传》中这样说道:

上古史上留名的美人,都是些上流社会的女子。也有少数民间的清丽少女,会出现在诗句当中,她们笑魇如花,面庞如雪,肌肤光润,额头宽阔,总是那样神采奕奕,脸上不见丝毫忧郁,眼呈丹凤,双颊丰腴且不臃肿,鼻子大小适中而且柔软,该是何等的娴静优雅!从依照光明皇后的容貌建造的佛像,还有其他的物品当中,都能一窥当时美女的样貌,比如上野博物馆的吉祥天女像,还有出云大社的奇稻田姬像等等。

到了平安时代,人们赞美美人的容貌“如挂金灯般 绚烂”“挂金灯”是酸浆果的别称,可见当时的美女便就如酸浆果一般圆润、鲜红、艳丽。展阅古代绘卷,所绘女子形象也是骨骼较细,体态丰腴柔美,前额宽阔,双颊丰满,脸庞圆润,而脖颈则较短。在当时,长长的秀发与无尽的泪水就是女人的生命,在当时的文学作品当中,用在描写头发上的笔墨往往比描写姿容的还要多,在触物伤情的眼泪上也下了不少功夫,然而这泪水,与幕府末期自强自尊的江户女性强忍不住、夺眶而出眼泪有所不同,而是藏于帘影之下,绵绵长长,淅淅沥沥似春雨,哭得戚戚然让人心碎。

如果将平安时代的女性比作冬海棠、紫藤花的话,那么镰仓、室町时代的女性便如寒梅般芬芳,如樱花般从容。她们对生的执着,懂得无奈地放手,比起平安时代的女性虽说少了些华美圆润,却多了些寂寥与落寞的凄美。无常与无奈对于这一时期的女性来说,虽为不可或缺,但实无必要将其列为评判美人的标准之一。

“同为德川幕府时期,元禄年间美女与文化年间以后的美人又是大不相同。 此前的时代有名的美女都是上流社会的贵妇,至此,有名的美女则都是平民,这与以往形成了鲜明对比。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当时上流社会的女子,那些大名的妻女公主都形同笼中之鸟一般被关在内苑,而那些社会底层的女子,诸如洗浴女郎、妓女、甚至是道旁茶棚的斟茶倒酒的女子,由于与各色人等接触甚广,反而美貌很容易在世间传颂。

“当时美人椭圆形的脸庞上透出少许古铜色,五官端正,眼睛不能太小,眉毛浓密且自然上扬,眉间不能太局促,樱桃小口,牙齿雪白,耳廓修长且剔透,发际线要自然,不作任何修整,脖颈挺直,脑后的头发不能扎煞不齐,十指纤纤,指尖柔软,足长八文三分且拇趾上翻,胸腹较常人长,腰间没有赘肉,臀部丰满,衣装搭配得当,举止端庄得体,心性平和,精通女子必备的技艺,全身没有一个痣……——这是井原西鹤在 《好色一代女》中所描述的他理想中的美人形象。

较之西鹤所憧憬的理想中的美人像,明治时代的女性显得有些粗线条,与“全身没有一个痣”这一点大相径庭。有些画中所绘美女,甚至额上生痣,倒是颇有些西洋风范。”(内容摘自 《明治美人传》章节)

《近代美人传》是日本女性作家长谷川时雨的杰作之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长谷川时雨是一位十分罕见的女性;从社会意义上来说,她又是一位弥足珍贵的女性。 她一手创建了日本第一部女性文艺杂志“女人艺术”;创作《日本美人传》系列,将百余名日本女性的生平事迹以及思想、著作再现出来;晚年,她又组建了女性结社“辉之会”,妄图以精神的力量拯救世风日下的日本。

本书 《日本近代美人传》是从长谷川时雨所作的百余人的美人传记中,精选出5篇杰作编译而成。

01

作者简介

长谷川时雨(1879年10月1日—1941年8月22日),日本女性剧作家,小说家。长谷川时雨生于日本桥、长于日本桥,算得上是土生土长的江户人氏,父亲长谷川深造是日本首例专利权的申请律师之一,是当时东京市议会中举足轻重的人物。 1905年开始师从坪内逍遥,逐渐成为了热门作家,1923年与冈田八千代共同创建了同人杂志“女人艺术”,但时逢关东大地震,只发行了两期。 1933年创建女性结社“辉之会”。1941年8月22日因白血病去世。

02

秋惊落叶,不计其数的树叶纷纷落下。尤其到了深秋时节,便更是落叶飘零。我接下来要写的这篇小传的主人公—— 才女一叶她就好比不堪经受秋霜的打击而凋落的枯叶,令世人扼腕。明治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上午,一代才女年仅二十五岁就匆匆离世,结束了她短暂的一生。 但是,棉布纵然有百丈长也终究是棉布,蜀锦哪怕只有一寸短也稀有可贵。一叶的人生篇章虽然篇幅不长,却展现出我们哪怕多活几十年也不及分毫的可贵之处。 她历经人世的苦难、无奈和不屈灵魂的历练悟出了人世哲学——诚实地说,我敬畏一叶,佩服一叶。但是从我的本性来讲,总感觉她难以亲近。我还曾这样想过:如果在她身边的话,她一定会说一些严厉而尖刻的话语,从而刺痛我的灵魂。

毋庸置疑,一叶在世时我还没有这样的想法,当时的我过于幼稚,只觉得她很伟大。我之所以这样想,起因于明治四十五年,已故一叶的日记被公开之后。我至今还为那个对生活抱着幻想、整天做白日梦的自己感到羞愧——因为我曾几次放弃了阅读她的日记。 与其说不喜欢读,不如说是我厌恶去通读她的日记,是我脆弱的神经在作祟。她的日记中几乎没有美好与梦想,赤裸裸地展现着令人苦闷而绝望的生活。而这些使我感觉自己仿佛被人揪着心脏,心里不堪承受放弃与无奈的痛苦,所以导致我不想去读。

(——以上精选内容摘自 《樋口一叶》章节——)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