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影响力 | 联想之星王明耀:经历过周期后,对行业更有信心,也更有敬畏心

原标题:对话影响力 | 联想之星王明耀:经历过周期后,对行业更有信心,也更有敬畏心

2019年在一些机构面临新一轮募资困境时,联想之星的重要收获之一是机构开始分享carry。王明耀认为,投资需要专业能力,而自我认知也是很重要的能力之一;经历了十年周期后,他对行业更有信心,也更有敬畏心。

专访浓缩精华版VCR

Q1:接下来的2020年创业市场有怎样的预期?(03:08)

Q2:2019年取得了哪些突破性进展?(05:41)

Q3:联想之星现阶段比较确定的新的系统性的投资方向?(12:01)

结构性变化的市场孕育新机会

Q:对于2019年的创投市场,很多人感觉寒冬越深了,您的感知是怎样的?市场相比预期是更好一点还是更差一点?

王明耀:中国的创业投资市场发展到今天体量已经非常大,有巨大的存量,有大量的投资资金、投资机构和创业供给,所以并不是像大家所想的,寒冬一来整个市场就冰冻了。 其实这个市场在迎来的是结构性变化。

结构性变化的第一个特点是在投资方向上,前沿科技类、医疗类项目依旧很火;第二个特点,各行各业跑出来的第一名受欢迎,资金扎堆头部项目。投资方心态也有变化,风险意识提高了,不敢去赌不太明确的方向和项目,反而会投有明确的方向,有一定行业地位的项目,这样就形成了两极分化:头部项目拿到更多的钱,大量的项目融资困难,今年市场的结构性特点非常清晰。

从预期的角度来讲,投资创业市场其实比想象的好很多,出现了一些新的机会。比如,今年感觉到很多教育项目营收变好了,(该领域)创业融资也非常活跃;而基金募资比预想的差,国家新的资管规定出台,加上整个资本市场背后的LP极端的不平衡——民间资本匮乏,同时政府引导基金资金充裕。募资这个情况比想象的严重很多。

Q:您对接下来的2020年创业市场有怎样的预期?

王明耀:中国体量很大,有很多动能,创业投资也有很多利好因素。 比如资金供给方面,一方面明年政策很有可能好转,包括新的资管新规对银行等其他股权投资领域资金的供给;另一方面,资本市场、头部企业运营变好,资金供应也会增加,募资环境有变好的可能性。

创业机会方面,国家层面鼓励科技创新,明年又是5G投资发展的的重要年份,5G全面推开将迎来一个新的时代,新的行业应用,新技术的落地比往年都会好。尽管寒冬之下,经济能否快速回暖进入高增长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但对投资创业来说,只要有明确的机会点,都会吸引聪明的钱往这个方向投,市场本身还是值得期待的。

Q:您个人长期关注人工智能,2019年AI的各个方向,包括自动驾驶、机器人、人机结合等等中有没有不论在商业上还是技术上、称得上在业界上有突破性的进展?

王明耀:2019年AI很多方向取得了突破进展,尤其在智能领域。

比如我们投资的自动驾驶项目小马智行,他们一直在亦庄做测试,2019年取得了很大进展——在正常路况下已经实现上下班全自动驾驶。未来匹配高精地图等配套设施,自动驾驶很快会真正走进我们的生活。

在机器人领域,国外波士顿动力的人形机器人今年已经可以做体操动作了,机器人可以抵抗复杂情况、恶劣情况,它已经从警用、军用到很快进入商用阶段,市场潜力巨大。家用方面,如扫地机器人也变得更加聪明智能,已经达到甚至超出用户的预期,其销量远超其他消费类智能设备产品。

Q:联想之星在人工智能和医疗健康的布局很深入。人工智能+医疗的应用场景有哪些,在技术和商业上哪些场景是比较成熟的?

王明耀:人工智能落地医疗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场景。 最早落地是将人工智能视觉识别运用到医疗影象中。过去医生看片子完全依赖于个人主观经验,其实普通医生读片的准确率并不尽人意;那么现在通过人工智能的视觉识别可以辅助专业的经验判断,提高检测端的识别准确率。

第二是精准医疗。比如肿瘤诊断和治疗方案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结合大数据和基因数据,人工智能技术,可以寻找相应的靶点,做到精准医疗。目前燃石医学在肺癌相关领域做得很不错。

第三是机器人相关的结合,主要有手术的导航以及手术机器人。这部分应用已经非常成熟,海外有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国内也有一些已经达到类似水平的企业。

第四方面是生物技术和新药研发。新药研发通过运用机器学习人工智能算法,可以大幅提升筛选出合适靶点的效率,这部分我们也有很多的项目布局。

Q:联想之星十年前就投入了医药研发方向,为什么那时候就有信心投入这样的赛道?

王明耀:十年前的行业普遍认知是: 新药研发是风险投资和股权投资不能碰的几个方向之一,其最大特点是投入大(海外新药研发几亿美金起,堪比天文数字),周期长(十年以上),风险大(制药相当复杂,不成功概率大),这都是当时客观存在的问题。但有一点我们很明确,新药研发具有巨大的市场价值和社会价值(利国利民)。

在上述几个问题中,大家最担心的是周期,因为基金存续期八年、十年,能否退出是基金投资者最大的考量标准。而那时我们背后的LP是联想控股,对退出时间没有明确要求,这个问题就解决了。另外,我们研究国外成熟市场后发现,退出不一定等到新药上市,到临床批件、临床一期、二期阶段都有退出机会。因此最终我们的投资判断是未来若干年,中国新药研发赛道会逐渐成熟,风险相对可控。

当初正是认为有些问题不是迫切需要解决的,或者在未来可以被改善的,现在事实证明也已经发生了。资本市场变化很大,尤其是上市,中国香港可以接受临床二期上市;并购也变得活跃,产业并购退出机会逐渐清晰,加上一批优秀的医药研发人员开始回国,最近几年整个医疗投资市场都很活跃。

归根结底,投资还是概率论,最后总会有一点赌的成份。我们相信只要大方向是对的,提前投入才有可能迎来较好的增长;否则等到任何东西都明确了,大家一拥而上抢项目的时候就晚了(抢不过钱多的有资源的机构),这也是做早期投资孵化的基本定位。

Q:十年前新药研发创业情况怎样,我们有什么独特的资源抓到这样的创业项目?

王明耀:那时候最缺的是项目来源,因为新药研发资金占用量大,有经验的医药研发人员回国偏少。

当初联想之星特训班跟海外有很多接触,最早投的派格生物做糖尿病乙类新药,后来投的开拓药业Kintor做抗肿瘤新药,这在当时都是我们能接触到的非常好的海外背景项目。当时的创业状况是,优秀的新药研发的项目很少,做医疗投资的早期机构也很少,反而接触起来就比较容易。

Q:联想之星早期布局的医疗健康项目,到现在有哪些收获,下一轮的获投率大概有多少?

王明耀:目前确实进入收获期了,我们投的项目尤其是头部项目发展非常快,业务成倍增长,比如燃石医学。

从回报的角度来讲,对于联想之星来讲,下一轮获投率比较次要。2020年不出意外的话,我们会有三个医疗项目上市,这种标志性的事情可以证明医疗投资方向是成功的,这是我们最大的回报。

未来依然主看科技

Q:联想之星每五年会做战略规划,过去十年,除了TMT、医疗和人工智能,现在有没有比较确定的新的系统性的投资方向?

王明耀:今年移动互联网应用,消费领域里还是有很多项目获得大额融资;但是这种移动互联网带来的红利相对来说变的消退,机会没有那么多。对我们来讲必须寻找有新的成长要素的市场,科技会是未来五年非常明确的方向,机会非常多。

主要原因在于:

1.人工智能,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包括视觉识别、语音识别(智能音箱)、自然语音处理技术等,我们投的一个智能翻译项目,能够快速翻译日常口语甚至是一些文学作品,未来AI技术的应用空间和想象力可以不断地拓展。

2.5G通信,5G未来到底怎么用,哪些会火,这个阶段想不清楚,那就慢慢看,产业投资跟创业机会是相辅相成的,产业成熟后带来的机会越来越多。

3.新进口替代,中美关系有不确定性,但是我们国家一向鼓励自主创新,今年科创板开板,科技技术领域的新进口替代是明显趋势,科创的机会越来越大。

4.资本供应,未来基金投资需要看背后LP,现在最有实力的LP是政府引导基金,只要政府鼓励科技创新,那么科技赛道在十年八年,至少三五年内毫无疑问是明确的机会。

十年前我们初心是投科技,五年前我们明确为人工智能跟医疗健康,未来主线还是沿着信息化、智能化这一条主线找到最有价值的投资方向。

同时,我们也探索了新方向,今年花了大量时间研究出海,并且做尝试性的投资,包括实地考察海外市场,慢慢形成很多新的想法,最后可能到适当的时机才会变成实际的打法,还在不断地摸索中。

今年是我们过去五年中期规划的倒数第二年,理论上我们明年(最后一年)会制定未来五年的发展规划。

Q:联想之星内部有没有发生一些您认为比较有突破性的事,不管是具体事务,还是组织架构和投资认知上?

王明耀:联想之星经历了募、投、管、退每一个环节,走过了10年周期,整个基金进入正向循环; 2019年对我们来讲最有价值的事情是基金回报,重大的标志性事件是大家开始分享carry,很多基金都说carry, 但实际没有到分享的阶段。

从长远来看,优秀的基金是我们学习的榜样,它们经历的周期更长;同时我们也看到泡沫期成立的基金面临很大的挑战,大众意识到基金投资这件事情是专业的,基金保证一定的IRR(20%~30%)是高难度的。所以,我们一方面对未来更有信心,另一方面对这个行业更有敬畏心。

另外,在认知层面,最重要的一点是自我认知能力的强化,刚入行时觉得到处都是机会,什么事都能做,现在要收敛;哪些能做,哪些不能做,哪些真有优势,这些认知比以前清晰很多。进入新的市场前,第一个问题先问自己,为什么你能做的比别人好,为什么你能够生存,你做好准备了没有,面对坏的局面到底怎么办等等。

基于这样的认知,加强我们的长板,聚焦更好的方向,预计未来十年、二十年都是稳健快速的发展,否则就会容易all in不擅长的。以前那些all inP2P、O2O、共享经济的后果都不是特别好。我们强调原认知,本质上还是回到原点上,真的搞懂了,或者这个东西真的是实实在在的趋势。我们要有这样的定力,才能够保证长期走在正确的方向上,我们对自己的能力、对市场的认知才会逐渐加深。

Q:联想之星一直提到终局思维的判断,但基金都有回报周期,怎样平衡这种长期的价值投资和基金的现实的回报?

王明耀:我们所说的终局判断是有现实的可能性,最好十年内,最多二十年必然会发生。比如马云20年前预言了中国电子商务的发展,十年后阿里发展得很不错,二十年后阿里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

但不一定到完全实现才产生价值,过程中的成长也具备很大的价值。以自动驾驶为例,完全自动驾驶未来十年、二十年才可以普及,中间所谓的L2、L3辅助的自动驾驶会逐渐成熟。当初投资小马智行是冲着全自动驾驶去的,中间围绕辅助自动驾驶解决货运的问题,包括码头特定场景下也投了好几个。

所谓的终局判断是终局目标,不是一两年、三五年,很有可能是十年、二十年之间发生确定性非常高。中间还可以分阶段产生其中的价值,我们基于这些判断做相应的布局和投资,可以享受阶段性的回报,这样的判断就有意义,时间拉太长的话完全就是空想。

秉承 「数据是检验影响力的唯一标准」这一理念,华兴资本「VC/PE影响力投资榜单评选」再次强势开启,同时,本着「Data Is King」的评选态度,坚持做到「公平、公开、公正」的评选原则,结合华兴资本长期沉淀的行业投资机构、投资人精准交易数据,进行深度的数据梳理及环比,打造出真正被市场认可、被行业认可的具有公信度及影响力的榜单。

免责声明:此文章仅代表嘉宾立场,并不代表华兴资本集团(“华兴资本”)之意见。华兴资本不担保文章之准确性或完整性,仅供阁下作参考用途。任何人士如因使用此文章内之材料而承受直接、间接或相关之损失,华兴资本不会对此等损失负上任何责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