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条盗刷频发,网银在线领最大罚单,京东数科走在“最难”的路上

原标题:白条盗刷频发,网银在线领最大罚单,京东数科走在“最难”的路上

京东数科CEO陈生强曾说过一句话:“最正确的路往往是最难的路,京东数科一直在走最难但正确的那条路。”不过就京东数科更名一年多以来的情况看,是否“最正确”暂且无法评估,“最难”却是有目共睹。

11月26日,京东数科全资控股的网银在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因违规将境内外汇转移至境外,领到了国家外汇管理局开出的近3000万元罚款。这不仅是网银在线成立以来收到的最大额度罚单,也是国家外汇管理局向第三方支付机构开出的有史以来最大罚单。

究竟是管理漏洞还是另有隐情,外界无从知晓,但是对于一年前刚刚更名的京东数科来说,这算是结结实实跌了个大跟头,自以为坐上数字经济的“新牌局”,没想到板凳还没坐热就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实际上,京东数科的管理漏洞远不止这一点。

京东白条可以说是京东数科的核心业务之一,推出以来却系统漏洞问题频发。

据媒体报道,2014年6月,也就是京东白条业务刚刚推出4个月后,便出现了不法分子利用京东白条漏洞进行诈骗犯罪的情况。2016年年末至2017年,京东白条因系统漏洞被盗刷的新闻也一直持续不断。

今年3月,一则“大学生利用白条漏洞骗走京东110万获刑10年”的新闻一度引发舆论关注。据报道,注册京东白条无需本人实名认证,也无需绑定银行卡,使用他人身份信息同样可以成功注册账号并赊账购物。因此有大学生利用这一漏洞,使用虚假身份获取京东白条额度进行大规模骗购,涉案资金高达110余万元。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近年来至少有200人因通过京东白条诈骗、盗刷、套现等行为获刑。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是,京东白条一度存在审核漏洞,面签过程流于形式。

虽然此后京东金融就“白条漏洞”事件也曾发表回应,称漏洞在2017年就已修复,但2018年、2019年,微博、贴吧、聚投诉等平台上仍有不少用户爆料,反映他们的京东白条存在无故被盗刷的情况。

据多位网友反映,自己在没有开通京东白条的情况下,发现无缘无故被盗刷数万元,莫名其妙就接到来自京东金融的催款电话甚至是律师函。虽然这些用户多次与京东方面沟通,由于无法证明是被盗刷,京东方面表示,需用户负责偿还欠款,无辜背上债务的用户只好先还款,再进行艰难的维权。

纵观京东在金融领域的布局,2012年,京东金融从京东旗下的一个部门升格为独立的法人主体,刘强东对于京东金融是寄予厚望的。

刘强东曾表示:“在未来,京东金融不仅仅会有白条等金融产品和服务,我们还会进入证券、征信,包括银行,总有一天我们会申请自己的银行,或者控股一个银行,这样我们才能够为我们的用户提供全金融的服务。”

然而到了2016年,互联网金融行业风向突变。2015年年底,以e租宝的倒台为标志,互联网行业进入严监管的“寒冬”。这让起步较晚的京东金融陷入“一步赶不上、步步赶不上”的尴尬境地。

比如在金融牌照的获取上,京东金融手中并没有一张过硬的金融牌照。虽然京东白条做的是消费金融的生意,但京东手中并没有银行牌照,甚至没有消费金融牌照,这也就意味着京东金融不能通过同业拆借的方式获得低成本资金,只能凭借自身资金开展业务。

反观京东的主要竞争对手,2015年,当京东金融还在努力发展白条业务的时候,蚂蚁金服发起设立的网商银行已经获批开业。而向来低调的苏宁集团也已经拥有包括银行、第三方支付等在内的多张金融牌照,是国内发展最快的民营金融集团之一。

对于京东金融来说,迟迟拿不下牌照,就无法为用户提供金融服务,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做好金融科技服务,甚至是数字科技服务。对此,有分析认为,去年京东金融更名为京东数科,更像是所有出路被堵死之后的无奈之举。

更名后的京东数科开始向数据服务、金融云、智慧城市等领域转型。

今年5月,京东数科旗下京东农牧与成都元宝枫农业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签署智能养殖和数字农业项目合作合同,总金额达2.06亿元,号称迄今为止中国“智能养猪”领域第一大单。

从最初的“互联网金融”到2016年兴起的“金融科技”,再到现在的“数字科技”,京东金融在“去金融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业务日渐庞杂的背后,也显示出来它的战略定位似乎并不清晰,究竟哪条路才是陈生强所谓的“最正确”的路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