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豪斯百年:从包豪斯到我们的House

原标题:包豪斯百年:从包豪斯到我们的House

搜狐文化2019年展览盘点:包豪斯篇

Stan Hema为2019包豪斯100年设计的logo

1919年,饱受一战摧残的欧洲百废待兴,战败国德意志进入“魏玛共和国”时代。这一年春天,魏玛市建立起一座“公立包豪斯学校”,首任校长瓦尔特·格罗皮乌斯发表了他亲自起草的《包豪斯宣言》,宣称“一切创造活动的最终目的是建筑”,由此给世界带来了持续百年的深刻变革。

瓦尔特·格罗皮乌斯(左七)和他的包豪斯同僚

“包豪斯”(Bauhaus)一词是格罗皮乌斯的发明,它由德语Hausbau(房屋建筑)一词倒置而成,也流露了这位建筑师的野心。作为一所学校,包豪斯仅仅存在了14年;作为20世纪以来最具影响力的建筑风格与流派,至今仍在影响着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两次工业革命后,机器生产开始大规模地取代手工劳作,包豪斯在这种背景下应运而生,它贯彻了建筑大师沙利文“形式追随功能”的倡议,主张打破艺术与技术的界限,实现实用与美感的统一——根据理性结构原理所创造出来的完全实用的设计,才是美的第一要素。

我们不妨来看几组对比——

左:维多利亚时期建筑,右:包豪斯建筑,来自:艺考问问

左:19世纪的经典流苏台灯,右:20世纪包豪斯风格的Tecnolumen WG 24,来自:艺考问问

左:传统的衬线字体,右:包豪斯倡导的无衬线字体,来自:艺考问问

如果你对包豪斯设计语言有了初步认知,那么再带你看几件典型的包豪斯建筑——

1925年,包豪斯学校从魏玛迁至德绍,格罗皮乌斯设计了新的校舍,被认为是包豪斯建筑的经典之作

密斯·凡·德·罗的西格拉姆大厦(1958),他在20年代提出的“玻璃大厦”的理念直到50年代才被同行意识到有多超前

萨伏伊别墅是勒·柯布西耶的早期作品(1929),他不是包豪斯建筑师,但其风格深受包豪斯的影响

今年夏天闭馆的佩斯北京,曾是798艺术区的地标,也是典型的包豪斯建筑

这种形状的门把手随处可见,它其实是1923年格罗皮乌斯的创作

还有这些司空见惯的椅子,也都是出自包豪斯大师的手笔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各类建筑空间——住宅、写字楼、厂房,几乎多多少少都带有包豪斯的风格。

2019年是包豪斯诞生100周年,为了纪念包豪斯设计在一个世纪以来对建筑与设计领域做出的贡献,世界各地都纷纷举办不同形式的艺术活动向“百年包豪斯”致敬。

在发源地德国,承载包豪斯理念发轫的两座城市——魏玛和德绍,重新矗立起两座博物馆。

魏玛包豪斯博物馆新馆的展览大厅

魏玛是包豪斯的诞生之地,这里的包豪斯博物馆新馆于2019年4月6日亮相,并设立了主题为“包豪斯源自魏玛”的常设展览,这里展示着1000多件包豪斯经典设计,包括玛丽安·布兰德设计的著名茶壶、马赛尔·布劳耶的椅子、保罗·克利和利奥尼·费宁格的画作,以及密斯设计的家具等。

玛丽安·布兰德设计的茶壶(1924)

1925年,包豪斯学校从魏玛迁到德绍,1925—1932年间,历任格罗皮乌斯、汉内斯·梅耶和密斯三位校长,这一时期的德绍算得上包豪斯建筑实验的温床。2019年9月8日,德绍包豪斯博物馆正式开馆,包豪斯德绍基金会的众多工艺品都在这里展出,格罗皮乌斯当年的包豪斯校舍还能提供住宿服务。

德绍包豪斯博物馆

1932年,纳粹占领德绍,密斯将学校迁至柏林的一座废弃的办公楼,不幸于一年后被迫关闭,结束了包豪斯作为学校的14年历史。但作为德国首都,包豪斯作为一种建筑与设计理念和精神思潮的影响却永远铭刻在这座城市中。

密斯和他设计的玻璃建筑模型

在柏林,纪念百年包豪斯的活动不胜枚举。早在年初,1月16日—24日,为期一周的包豪斯艺术节开幕,这场盛宴包括音乐会、装置艺术、戏剧演出、舞蹈等。其中,开幕式是一场名为“BAU.HAUS.KLANG.”的音乐会,爵士钢琴家迈克尔·沃尔尼将会以隐喻和通感的形式,与艺术相结合,呈现“如何用音乐表现包豪斯”。此外,开幕演出还包括包豪斯运动的发起人之一,奥斯卡·施莱姆创作的舞剧《三人芭蕾》,这是一台近100年前的舞剧。

包豪斯风格的舞剧《三人芭蕾》

包豪斯巴士

一辆由柏林设计团队设计,依照包豪斯学院建筑打造的巴士,也在包豪斯艺术节上亮相。它从德绍出发,计划途经柏林、金沙萨、香港,开启世界范围内的四城巡游,设想将“包豪斯巴士”发展为一所具流动性的包豪斯现代学校,向全世界传播包豪斯设计理念。

柏林国家艺术馆与柏林现代画廊则举办了相应的主题展览。

4月11日—8月25日期间在柏林国家艺术馆举办的“包豪斯与摄影——当代艺术新视野”,回顾了1930年左右的前卫摄影师与包豪斯艺术家之间的对话,探讨包豪斯如何影响摄影艺术发展历程。

拉兹洛·莫霍利-纳吉摄影作品《埃菲尔铁塔》(1925/1928—1929)

9月6日在柏林现代画廊开幕的“原始包豪斯——百年纪念展”将持续到2020年1月27日。展览将通过展示包豪斯档案馆收藏的14件原始作品,深入揭秘包豪斯的原始面貌。

《坐在钢管椅上的匿名女子》(1926),面具:奥斯卡·施莱默,椅子:马塞尔·布劳耶

虽然在1933年,包豪斯这所学校就已经不存在了,但是它作为一种风格和流派深深影响了当时德国之外的“朝圣者”,而今包豪斯这棵大树已经开枝散叶,格罗皮乌斯的继承者们也在全世界举办各种各样的纪念活动。

2019年2月9日至5月26日期间在荷兰鹿特丹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举办的“包豪斯:新世界的先驱”,便广泛回顾了60多位来自荷兰的艺术家、设计师和建筑师,他们都曾在1919年至1933年间参与包豪斯建筑的设计。在“前包豪斯时代”,荷兰风格派的建筑也曾引领过欧洲的艺术潮流,建筑师们从蒙德里安等人的绘画作品中受到影响,并将这种风格带入包豪斯建筑中。

“包豪斯:新世界的先驱”展览现场

2019年10月19日至2020年1月26日举办的“先锋:威廉·莫里斯与包豪斯主题展”则着眼于英国工艺美术与德国包豪斯学校之间的异同点,以威廉·莫里斯提出的四个原则“整体性、工艺性、简洁性与社区性”为核心,回顾包豪斯从在相对保守的魏玛建立,直到迁至目前德国 Dessau 校区所经历的重要事件。

威廉·莫里斯设计的桌子(1856)

在中国,最出名的包豪斯建筑是北京的798艺术区。“一五”计划期间,在东德的援建下,北京酒仙桥地区出现了一大批包豪斯风格的厂房——“北京华北无线电联合器材厂”,即718联合厂。进入21世纪后,由于厂制改革,许多闲置的厂房被出租给艺术家用来创作、展览,于是传统的包豪斯建筑焕发了新的生机。

今年,为纪念包豪斯百年诞辰,这里的许多场馆机构也纷纷举办了自己的活动。

11月2日,“包豪斯国际空间站”主题展在798艺术区开幕,至12月15日的一个多月内,包括包豪斯历史文献展、包豪斯大篷车中国行回顾展、包豪斯国际空间站作品在内的活动纷纷举行。

“包豪斯国际空间站”主题展

11月3日,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则以“我们的包豪斯”为题,举办了UCCA 2019慈善暨义拍晚宴。

“我们的包豪斯”UCCA 2019慈善暨义拍晚宴

去年,承载以包豪斯为核心的西方现代设计系列收藏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在杭州的中国美术学院象山校区落成,该馆由普利兹克奖得主、葡萄牙建筑师阿尔瓦罗·西扎设计,成为当下中国了解包豪斯设计风格的一个窗口。9月8日,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代表团应邀参加德绍包豪斯博物馆开馆仪式及纪念活动,是中外包豪斯交流的一个见证。

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迁徙的包豪斯”展览海报

如今,包豪斯的影响无处不在,甚至像苹果、无印良品、徕卡这样极力推崇产品美学的品牌,其设计语言中也包含了许多包豪斯的元素。

徕卡CL“包豪斯100周年”款,logo由原来的红色变成了黑白色,成为了一款“包豪斯配色”的相机

苹果创始人乔布斯曾说:“设计并不仅仅是让作品看上去像什么,设计更应该是一个完整的工作流程。”在上世纪80年代的工业化风格影响中,乔布斯也受到了“形式追随功能”的灵感启发,创造出苹果产品简约大气的设计风格。

[美] 汤姆·沃尔夫 《从包豪斯到我们的豪斯》 关肇邺译 楚尘文化·重庆大学出版社 2014年1月

正如美国著名记者汤姆·沃尔夫的《从包豪斯到我们的豪斯》(From Bauhaus to Our House)书名所暗示的那样,没有包豪斯,也就没有我们现代的“豪斯”(House)——那场始于100年前的建筑领域的伟大变革,今天依然深刻地影响着你我的生活。

参考资料:

iMuseum每日环球展览

汤姆·沃尔夫《从包豪斯到我们的豪斯》

艺术新闻《包豪斯百年,开启的不只是重返魏玛与德绍的现代主义》

澎湃新闻《不可错过的包豪斯体验》

好奇心日报《包豪斯 100 周年:一所学校和一种风格为何在战后欧洲出现》

浙江新闻客户端《为何要建包豪斯的“神秘包裹” 解密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

半月谈新媒体《冲击·共振:我们都是包豪斯大家庭的一员!》

UCCA《我们的包豪斯:UCCA Gala 2019精彩回顾》

艺考问问《与包豪斯比设计,苹果只是小学生》

(武汉大学风景园林学博士王竞永对此文亦有帮助)

文 / 陈泳颐 俎燚楠,审 / 任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