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驾帕米尔高原,寻找“生命之海”,夜宿在接近天空的村庄

原标题:自驾帕米尔高原,寻找“生命之海”,夜宿在接近天空的村庄

大美新疆,论高山,论湖泊,能与之媲美的,在我看来唯有西藏。自驾新疆,是阅新疆之大美最是直接的一种游览方式。于古老的帕米尔高原之上,沿着中巴公路,不由惊叹:新疆真是个好地方。

新疆的美景令人印象深刻,许多美丽风光就在公路边上,如白沙山、白沙湖。

白沙山,是新疆奇特景观之一,每当有劲风吹来,白沙山就会发出响声,因而也叫称“响沙山”。白沙山后有一个古老的湖泊,名为恰克拉克湖,当地人习惯叫它“白沙湖”,这个面积为44平方公里的高峡平湖紧紧依偎在昆仑怀抱,有“高原生命之海”美誉。

冬天的恰克拉克湖十分静谧,银色的白沙山令其犹如一颗蓝宝石般璀璨。白沙湖两侧遥遥矗立着公格尔九别峰。这样的美景,让远处沉睡了万年雪山和近在眼前的湖水显得更加素洁与寂静。据说,《西游记》中所描写的流沙河就是指这里。

寒冬,帕米尔高原的冷难以想象,素洁的恰克拉克湖面结了一层厚冰,虽然不是全部,却吸引了游客的一番猎奇之心。人们试图踩着冰面,妄想走在冰面上来一张酷酷的旅游纪念照,但不曾想,妄想成真。

恰克拉克,是一种古老的名称,它藏在昆仑山深处,是造物主遗落在帕米尔的神话,湖畔还有一个古老的柯尔克孜村。站在湖畔,面朝着这片陌生的湖泊,我对它是一无所知。从阴冷的风沙中到蓝天白云下,我曾两次路过这里,每次都会停下凝视许久。

恰克拉克湖是从喀什去塔什库尔干的必经之地,走出盖孜峡谷,在帕米尔高原遇见的第一个湖泊就是它,依偎在巨大的白沙山旁,如一个受宠的妙龄女子。

为数不多的柯尔克孜牧民长年生活在这里,随着旅游业的日渐火爆,牧民们也开始转型,修造了一些配套设施,进入高原的游客提供生活服务,成为名副其实的高原驿站。

这让我想到了千余年前,商旅和驼队沿着古丝绸之路,一路向西,每当一个歇息的地方就会有一个驿站。如今,新疆仍保留着许多古老驿站遗址。

据当地人说,到了冬季,恰克拉克湖的湖水就会变少,甚至干涸,河床和湖底就会露出。这么说来,我们还是幸运的。在这冬季,闯入帕米尔高原,还能见到这样一个美丽的湖泊。尽管也有朋友认为,夏天的恰克拉克湖才是最惊艳的,但冬季的寂静和寒冷让我感到恰克拉克最古老的真实。

雪山冰峰簇拥之中,恰克拉克湖更加幽静、深邃。固然自驾新疆的游客越来越多,但这片湖仍是鲜为人知,它的素洁,与古老的柯尔克孜村一样,有人称它为居住在高原、接近天空与白云的村庄。

居在这里的柯尔克孜族人,祖辈都生活在湖畔,一些柯尔克孜族牧民常年在驿站,为进入高原的游客提供生活服务, 一些牧民已经搬入宽敞温暖的现代民居里,也有些许仍居住在毡帐和毡房里。

柯尔克孜族人热情好客,过去人们说柯尔克孜族人的毡房有多大,餐布就有多大,以形容其食品之丰盛和待客之热情。但入住柯尔克孜族民居的时候,一间屋子有多大,餐布就有多大。那一晚于布伦口乡的盛宴,让我终身难忘。

我们喝着酥油茶、吃着手抓肉、善良质朴的柯尔克孜族奶奶,还为远方的客人烤了一份独特、又神秘的美食:牛粪饼。这是一种用牛粪烤出来的油饼,香而脆,还有一种浓郁的奶味儿。在高原上,牛粪是最常见的“家用燃料”。

吃完饭,热情的柯尔克孜族人还让我们见识到了古老的柯尔克孜文明与历史。人们盛装打扮,不仅表演了传统的柯尔克孜族的味道,还编排了古老舞步和现代乐曲的融合,但让我感动的是,人们还特意演唱了一首《我的中国心》。

古老的帕米尔高原之上,美丽的恰克拉克湖畔,这一首《我的中国心》,成为那一晚,高原夜空中最闪亮的星。

在柯尔克孜族人心里,来自远方的任何一个人都是尊贵的客人。他们用欢快的舞蹈,淳朴的歌声不仅体现了他们的热情与好奇,更是表达了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祖国的深情。我想,这是当年古丝绸之路上的任何一个商旅都无法体验到服务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