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决不给他人染指的机会!腾讯“广撒网”,连推7款社交产品

原标题:坚决不给他人染指的机会!腾讯“广撒网”,连推7款社交产品

12月17日,前快播创始人王欣转发了腾讯上线匿名社交APP“灯遇交友”的微博,并配上了马化腾曾在2019年年初对匿名社交的评论图片,“先让家里人能用起来再说吧”、“负能量的匿名社交是旗帜鲜明地反对的,没得说。”这条微博的转发表情是“嘘”,意味深长。

“灯遇交友”App目前已经在应用宝、华为应用市场、豌豆荚等安卓系应用商店内上线,iOS版暂未推出。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灯遇交友”在各大应用商店内的下载量均小于1万次。

应用宝的信息显示,“灯遇交友”App的开发者是布鲁诺工作室,布鲁诺工作室还有一款App是“欢遇”,这两款App都出自腾讯。

灯遇交友是腾讯的第7款社交产品,其余6款产品分别是猫呼、轻聊、欢遇、回音、有记、朋友,它们都上线于2019年下半年。腾讯“广撒网式”布局,连续推出7款社交产品,究竟意欲何为?是焦虑还是创新?社交赛道还能有新的变量吗?

7款社交产品错位竞争

2019年的社交大战并不是由腾讯开启的,1月15日,马桶MT、聊天宝、多闪三款社交产品同一天上线,正式开启了社交网络市场的新战争,其后,字节跳动再次加码社交赛道,推出了新的社交产品飞聊。

6月9日,搜狐宣布推出社交产品狐友,7月15日,映客宣布以8500万美元收购年轻人社交平台积目,再接着微博推出绿洲,阿里巴巴推出校园社交产品Real如我,网易推出语音社交产品声波,YY上线语音社交产品追吖。整个社交行业彻底疯狂。

面对一众互联网公司的“围剿”,腾讯必然会有焦虑感,社交是腾讯的“大本营”,如果这个“大本营”被抄底,腾讯就很危险,因此,腾讯连续推出7款社交产品必然会有这方面的因素。

从产品来看,尽管腾讯拥有7款社交产品(不排除将来还会继续推出新的社交产品),但这7款社交产品是错位竞争关系,而不是“友商”竞争关系。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统计,其第一款社交产品上线于8月7日,这7款产品分别来自腾讯旗下的4家公司,产品定位也有明显区别,比如猫呼是视频社交产品,而欢遇虽然也是视频交友,但它的主要属性是相亲。

“灯遇交友”是典型的匿名社交产品,但它身上的腾讯“影子”几乎为零。首先,它仅支持手机号登录,暂不支持微信、QQ登录,其次,用户发布在广场上的内容也不支持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和QQ空间,从这两点可以看出来,“灯遇交友”试图跟微信和QQ进行切割,没有微信、QQ的羁绊在,“灯遇交友”更容易自我生长。

“朋友”App目前在新版本中已更名为“腾讯朋友”,暂时还处于内测阶段,新用户需要邀请码才能注册,注册完成后用户需要进行公司认证。

从腾讯连续推出7款社交产品上可以看到腾讯曾经打短视频战争的影子,为了追上过慢的短视频步伐,腾讯先是复活了老牌短视频产品微视,接连又推出了14款短视频产品,从而尝试各种不同的短视频玩法。

腾讯这次在社交赛道上的玩法跟其在短视频领域的布局如出一辙,也是通过多款产品来不断尝试在社交赛道上的可能性,至于最后成功与否,或者说谁会胜出,一切都要靠市场的检验,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

坚决不给他人染指机会

腾讯2019年Q3季度财报显示,微信及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11.51亿,QQ智能终端月活跃账户数为6.534亿。QQ、微信牢牢占据社交网络市场的头两名,他们的地位更像是互联网行业的基础设施,一定程度上,微信甚至替代了手机通讯录的作用。

所以,任何其他IM工具要想取代微信、QQ的难度都非常大,功能可以复制,但是用户之间的关系链就像错综复杂的蜂巢一样,其他社交产品很难将这套关系链转移过去。社交网络的“塔尖”无疑就是IM,它占据用户的时间最多。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微信和QQ也遇到新的问题:

1)微信、QQ不能满足用户所有的社交需求;

2)微信、QQ无法将触角伸到泛社交领域;

3)社交的玩法多种多样,不止于IM;

4)用户需要新的社交场景。

在看似微信、QQ已经非常强大的情况下,社交网络领域仍然有机会,比如近两年崛起的Soul和积目,这种新的玩法跟微信、QQ完全不同,而且其他互联网公司正在不断尝试社交网络领域新的可能。

腾讯采用“广撒网”的形式,几乎覆盖了当前所有主流的社交玩法,语音社交、视频社交、相亲交友、匿名社交,腾讯都有所涉及,这样做的好处是,既能填补微信、QQ的社交空白,同时也能让腾讯有提前“占位”的契机,一旦某种形式的社交比较火爆,腾讯也能快速应对,坚决不给他人染指社交行业的机会。

做社交不易

众多社交产品上线后的盛况并未持续太久,王欣创建的“马桶MT”仅仅过了4个月便转型为内容电商,产品名称变成了“好记”;罗永浩曾力推的“聊天宝”1个月后,排名便下滑到1000名之外,近2个月后,聊天宝团队就传出解散的消息。

其他社交产品的日子也并不好过,阿里巴巴旗下的校园社交产品Real如我,截至目前在豌豆荚内的下载量仅为2.2万次,华为应用商店中的下载量为3万次。曾于2018年6月上线的匿名社交应用“一罐”创始人在1年后宣布团队解散。

各大互联网公司在社交网络上的竞争更像是雷声大,雨点小,一旦初期的热点跟流量消退后,后续很难持续屹立在巅峰,而越是产品名气和影响力下滑,使用的人会越少。

腾讯目前在7款社交产品上也并未发力,“腾讯朋友”还处于内测阶段,“灯遇交友”只有Android版,“轻聊”需要邀请码才可以注册,其诸多产品更像是“占位”行为。

推出新的产品很简单,但要想将一款社交产品做出成绩,却并不容易,哪怕是腾讯,亦是如此。

社交产品的天花板就是微信和QQ,而一旦绕过微信、QQ,仅靠产品自身的影响力,又很难造出一套全新的社交关系链,这就像一个死循环。用户既期待能够拓展新的社交圈,可是又无法彻底远离微信、QQ。总之,各方都很尬。

有观点认为,目前的社交行业仍然存在着存量市场。CNNIC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中国即时通信网民使用率达96.5%,几乎见顶,半年增长率4.2%,远低于以往水平。要想再深度挖掘社交增量市场的潜力,确实很困难。

不过,存量市场要想做出成绩,也不容易。其他的社交产品,既要区别于微信和QQ,又需要足够的用户活跃度、用户增长率以及用户粘性,而这些都是循环反应。从0——100万是个门槛,从100万——1000万又是一个门槛,而要想破亿,就必然面对微信和QQ的竞争。

在当前的移动互联网环境下,要想获得千万级的用户量,其投入就非常高昂,而各大互联网公司明显收缩了预算,社交属创新业务,面对新业务,预算又卡的很紧,就很难出现爆发式增长。

腾讯的一连串社交布局,有可能是“纸老虎”,但也有可能是“下一个微信”,其他公司能拿到的牌面非常小,颠覆和挑战一直都很难。

说到王欣对“灯遇交友”的调侃,人们能记住的却只是“前快播创始人王欣”,而不是云歌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灵鸽AI创始人。“灯遇交友”是否能成功不知道,马桶MT却是失败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