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刘超:前百度总监刘超互联网公益课

原标题:百度刘超:前百度总监刘超互联网公益课

大学生冒严寒参与前百度总监刘超互联网公益课

2019年11月10日,天气非常寒冷。天津各大学的学生自发冒着恶劣的天气来到参加“互联网设计之星”周末公益训练营活动。单河北工业大学就报名了30多名同学,这一天同学们真实的体验到了互联网UI设计的流程。

这一天的公益课分享嘉宾是前百度UE总监刘超,刘超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历任百度、宇龙酷派、中国移动研究院、NOKIA、中国等知名公司团队的高级管理岗位。山东工艺美术学院艺术与科学研究中心研究员、北京交通大学建筑与艺术学院客座讲师等。中国移动-联想Ophone设计红点设计奖获得者等

同学们在活动之前准备了很多问题,这次刘超总监给同学们普及的知识是从“服务设计”开始的。

如何理解服务设计呢?服务设计又和UI设计有什么关系?可以说10个人就会有10个不同的定义,好像什么都是服务设计,又好像谁也没给出具体定义。刘超总监解释的“服务设计”是从互联网设计的视角解读这个概念,方便同学们快速理解概念,非学术论文。

服务设计的文字定义是 “服务设计是=用户为中心 + 追踪数据 + 涉及所有接触点 + 不断迭代打造完美的用户体验”。

如何从UI设计的角度看服务设计呢,其实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大家明显可以看到这10多年,互联网设计师名称的变化,从学软件的工人到提倡服务设计的全链路设计师。

2002年刘超进入这个行业,那时候的工作主要是PC网页设计,而当时的网站也没什么竞争,你随便弄个网站就有人来看,不需要像今天这样花钱买流量,所以那时候只要会软件就可以工作了,那时候我们的只能算是工人,连美工都不是。

2003年后刘超和几个朋友弄了个网站叫ChinaUI,当时没有站酷、花瓣、追波,我们的认知就是界面要好看,我们主要设计PC客户端软件,所以“好看”成了竞争力,当时的我们应该充其量就是美工。

2005年后刘超有幸进入NOKIA工作,当时国内最懂UI设计的就是NOKIA、微软、摩托罗拉、西门子几个外企,那时候有了“易用性”这个概念,所以我们也不再叫自己美工,而是UI设计师。

接下来就是2007后的移动互联网爆发时代了,因为这次爆发的主航道是互联网,刘超也进入百度工作。从此UI设计融合了互联网的PM(产品经理)思维,就产生了以产品整体体验入手的更宏观的体验设计,设计师不仅仅要好看、好用,还要懂产品,做半个PM(产品经理)。

到了2015年,随着技术的深入发展和市场竞争的深化,互联网设计师又一次升级,而这次升级叫做全链路设计师。要求设计师懂用户、懂产品、懂业务。而懂业务就要了解整个体验的各种环节和触点,这也就是服务设计。

所以到这时大家是不是能初步理解互联网设计里的“服务设计”了呢?

1 “服务设计”是“用户为中心 + 追踪数据 + 涉及所有接触点 + 不断迭代打造完美的用户体验”。

2 “服务设计”是由于技术更新和市场竞争产生的阶段性产物,未来还会有更新的概念出现。

3 最后我们据一个例子,最初的设计师从只画一个图标,到提升界面的移动性,再到思考产品特点和价值,再到今天思考业务模式,包括品牌、推广、广告、产品、客服全触点的设计。

同学们表示听后受益匪浅,认识到了互联网设计是一个整体。同学们也在这次公益课上见到了自己的就业名企的师哥。

从2016年7月4日到2019年7月4日,天津已经近300多个大学生得到阿里巴巴、腾讯、百度、字节跳动、小米、滴滴、爱奇艺、字节跳动的录取通知书,成为顶级互联网公司的设计师。他们都是从刘超总监的校园之星的公益课接触到互联网的。

对于中东地区的乱象,大家都十分熟悉,且能说出一二。自打二战结束以后一直延续到今天,中东一直是世界公认的一个火药桶,全球关注的热点焦点。中东之乱被认可的原因,大致是几千年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民族矛盾,近代以来石油资源的争夺,以及美国、俄罗斯等大国的角逐等等。这些说法无疑是正确的,但要究其历史根源,抛开其内部的因素,恐怕和英法两个老牌殖民帝国在这一地区的博弈是分不开的。

众所周知,老牌殖民帝国英国和法国,当年是何等的风光、霸道。正是这两个老牌殖民帝国,为了各自的利益,实现自己的野心展开的激烈角逐,才使得奥斯曼帝国解体,中东新生了多个阿拉伯国家,到二战结束后成立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这些重大历史事件发生的主要动因当然有犹太复国主义运动、阿拉伯人民追求民族独立行动的因素,但英国和法国这两个老牌殖民帝国的激烈博弈恐怕是最有力的推手。

虽然英法在第一次世界大战还在并肩作战,但两国为了争夺在中东地区控制权的纷争从来没有间断过,两大帝国想到了一块,都想用犹太人群体和阿拉伯族群来获取自己的利益。

在二战期间,被德国击败很快投降的法国,逃到英国建立“自由法国组织”缺兵少将的戴高乐,在跟维希政权争夺合法性和影响力,借助英国和美国援助展开复国斗争的同时,依然不忘中东,精心策划一系列破坏英国在中东的控制力和影响力的行动。当时的英国首相丘吉尔当然不想让英国失去在中东、印度等殖民地的统治,但为了争取美国援助和长远利益,又不得不履行向美国总统罗斯福的承诺,即战后推动中东在内世界各地殖民地走向民族独立。

在这样的情形下,当时的英国和法国在中东展开了激烈角力,下了一盘大棋,都极力削弱对方,让阿拉伯各国和想要建立犹太国的犹太人对己俯首帖耳,正是这两大国激烈对冲,才使得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得以建国,后来有了成长的空间,像叙利亚等其他中东国家,也是在这种情况下最终获得独立的。

如此就说英法的竞争中东国家就是受益者的话,那就显得太过简单稚嫩。这些国家的独立是由于殖民帝国之间有矛盾,这不假。但是中东各个国家本身也有了突出的利益矛盾,特别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两个国家的矛盾,在两国正式建立以前,已经走到了难以调和的地步。可以说,在之后所发生的历次中东战争,以色列驱逐巴勒斯坦人和黎巴嫩人等国居民造就的庞大难民群体,都是英法两国长期博弈,互不相让的结果,以色列人和阿拉伯人无疑都是其殖民竞争政策的受害者。这也是中东问题几近“无解”的原因所在。

一战间和一战结束后的一段时期内,英法两国为了争夺中东控制权,签署《赛克斯-皮科协定》,瓜分了奥斯曼帝国在中东的领土。两国为了鼓捣阿拉伯人反对奥斯曼帝国,便给各部势力画饼充饥,描绘了种种香甜而美丽却不想兑现的承诺。英国为了避开《协定》的约束,避免美国介入中东地区的瓜分和权力博弈,通过支持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一度获得了与法国博弈中的优势地位。但因后来英国对犹太人承诺的失信,使其政治诚信在中东地区声名扫地。自此也就点燃了犹太国和阿拉伯国家的深层次矛盾。

1920年至1930年间,在欧洲和平稳定的局势下,英法两国加紧争夺中东控制权,对中东问题产生了较大影响。在这样的背景下,叙利亚、伊拉克等国的阿拉伯人在战后提出独立,但英国和法国都没有兑现之前承诺的诚意。两国却在中东问题上为对方制造麻烦而乐此不疲,都在支持对方控制区内的阿拉伯人争取独立的团体。在伊拉克等国搞出石油后,两国更是你来我往,加强加紧了对中东殖民地的控制。以至于多年后,英法两国都卷入苏伊士运河危机,原因就是两国都想继续控制中东的石油资源。所以说,中东之乱的根源是英法在这一地区的博弈。

然而,在这过程中,阿拉伯人已经不再任由英法两个殖民强国摆布,开始拿起武器以游击战的方式来对抗英法。这个低成本杀伤力大的游击战术在近百年以后仍困扰着世界大国,也让其很无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