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山5小时、百米冲刺、拍抖音……我敢保证,大多数的人生都没TA们精彩!

原标题:爬山5小时、百米冲刺、拍抖音……我敢保证,大多数的人生都没TA们精彩!

“登顶成功!”

历经五小时高强度的攀爬,

47岁的银凤终于沿着丽水古道抵达最高峰。

望着脚下被征服的连绵山脉,

银凤感慨万千!

(银凤与先生在登山途中)

如此活力四射的银凤,谁能想到,她竟有着一个令人惊诧的身份——肺移植康复者。“是的,正是两年前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成功进行的那场肺移植手术,让我获得了重生。所以现在的每一天,我都在加倍用力地去开心地活。”

(银凤现照)

“为我的生命作最后一搏”

用力去活的银凤,如今早已届不惑,却还算得上是好看的女子。眉光是精心纹过的,指甲涂着丹蒄,银钻的大耳环随着长发一闪一闪。12月20日,当她出现在“百肺待新”——浙大一院肺移植科第二届病友会肺移植联盟授牌及大型义诊现场,谁都想不到她竟是病友。

(银凤与先生为浙一肺移植团队献上感恩锦旗)

“想象得到吗?两年前的我皮包骨头,呼吸困难到只能完全靠机器外部供氧,身体五脏六腑开始全面衰竭,只能进食很少很少的一点流质,而且一吃就严重呕吐。我的情绪极度低落,已经想要放弃治疗,亲人们都以为我只能再撑几个月,我必然会在漫长的折磨中被死神掠走……”

打怪成功的银凤,现在已能坦然地讲述这一切。所有的苦痛,源起于2007年春夏之际的一场久咳不止。当时她所处的金华当地医生判断她可能得了间质性肺炎,但她并不以为然,然而之后病情的严重程度和医治难度远超她想象。十年漫漫求医路,跑遍各大医院,吃遍各种民间偏方,换来的却是越来越恶性的病情发展,直至奄奄一息。

“2017年夏末,我生命中的贵人——浙大一院肺移植科主任、韩威力主任医师出现了。”虽是慕名找到韩威力主任,但银凤和家人对于肺移植这在以前闻所未闻的事,当时还是将信将疑。“真的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决定,为我的生命作最后一搏。”

(韩威力主任与团队在紧张的肺移植手术现场)

因为病情危急,浙大一院肺移植科学科带头人韩威力和他的团队第一时间为银凤安排了手术。“然后就开启了‘不敢相信’模式——术后ICU半个月转入普通病房,再一个月后出院,再又一个月我甚至去爬了金华的尖峰山……从此每天就是跳舞打鼓学越剧拍抖音,怎么开心怎么来,不过说实话,到现在有时还不敢相信这个活蹦乱跳的人是自己。”

矽肺病人移植后比赛百米冲刺

也许是换肺之前的痛苦绝望都太刻骨铭心,浙大一院的肺移植病人,喜欢用彰显力量的行动来证明自己。

49岁的黄先生是矽肺病人,肺移植手术后不到三年,他飞赴西安参加第七届中国移植运动会,用19.57秒跑完了男子100米跑项目比赛。赛后,韩威力主任通过微信第一个向他竖起大拇指:“你太了不起了!!!”

黄先生年轻时跟随同村人一起从事花岗石开采工作,2007年,当他被诊断为矽肺时,如遭晴天霹雳。这是职业性肺病中最常见、进展最快、危害最严重的一种类型,它会导致患者的肺部出现广泛的结节性纤维化,若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大部分患者会因呼吸衰竭而死亡。

他辞去了采矿工作,开始求医治病。及至2015年,病情进一步加重。“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废人,就连上下楼都要老婆背。饭吃不下,一口米饭都吞不下去,稍微用点力,就咳得不行。”日益消瘦的他,体重只有81斤。自杀,对他而言,并不是玩笑话,要不是家人拦着,他早就不在人世了。

2016年8月,黄先生再次因呼吸困难急诊入院,当地医生告诉他,“换肺”是唯一的解救方法。可是,常年的疾病早已让家里陷入贫困,高昂的移植费用使他望而却步。经过四处打听,黄先生得知浙大一院肺移植恢复快、费用省!最终他找到了浙大一院肺移植中心的韩威力主任。

2016年11月23日,黄先生怀着忐忑的心情被推入手术室,“我清楚地记得,我进手术室是中午12点。说实话,我还是蛮担心的,因为我的情况太严重了,移植风险很大,有很可能下不了手术台。之前也有亲戚劝我不要做,但我真的太痛苦了,那样的日子我一天都不想再过下去了。”

术后第二天,他在ICU悠悠地睁开眼,茫然地环顾四周,突然意识到,他,依然活在人间。瞬间,喜极而泣。

黄先生在讲述自己的故事

神奇的肺移植“铁军”

从大悲到大喜,像银凤和黄先生这样,浙大一院肺移植科已经为数十位重症肺病患者扭转了人生。

制造这一切神奇的浙一肺移植“铁军”,平均年龄才35岁。在带头人韩威力的带领下,从零开始,用3年时间,挑战一个又一个医学极限,在全国打响了浙江省肺移植的品牌和影响力,同时,也成功挽救了一个又一个濒临死亡的终末期肺病患者。

韩威力是这支年轻铁军的带头大哥

浙大一院肺移植科成立于2016年6月1日,是省内唯一的终末期肺病专业诊治中心,中国肺移植联盟成员。科室成立3年来,肺移植年手术量保持全国前五位,已迈入全国第一方阵。

2016年8月4日,浙大一院肺移植科成立后完成首例肺移植,这位65岁的湖州人老顾术后活得有滋有味,不仅能洗衣做饭,还能打太极拳、跳广场舞、骑电瓶车。逢年过节,老顾都会给带给恩人韩威力打电话发短信,一来汇报近况,二来也是“显摆”下自己棒棒的身体。

此后连续三年,浙大一院肺移植手术量均居全国前五位。2019年至今,浙大一院已完成肺移植26例,包括1例心肺联合移植,术后存活率达到100%。目前浙大一院肺移植手术总计56例,其中单肺移植40例,双肺移植15例、心肺联合移植1例。肺移植科成立至今患者术后3个月存活率80%,达国内领先,国际一流水平。

浙大一院肺移植科核心成员

移植成败考验的是医院综合实力

肺是为全身供氧的重要器官,当一个人的肺功能下降到一定程度时,将会严重影响日常生活及行动,严重的病人甚至需要长期吸氧来维持生命,且随时存在因感染导致病情恶化、危及生命的情况。对这些终末期肺病患者来说,肺移植是改善他们生活质量,甚至存活的唯一希望。

器官移植,是21世纪外科领域皇冠上最闪耀的明珠。肺移植手术难度大、技术要求高、围术期综合救治能力考验大、患者术后存活率低。我国能自主开展肺移植的医院,屈指可数。

肺移植有多难?“肝肾心肺四大器官移植,肺移植的手术难度可能是最大的。”韩威力说道,韩威力介绍,国内疾病诊断相关分类指标叫DRGs,分值越高,代表技术难度越大。肺移植的DRGs指数为19.05,在四大器官移植手术难度排名第一,远远超过心脏移植的16.47、肝移植的12、肾移植的3.69。“特别是需要双肺移植的患者,手术更是难上加难。”

而同时,社会上对肺移植的认知程度还不够普及,很多患者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来就诊时往往已经拖延很长时间,病情已经比较严重了。这个时候,可能已经错过了肺移植的最佳时机。

肺移植不光光只是一台手术,医生做完手术就解决了患者所有的问题,术后,患者还需要闯感染、排异等众多关卡,由于肺和心肝肾的特殊性,肺是唯一与外界相通的器官,所以围术期的管理更难。

“围术期患者的死亡率非常高。患者最终能否顺利康复出院,围术期的管理非常重要,是决定移植成败的关键。” 韩威力由此特别感谢相关的十几个临床科室,“可以这么说,肺移植手术在整个肺移植过程中所占的比重,最多占50%,病人要真正康复,还有50%的比重是在围术期。麻醉科医生在术中的精心维护、ECMO团队的体外循环维护、ICU综合监护维护,这就要求医院有非常强大的移植基础,考验的是这家医院的综合实力。”

这支年轻的铁军,创造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

什么是肺移植?

肺移植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换肺。肺是为全身提供氧的器官。我们身上没有哪个部分可以离开氧气而生存。当一个人的肺功能进行性地下降到一定的程度,将会严重影响他的活动能力,甚至需要吸氧以维持生命,而且随时会因为感染等因素使病情突然恶化,危及生命。在这种情况下,只有肺移植才能挽救他的生命。

哪些疾病可以进行肺移植治疗?

适合肺移植的疾病主要为各类良性终末期肺部疾病:

1

慢性阻塞性肺病

2

各种原因引起的间质性肺病(包括感染和药物等引起的肺间质病变、淋巴管平滑肌瘤病、蛋白沉积症等)

3

支气管扩张、肺囊性纤维化

4

各种职业性肺病(尘肺、矽肺等)

5

原发性或继发性的肺动脉高压

浙大一院肺移植联盟单位

1、余杭区第二人民医院

2、嵊州市人民医院(浙大一院嵊州分院)

3、绍兴第二医院

4、义乌市中心医院

5、诸暨市人民医院

6、三门县人民医院(浙大一院三门湾分院)

7、景宁畲族自治县人民医院(浙大一院民族分院)

8、常山县人民医院

9、缙云县人民医院

10、浦江县人民医院

11、长兴县中医院

12、北仑区人民医院(浙大一院北仑分院)

13、山东省济宁市第一人民医院

14、海宁市人民医院

15、余姚市中医院

16、安吉县人民医院(浙大一院安吉分院)

17、浙江金华广福医院

2019年联盟新成员授牌现场

本文转自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何黎

视频:患者;照片:患者、浙大一院

以上视频、照片已获患者本人同意公开

欢迎转发,转载请联系

点在看!

为他们点赞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