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两部安多藏戏说开去

原标题:由两部安多藏戏说开去

今年是昆山举办“戏曲百戏(昆山)盛典”的第二个年头。在 38天的展演期内,来自全国 20个省(区、市) 112个剧种的 118个代表性剧目接续上演。

8月 26日下午,在宏鑫文体中心剧场,我观摩了“四川省折子戏专场”演出。相较于大戏的浓墨重彩,我更喜欢轻巧明快、地方特色浓郁的小戏、折子戏。四川省折子戏专场,由四川曲剧《凤求凰》、嘉绒藏戏《猎人与猩猩》、射箭提阳戏《县令拉纤》、安多藏戏《金城公主·宴前认舅》和安多藏戏《赛马称王》组台演出。引起我的关注和遐思的,是两部安多藏戏,《赛马称王》和《金城公主·宴前认舅》。

安多藏戏,指的是以安多方言演出的藏戏,主要分布在阿坝、红原、壤塘、若尔盖、色达等地。(四川省民族事务委员会编.四川藏戏 [M].成都 :四川民族出版社 ,1990:12.)安多藏戏的诞生和发展,与藏传佛教关系密切。

“安多藏戏传入四川大致有以下两个途径:一是最早由贡唐三世旦贝卓美所编的安多戏《贡波夺尓基》(即《猎人贡波夺尓基》)。它是一种以神舞的形体动作和一些宗教仪式为主要身段进行表演的面具戏。题材取材于藏族著名道歌《米拉日巴传》,内容以米拉日巴劝化猎人、皈依佛法为主,被黄教寺院视为神圣不可侵犯的艺术之一,用以纪念黄教开山寺寺主。另一个途径是由拉卜楞寺法台甲木样五世所编的大型安多藏戏,于 19481949年前后传入我省安多方言地区。”( 四川省民族事务委员会编.四川藏戏 [M].成都 :四川民族出版社 ,1990:12.

安多藏戏《金城公主宴前认舅》

(摄影:汪荣)

安多藏戏的演出题材大多取自于神佛故事、人物传记。本次献演“戏曲百戏(昆山)盛典”四川省折子戏专场的两部安多藏戏,选材均属此类。

《赛马称王》是藏族英雄史诗《岭·格萨尔王传》中的重要部分,也是安多藏戏在民间演出较多的传统剧目之一。讲述了格萨尔克服险阻,通过赛马称王的故事。格萨尔降诞人间后幼名觉汝。觉汝出生不久便隐显神通。其叔父晁通心生嫉妒,欲除之却未得逞。于是晁通造谣惑众,称觉汝是邪恶的化身,并强行将觉汝和母亲流放到荒无人烟、妖魔出没的玛域玉龙松多。母子俩过着以野果、鼠肉为生的艰苦生活。虽然觉以衣衫褴褛、相貌丑陋,但是他心地善良,暗中释放出半人半神的能量降服了众多妖魔鬼怪,保卫一方和平。觉汝十二岁时,遵天神旨意,岭国上、中、下三大部落三十员大将商议决定,举行赛马会,夺冠者将获岭国王位和岭国七宝,并迎娶富豪嘎贾洛家的美女森姜珠牡为王妃。在觉汝的哥哥,大将贾察的强烈要求下,觉汝被请回岭国参加赛马。其结果大出人们所料,“乞丐儿子”觉汝一举夺冠,登上岭国黄金宝座。登基之际,他示现原形,戎装王服同着,威风凛凛、相貌堂堂,取名格萨尔罗尔布占堆,并迎娶珠牡为王妃。

《金城公主》则是一部新编历史剧,由三世阿羌寺活佛俄旺旦真亲自挖掘、整理、编创。金城公主是继文成公主后的第二位唐和亲公主。她不但为吐蕃带去了唐朝的先进文化和能工巧匠,还推动了唐朝和吐蕃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因此深受当地民众爱戴。《金城公主·宴前认舅》一折是该剧的主要内容之一,讲述了金城公主与第三十七代藏王赤德祖丹的皇子被王妃娜囊热公主抢去抚养,又在欢迎唐王使臣的宴会上认回自己的舅父(唐王使臣)的故事。

安多藏戏《金城公主宴前认舅》

(摄影:汪荣)

两部折子戏均以安多方言念、唱,人物服饰华美,上下场调度繁复、仪式感强烈,注重通过人物的外部动作塑造角色。如《金城公主·宴前认舅》一折中,金城公主的饰演者步伐端庄、大气,而抢夺皇子的娜囊热公主是剧中的一个反面角色,她的步伐就以魅惑、娇媚为主。

那么,如果能够将《金城公主》一剧打造成文旅产品,是不是会获得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呢?已有尝试!8月 16日下午,由西藏自治区、拉萨市重点打造的文化旅游项目《金城公主》舞台剧在拉萨首演。该剧由域上和美文旅股份有限公司和拉萨布达拉旅游文化集团联合出品,是继《文成公主》后的一部藏文化大型史诗剧,并且为填补《文成公主》一剧未能进行冬季露天演出的遗憾,该剧为室内演出,并且拥有专属演出场馆—金城公主剧场。

与此次参演“戏曲百戏(昆山)盛典”的安多藏戏《金城公主·宴前认舅》同样,该剧以金城公主进藏和亲的历史故事为主线。虽然没有明确地资料指出二剧间的关联,但就藏文化的传播以及文旅产品设计的角度来看,域上和美和拉旅的此次合作是有相当重要的意义的。

产品质量与艺术追求,是文旅产品绕不开去的老话题。如何使得一部文旅产品既具有艺术追求,又能够满足游客的观演需求,这一点,也许马斯·图米纳斯导演的《叶甫盖尼·奥涅金》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参考。

《叶甫盖尼·奥涅金》一剧改编自普希金的同名小说,以女主人公塔季扬娜的情感成长为主线罗织剧情。拉林夫人家的大女儿塔季扬娜是一个热爱读书、少言寡语且羞怯敏感的乡下姑娘,她在经历了爱上了奥涅金、表白被拒绝等一系列情感波折后,决定远嫁莫斯科并跻身上流社会。再与奥涅金重遇时,当年那不不起眼的乡下姑娘竟蜕变成了端庄优雅的公爵夫人,她的气质、她的美貌、她尊贵的地位无不吸引着奥涅金向她告白。而此时的塔季扬娜却决然拒绝了奥涅金的示爱。全剧在塔季扬娜与熊欢快的舞蹈中结束。

简洁凝练的舞台,表演者们轻盈利落的身段,大量、丰富的肢体语汇,恰到好处的灯光和效果,极具俄罗斯风情的音乐,以及众多华彩段落次第铺陈,等等这些密切配合,为观众徐徐展开了一幅十九世纪俄罗斯风情画。“美”“太美了”“太浪漫了”,是观众的观剧体验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的确,剧中若干重大场面极富感染力。比如,塔季扬娜意识到自己爱上了奥涅金,拖起铁床满场奔跑,并最终跪举铁床倒地呐喊的那一幕,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情感的迸发是多么的生动而又准确。如此高调向全世界宣言,是否又为之后遭遇奥涅金“体面的拒绝”埋下了重大的伏笔?

在充分体验着导演里马斯营造的臻美幻境的同时,该剧亦引起广泛讨论。比方说,文本部分人物设置过于单线条、扁平化;“奥涅金”这一俄罗斯文学史上著名的“多余的人”的形象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渣男奥涅金”;舞台呈现部分,大量使用独白,旁白交代剧情,克制地使用对白,转而采用舞蹈、肢体推进剧情和外化人物心理,以及响度可能“引起生理体验”的配乐等……这还是“话剧”吗?好像哪儿哪儿都不对,就剩美了?

我倒是认为,如果将这部作品定义为“为国际游客准备的驻场演出作品”,那么,以上看似违和的部分,都变得合理起来——俄罗斯元素浸透了这部作品,前作小说中诗的特质被保留甚至放大,冗长的对白则被芭蕾取代,唯美浪漫的调度和画面,准确的停顿和造型,等等这些都使得这部作品比较适合观众在观剧的过程中充分领略俄罗斯艺术风貌。观众可以在独白的时候大胆地瞥字幕机—大多情况下,独白时舞台是凝滞的,他们可以欣赏到多种俄罗斯艺术样式—诗歌、芭蕾、手风琴等等。以及相对单纯的、不那么深刻的剧情—看着不累,观众可以大方地将全部精力用在体验、感受上。

作者 上海艺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