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鹭世界》翱翔在天,用生命之美打动观众

原标题:《鹭世界》翱翔在天,用生命之美打动观众

“大自然中每一个生命都是可贵并值得敬畏的。”

这是一部自然电影,《鹭世界》的主角,是苍鹭,电影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去向观众呈现一只小苍鹭“泽一”在自然界经历种种危险幸存下来的真实生命故事。

本片是一部如假包换的自然类记录电影,但为什么要称之为“自然电影”,因为该片有着与同类作品不同之处:

其一,对于于一部记录类电影,却虚构了一个故事构架,在历时五年拍摄的素材之中,剪辑出了一个自然世界生命演变的话题。比起很多“假装电影”的纪录片,比如迪士尼自然出品的很多纪录片对于动物进行拟人化的镜头描述,本片的电影镜头很自然,如诗如画的镜头中,并不刻意不强调故事性,却突出容纳于镜头之中,在生动而略显俏皮的旁白效果的辅助下,对叙事效果进行补充。

其二,以第三方的视角去审视作品,将动物和自然放置在一个宏观的格局中,并没有主观因素和喧宾夺主的表现,导演孙宁的这部电影,,无论是前半段自然状态下苍鹭日常和习性的展示,还是后半段融入人类对苍鹭栖息地环境的干预,所有的视角都是公允的,只是聚焦于在这个时代下的动物本身,没有抨击也没有歌颂,

其三,也是本片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在上述条件下,通过叙事和镜头语言的效果,对苍鹭家族的“情感化”赋予,该片采用了多线并进、倒叙、互补、交融的叙事手法,多个角度呈现了一个苍鹭完整世界观。

电影的故事从小苍鹭泽一被抢夺食物开始,以倒叙的手法,来到了黄河中游,这里清水绿崖、安静优美,苍鹭一家选择把巢筑在悬崖峭壁之上,让观众见证了一场一生的生存的挑战。

春末,第一批卵下齐后,苍鹭们开始孵化。喜鹊会趁苍鹭不在巢穴的时候偷食苍鹭的卵,经过喜鹊的扫荡之后,所剩寥寥无几。夏初,已经孵化的两个苍鹭幼崽不慎先后坠崖,剩余的一个卵正在孵化。小苍鹭破壳之后,苍鹭妈妈对它照顾有加,泽一诞生。妈妈去河边捕猎,小家伙在巢穴里嗷嗷待哺。然而没过多久,妈妈一去不返,小泽一不得不独自展翅飞下高高峭壁。

这些空灵、自由的物种在每一次展翅翱翔背后也有着生存的不易,更有生存的顽强。而且为了突出这种演变的过程,导演时不时地在其间穿插入细腻的镜头娓娓道来,对苍鹭真实生存条件进行详实的反映。 微观场面与宏观景象之间的错落,苍鹭新生的欣喜、成长的努力、求偶的斗争、生存的猎杀,种种最真实的生命影像一一呈现,而关于“生命”亦藉由这些浪漫的段落踽踽前行。

在电影故事的情节过度上,导演则配以趋同于各种苍鹭习性的描写,意在从揣摩苍鹭生活习性的角度,并且还刻意安排了喜鹊、伯劳、黑鹳等不同的鸟类,以侧写的手法做了不同的“角色扮演”,立显出来的效果幽默而别有意趣。

电影就在如此的特色之中,凸显出了《鹭世界》的主题,就是通过写实记录的手法,为苍鹭赋予了“拟人化”的魅力,通过他们的习性,我们能更加深刻的体会到苍鹭种群的恋家、母爱等跟人类社会相似的家庭观念,从“恋家”、“离家”再到“回家”、“成家”这样一个成长历程,都是拍摄者赋予他们的“拟人化”,尤其是当泽一发现断了翅膀的母亲之后,令人动容,甚至可以将本片当亲情片看。

只有这样的设定,对主题进行反哺,才让令观众对苍鹭的习性和生存有着更深的认识。就像日本名作《狐狸的故事》,以及让雅克阿诺的《子熊物语》,都是自然电影,本片也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在呈现事实,只是被赋予了“情感化、拟人化”的特征。

所以,《鹭世界》像是一部抒情与现实相结合诗篇,觅食、求偶、分娩、猎杀,自然交替下,动物们渺小又伟大的命运被影片表现得入木三分,而人类与自然之间的碰撞,也使得我们要更加正确认识到自己在千万年地球演化过程中,所处的位置。

可见这部自然电影,视角很公正,根据导演孙宁所言,即使拍摄中遇到人对自然造成破坏的素材有很多,但摄制组还是有节制地展现。跟踪拍摄五年的同一区域内的苍鹭,受人类活动扩张影响,每年约以20%的数量在减少,但他仍选择小苍鹭的出生与成长为故事主线。

因为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鸟与大自然的世界,是一个众生平等的世界,在大自然的面前,我们会无可奈何,但是胜者就应该勇敢地飞出去,去奋斗去捕食,才是生生不息。

中国首部全景声自然电影《鹭世界》将于2020年元旦节全国公映,致成长,敬母爱,1月1日,一鹭有你。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