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动沙龙|铁三年终论坛:国内铁三职业化存在局限性

原标题:一起动沙龙|铁三年终论坛:国内铁三职业化存在局限性

由搜狐跑步主办的“一起动”系列讲座如期举行,本期“一起动”邀请到了中国铁三领军人党琦,知名铁三自媒体人刘茅第,北京第三连铁三俱乐部负责人刘鹏以及清华水木铁人三项队队员曾繁尘来做客本年度铁人三项年终论坛,一起聊聊关于今年铁人三项职业化发展的相关话题。

2019年国内铁人三项蓬勃发展的一年,无论是铁三精英水平还是国内赛事数量和质量都有了长足的发展。今年国内铁人三项比赛继续如火如荼发展,CHALLENGE大铁也在阔别几年后重新回到了中国。而国外顶级赛事中,也频频看到中国铁人军团的身影,2019年参加的比赛中哪场比赛最难忘?

曾繁尘:CHALLENGE大铁重回中国

在曾繁尘心中,印象最深刻的是今年10月底的CHALLENGE安徽的赛事。那场是近年来大陆地区的第1场大铁,也是他自己个人的第1场大铁。曾繁尘花了很长时间去准备,比赛中也是最辛苦的一场。但他同样表示,比赛氛围非常好:“冲线的时候,整个体育馆包括沿路都有很多的观众在给你加油,包括很小的一个小朋友,我快冲线的时候,小朋友在车上,他会摇下车窗跟我喊,哥哥加油,我觉得当然非常有成就感。”

刘茅第:以参赛者家属身份现场观看KONA世锦赛

与往年不同,今年刘茅第并不是以参赛者的身份来到KONA世锦赛,而是有幸作为家属好好地看了一场比赛。这也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能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一场赛事,看到了顶级赛事的筹备和运动员的表现,也感受到整个赛场的氛围。无论是女子组冠军的惊天大逆转,还是看着中国运动员巴斯冲线的瞬间,都让他真的激动,也对铁三有了重新的认识。

党琦:KONA非常享受,Challenge Roth氛围最好

党琦今年同样参加了KONA世锦赛,但他并没有特意当做重点赛事来备战。比赛中也出现了两次爆胎,导致成绩耽误了很多。但他认为今年的KONA却是自己所有参赛中最享受最放松的一场,没有成绩的压力:“特别最后跑步的过程中,我是一直在观察我身边的人的一个状态,跟志愿者互动,跟观众互动是完全在享受比赛当中,我说我觉得这个也是比赛的一部分,不是每一场比赛都是一定要去拼一个特别好的成绩,咱们要根据你个人的一个整个赛事的这种节奏,然后来编排好你整个的赛事,还有你整个人生的这种赛事的节奏和过程,不需要每一场比赛都那么较真。”

在谈到最难忘的赛事时,党琦认为德国的Challenge Roth和奥地利极铁是他参加过最难忘的。其中Challenge Roth胜在氛围极好,整个赛事文化积淀很深厚,无论是小镇风光还是赛道周边的氛围,都给人很大的震撼。“这场比赛是目前为止世界上在长距离铁三比赛,我们说大铁比赛距离里边人数最多的一场,运动员人数能到5000人,志愿者的人数达到了7500人。所以它的整体赛事服务可想而知,而且所有整个比赛的过程中,旁边观众没有断线的时候,几乎所有的赛事很难达到,因为他那是一个小镇,平时常住人口5000,比赛的时候会涌来30万人,所以整个赛道上全是人。”

另一个奥地利极铁则真的很极限,它不像传统的铁人三项在有志愿者、有补给站,游泳也是很有挑战,在一条河里,先逆流游泳再顺流,水温12度。骑自行车也比普通的距离要长一点,爬升累计到4千米。跑步累计爬升也有两千米,比赛时天气全是冰雹、下雨,需要自己找路标,自己要负责补给。在党琦看来,参加奥地利极铁非常纯粹,是对铁三的挑战和敬畏。

刘鹏:北京国际铁人三项赛非常严谨

对刘鹏而言,今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北京国际铁人三项赛,今年赛事恰逢祖国70周年华诞,赛期需要推迟。但赛事方组织非常严谨,一直在沟通水温和天气的情况,并把预测的具体情况以邮件的形式发给所有的运动员。

而在比赛中,刘鹏也确实感到比以往的比赛都要困难一些。虽然水很冷,但赛事保障做的很好,给大家准备了保温毯和姜汤。在他看来,北铁今年做的特别人性化,提前考虑到了所有困难情况,并把比赛出问题的情况降到最低。

今年国内铁三职业化发展变化最大的地方?

刘茅第:越来越多业余运动员开始请教练

刘茅第表示,特别明显的是今年感觉到有越来越多的业余运动员开始自己请铁三教练。“因为前两年我们很多人练都是自己会有自己的一些想法,自己练自己的,因为很多人不会觉得说我一个业余运动员为什么要去花钱请教练,但是我们今年看到了很多运动员开始请教练,然后国内也出现了很多金牌的一些教练团队,包括罗教练、张楚他们都有各自聚拢了一些很优秀的运动员,有很多优秀运动员跟他们去训练,然后成绩也都明显的得到了一个很明显一个提升。”

国内比赛中,中国顶尖选手与国外差距越来越小。中国运动员也能在各个年龄组有一些收获,证明专业化训练确实对于业余运动员的水平的提升有极大的帮助。

刘鹏:职业化目前还有局限性

刘鹏认为,从成绩和体制来讲,目前国内铁三职业化还是有一些局限性。铁三本身就是中产阶层的运动,无论是从器材还是从教学支出,还是从场地等等各方面,平衡这方面的关系。随着国民生活水平提高,GDP的水平在增长,会发现越来越追求成绩的人会越来越多,而且他们更加追求系统化的训练。

但目前职业化推进主要局限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经费来源,另外一个就是成绩预期。刘鹏认为国内外职业运动员都面临这样的问题,如何获得经济支援以及如何回报赞助,他还以自己亲眼所见举例:“我亲身经历咱们在国外的时候,超市里边买面包,我看见一个就是职业运动员在买面包的时候,一个标价1.99的面包和一个标价2.99的面包,她反复权衡了半天,最后选择了一个1.99的面包拿走,当时觉得也挺心酸的,对也挺不容易,所以说选择职业这条路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而且需要那种一往无前,没有回头路的那种感觉。”

党琦:中国铁人三项职业化还很遥远

“毕竟还是参加年龄组的比赛,我们所说你要职业化的话,你是要参加职业组的比赛,这个还是有区别的。另外我们是特别希望能够在中国能够说有职业的运动员出现,然后来更好的推动和带动中国的铁人三项运动的发展,因为我们现在没有顶尖的运动员的话,其实对这个项目是一种限制。”在党琦看来,中国铁三职业化还很遥远,很多业余运动员想往职业路线上靠。但以现在的情况看来,还不能称之为职业化。

以党琦的了解,目前国际上的职业铁三运动员,绝大部分收入也不稳定,过的很艰苦。党琦认为觉得如果是靠运动员自己,然后慢慢的去走成职业化这样的运动员,走到这条路上来是非常难。但是可以为了推广铁三这项运动在中国的发展,包括以后为了将来的各届奥运会打基础的话,各界人士可以团结起来。“去帮助他们一起来去运作这些事情,我们现在有些人有这方面的专业的能力,但是不是一个适合当运动员的人。但是我们这些人如果愿意做这些事情的话,其实我们就可以联合起来,然后帮助一些有潜力的运动员,真正的就跨出这道门槛,走到职业化这条道路上来。”无论是青训还是企业赞助,都要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慢慢就会开花结果。虽然很难,但他还是充满了信心。党琦坦言,希望未来有更多中国铁三选手可以在奥运会亮相,可以站上更多的领奖台。

当前体育产业化大环境下,铁人三项的未来必然与商业化程度离不开。铁三赛事的商业化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都有什么方面是适合进行商业化探索和深入研究的?

党琦:所有商业化都离不开媒体传播

在谈到这个问题时,党琦直言就像录制今天的节目一样,所有商业化活动都离不开媒体的传播。把这些好的一些项目,好的运动员、好的一个运动的这种模式,通过好的媒体传递到大众当中,然后更多的人去认识这个事情,然后其实也会有引起很多的一些,包括有潜在合作的这样的模式的这种商业的机构来关注这个事情。

“我记得有一次在解说一场比赛的时候,当时也是有旁边的一个解说员在问我的一个情况,说2005年06年的时候,练铁三的时候说说待会说那会儿你什么感受,或者说现在为什么我们没有那么多职业运动员,他问这个问题,说我们当时练铁人三项,那时候感受基本上没有人关注,就没有人看这个项目,可没有人了解,所以我们也没有太多的那种成就感,或者是没有那种社会价值感。”在党琦看来,项目是需要更多的社会的关注度的。大众现在不关注可能是因为不知道,所以需要我们一起来传播这个项目,把这个项目更好的传递到社会,让更多的人知道了解,甚至参与到这个项目当中来。能够保证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知道这个项目参与进来,才能有更多的人关注这个项目,才说我们能够有一些正常的良性的运作。

如何与铁人三项结缘?

刘茅第:练游泳和自行车遇瓶颈期,从铁人三项找到突破点

2003年,刘茅第开始接触铁三。他原本是练游泳和自行车两个项目,但后来遇到一些瓶颈,开始想找一些别的突破点。“其实很多人都跟我一样,就是在单项训练的过程中发现自己遇到了瓶颈,然后在这过程中又发现了铁人三项这项运动,然后觉得正好比较适合自己去尝试一下,然后一尝试以后确实觉得这样运动比那种练单项要更有意思一些,因为其实对业余运动来说好玩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因为你三项一起练就不像你练单项那么枯燥,很多人真的是就在这种情况下接触到铁三的。”

刘鹏:源于电视上一档节目,心里埋下了种子

在被问及如何与铁三结缘时,刘鹏笑言自己和其他嘉宾应该都不同。“因为一个节目,一个上初一的孩子,就能知道有这么个运动,在心里就有那么一个种子,在有朝一日它有一定土壤的时候,这个种子就会萌芽,就会破土。”大概1992年左右,刘鹏在电视上看到一档节目《超级铁人三项赛》。当时的刘鹏,还是一名初一学生,但就从那时开始,他就想“这辈子能玩一次就行了”。后来等工作以后,他觉得自己能跑步,游泳和自行车也都可以,就开始了自己的铁三生涯。

刘鹏还认为,推广一项运动需要通过成绩、通过个人能力,包括各级的媒体推广来普及这项运动。而从事这项运动,一旦开始时间都会比较长的。参与的人多了商业的介入也自然会多,可能会产生更多的火花。而且不光局限于这一个项目之内,会对整个社会产生一定的带动。

曾繁尘:因一场采访了解并接触铁三

曾繁尘目前还是清华大学新闻学院在读研究生,他接触这项运动也是源于去年一次采访。当时他运营着学校里一个颇具影响力的公众号,要去采访刚刚比完大铁的大一男生。也就是在这场采访里,曾繁尘开始接触到了铁三这项运动,也了解到学校的水木铁人三项队。

“第2次我又采访了一个玩铁三的女生,然后一个非常小的女生,也是在台湾比完的大铁,然后他们俩都建议我去要不要来一起玩一玩,然后我当时想就是这么小的女生他都能比完,我觉得我不能说我就害怕这项运动。 ”在曾繁尘看来,如果想要铁人三项在中国能够蓬勃发展的话,很重要一点就是要让大众了解到这项运动它并没有想象中门槛那么高或者精英。不管是从金钱的角度讲,还是从你的身体素质的角度讲,其实很多人都是可以去尝试的。比如说这些标铁,它还没有全程马拉松的身体疲劳度那么高。而作为未来的媒体人,曾繁尘也希望能够尽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这项运动,它是每个人都可以参与,都可以感受到快乐的。

2019年已经来到末尾,2020年马上就要到来。明年在铁三成绩和个人生活上都有什么目标?

刘茅第:希望去世界各地走走,看看不同的比赛

在节目中的最后,四位嘉宾向我们分享了自己2020年的期望和目标。刘茅第笑言说自己练了这么久,对自己的成绩极限也有了明确的认知,肯定和顶尖运动员差距很大。下一步就希望能多去世界各地走一走,多看看不同的比赛。比如之前党琦提到的极铁和北美洲、南美洲的一些比赛,也希望能接着比赛多去看看这个世界。

党琦:明年开始带儿子参赛,让他感受一下氛围

党琦则表示,之前由于儿子年龄小怕带出去不适应,明年儿子马上五周岁,党琦计划正式开始带着儿子到处比赛。

“既然要带他出去,我也得稍微努努力。在孩子面前成绩不能太差,因为前几年因为都是带孩子为主,然后自己的训练投入没有那么大。铁人三项就是这么一个项目。你只要投入的精力够了,你的成绩基本上跟你投入是成正比的。”党琦想让儿子接触一下整个赛场的运动氛围,特别是顶级的运动项目,顺便也是带着儿子旅行。提到赛事,党琦则认为奥地利极铁是明年主要参赛目标,争取能够15个小时以内完赛。

刘鹏:为俱乐部好好做服务,在保持成绩的同时谋求小突破

作为北京第三连铁三俱乐部负责人,刘鹏表示明年赛事可能集中在上半年,下半年要专心为俱乐部做好服务,“现在还保持每周14个小时训练量,而俱乐部的服务至少要用我6~8个小时的时间,每周基本上除了睡觉不是在上班,就是在训练或者是俱乐部的事务当中,所以明年下半年可能会收一收这些。至于说各地去看一看,每个阶段的人都会有不同的目标,我可能近阶段的时候,可能这些目标就会稍微收一收。 ”

谈到成绩,刘鹏觉得稳定就好,不要掉的太多。不过因为铁人三项黄金年龄可能也就还剩几年,得抓住点尾巴,尽量往前有小小的突破。

曾繁尘:标铁希望冲击2小时15分

作为刚刚接触铁三一年的新手,2019年是曾繁尘第一次感受完整的铁三赛季。明年的计划就要定的更明确一些,报一些重点比赛,比如已经报好的柳州和上海两站赛事。

“因为今年我去了厦门的比赛,我觉得这是我参加的比赛里选手水平非常高的一场,然后其实是给我很大的打击,所以明年我的计划就是两站,然后我想报一下联赛的睢县那一站,因为今年我给自己的目标就是我希望标铁能进2小时25分。在年底汕头总决赛的时候达到了,所以明年睢县如果冬训练得好的话,我希望能冲击2小时15分,就是健将的成绩要求。”

曾繁尘还特意提到了党琦对自己的影响,“党版跟我说梳理目标的时候说不要想要去完成某项比赛。而是说要想清楚,你参加这个铁三,你目的是什么,或者说你不要想说我要去拿到那个目标,是说要逐渐突破自己,只要自己最后达到实力达到那个地步,其他都是顺水推顺水推舟的一件事。”

对铁三新手有何建议?

曾繁尘:铁三并不难,要看主观愿意付出多少

曾繁尘认为铁人三项最重要的就是看自己愿意投入多少,看有多热爱。主观上愿意付出多少,就会收获多少。很多人会觉得说我到底有没有那么多时间,或者说我有没有那么多的金钱可以投入,或者说我自己的身体素质够不够,但其实只要你是对铁三有热爱的人,就可以去大胆去尝试,你最后总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刘鹏:先体验赛事,积累经验

刘鹏则认为大家只要想动,走出门参与进来就可以了。先体验一下赛事,经过一两场比赛经验的积累后,在逐渐把目标提上来,达成自己心愿中的阶段性目标,人就是在这样永远在不断的给自己的阶段制定目标,达到阶段性的小目标,然后再向人生大目标前进。

党琦:希望大家开放心态,分享给身边的朋友

党琦首先对现在已经开始参加铁人三项的朋友们说了一句话:“希望大家能够开放心态,然后把你参加铁人三项比赛的这种感受过程,尽量的去分享给你身边的朋友们,只是真实的就好。”同时党琦也建议大家能够开放心态,先练起来,找到各自的组织,大胆的去尝试一下。这本身就是一种突破,然后在感受这种精神同时可以运作到生活和工作当中,一定会有帮助的。

刘茅第:眼光放长远一点,铁三可以一直玩到老

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刘茅第希望大家可以把眼光放长远一点,不要太着急。因为这项运动实际上黄金年龄是35岁到45岁之间,然后现在很多人其实还没有达到这个阶段,很多人会在意成绩,说在意必须要完成某一场比赛,完成某一场大赛。在刘茅第看来,这真的没有必要。

刘茅第表示:“这个运动是可以一直玩到老的,在国外很多人都是是退了休以后才开始练,甚至五六十岁才开始练,一直玩到七八十岁,这都没有问题的,所以说不用着急,非要在某一个阶段达成什么样的目标,你把眼光放长远一点,这样运动可以一直陪伴一生。”

【版权声明】本文系搜狐跑步原创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微信搜索公众号 sohurunning 了解更多跑步资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