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国内“医闹”现象频出,而美国却很少出现?

原标题:为什么国内“医闹”现象频出,而美国却很少出现?

最近几天的热搜,都在向大家告知有一条十分让人悲痛的消息——民航总医院杨文医生被患者家属伤害,紧急抢救无效,最终不幸去世。

杨文医生去世后,多位市民手持鲜花前来悼念。一名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就这么离开了人间,而罪犯却毫无悔过之意,讯哥在悲痛的同时也极其愤怒。

咱先不讨论这件事发生后国内众多知名媒体的态度,就这件“医闹”杀人事件所引发的社会争论,很值得大家去思考!

说到“医闹”,无论是接触过还是没接触过的人都应该非常清楚,这在国内已经是“家常便饭”。但公众对于“医闹”的看法,却有明显的两派之分。

在大部分人看来,伤医无法原谅,学医不易,从医更不易,每一位医生都在尽自己最大能力去帮助每一位患者,而到头来却还要担心被患者或患者家属伤害,这是不可理喻的。

而还有一部分人认为,伤医的本质是由于医生未能提供有效的治疗,未能恪尽职守,导致很多患者家属倾家荡产之后依旧无果,走投无路之后的失智之举。

本是一个救死扶伤的身份,如今变成了一种“高危”职业。轻则医生被打伤,重则有生命危险。而针对此现象,国家也极为重视,且惩罚极为严重。

但近些年来,这些现象依旧频出,为什么?

以美国的“医闹”为例,用一位医生的亲身经历来告诉大家,这背后的原因:

背景:费城,坐落于纽约与华盛顿特区之间,通晓历史的人知道她与美国独立的渊源,著名的UPenn就在这个古老的城市,热爱篮球的人熟悉费城76人队,学习生命科学的人肯定背过费城染色体,宝妈可能还听说过久负盛名的费城儿童医院。生活在费城的人却知道,其实旧城已经破败不堪。

在破旧的街区,人们在车里等红灯时都不敢和路人有眼神接触,大白天就可能有械斗、枪击、抢劫.......这是社区治安状况。夜幕降临,借着酗酒的力,冲突的、斗殴的更是随处可见。

正是这样的地方,屹立着一家气派的大医院:爱因斯坦医院。

一年前,邻居摔伤,被社区急诊医生连夜转诊到爱因斯坦医院留观,家人拜托我陪同翻译。

赶到医院的急诊中心,我以为是到了警察局:两三辆警车闪着顶灯歇在大门两侧,警察蜀黍则在晃悠。

邻居和她女儿已经被前呼后拥地推进去了,我一头冲到门口,咔嚓就被警察蜀黍拦下了。(美国医院特别是急诊,一进门可不是小清新的导医小妹,当头就是个100公斤以上级的警察蜀黍。)

我这才想起关于这家医院的八卦:由于周边环境过于凶险,急诊又常常是醉酒、斗殴、枪伤一族,即使在有警察保驾的情况下,医疗人员的人身安全也常受到威胁,久而久之,急诊医师都不愿意来这片“一级战区”。后来警力配备上升到几乎和医务人员1:1,才勉强能留住一些夜班医师。

警察蜀黍身后醒目的地方挂着“袭医零容忍”的牌子。

对我一番盘问后,警察蜀黍说里面只有一个医生在,每名患者只能一人陪同,又以我不是直系亲属为理由,拒绝我进入急诊室,只能留在等候区。

不一会儿,有位小个子醉酒哥一路自言自语走进来,后面跟着一个皮衣哥。醉酒哥被人敲了头,觉得需要检查一下,才来了急诊。警察只放了醉酒哥进去,皮衣哥貌似被安了个“看起来不是很无害”的标签,也只能在外面等。

等待的两小时期间,我只能通过发信息和邻居沟通情况,因为急诊室和等待区都禁止电话通话,要打电话得去室外(零下10多度)。邻居说刚刚都快轮到她了,突然进来个身中八刀的刀伤哥,叫得特别惨,医生护士都去忙活他了。

正等着呢,忽然前台有铃响,两个警察一秒钟就冲了进去,一会儿醉酒哥被架了出来,情绪有点激动,嘴上还不停地抱怨等了两个多小时都没人管。急诊医师,一位御姐,这时也走了出来。于是,场面是这样的:两个彪悍的警察像哼哈二将一般架着醉酒哥“制动”,御姐在一米开外的距离面对着醉酒哥,摘下口罩说:“我刚刚给你初步检查过了,暂无大碍,已经安排护士带你去做CT。你如果不能安静的等待,再像刚才那样反复干扰我工作,我们就不能继续给你提供帮助了。”(英语真是一种特别适合打官腔的语言。)警察这时半放开手,边问醉酒哥:“你可以保证配合医生吗?可以的话我就再送你进去急诊室。”醉酒哥表示了同意,御姐就带他回诊室去了。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邻居信息里说只来了个护士给他不停的看心电监护,清了下创,御姐还在处理那个刀伤。(御姐,您这看病速度,是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吗......)

后半夜我也是困得不行,刚要合眼,突然警铃又响了。这次醉酒哥被架出来的时候,双脚都是悬空的,边挣扎边骂街。御姐一直跟到了门口的黄线就没有再向外走。(可能有规定,线内还算在医院责任范围内吧。)警察回头对她说:“你回去忙,这里交给我们。”

皮衣哥看到这一幕,一个马步就冲上去“解救”同伴,警察两次口头警告未果;说时迟,那时快,正在门口聊着天的另外两个警察兄弟,放下咖啡就上来帮手,将两位哥都隔离在警车里,开走了。

在急诊等了快四个小时之后,邻居终于转去病房进一步治疗。我好奇地问她醉酒哥到底做什么了事,能被请出来两回,答案是:“他等的不耐烦了,催问医生的时候拽了医生肩膀一下。

背景:费城,坐落于纽约与华盛顿特区之间,通晓历史的人知道她与美国独立的渊源,著名的UPenn就在这个古老的城市,热爱篮球的人熟悉费城76人队,学习生命科学的人肯定背过费城染色体,宝妈可能还听说过久负盛名的费城儿童医院。生活在费城的人却知道,其实旧城已经破败不堪。

在破旧的街区,人们在车里等红灯时都不敢和路人有眼神接触,大白天就可能有械斗、枪击、抢劫.......这是社区治安状况。夜幕降临,借着酗酒的力,冲突的、斗殴的更是随处可见。

正是这样的地方,屹立着一家气派的大医院:爱因斯坦医院。

一年前,邻居摔伤,被社区急诊医生连夜转诊到爱因斯坦医院留观,家人拜托我陪同翻译。

赶到医院的急诊中心,我以为是到了警察局:两三辆警车闪着顶灯歇在大门两侧,警察蜀黍则在晃悠。

邻居和她女儿已经被前呼后拥地推进去了,我一头冲到门口,咔嚓就被警察蜀黍拦下了。(美国医院特别是急诊,一进门可不是小清新的导医小妹,当头就是个100公斤以上级的警察蜀黍。)

我这才想起关于这家医院的八卦:由于周边环境过于凶险,急诊又常常是醉酒、斗殴、枪伤一族,即使在有警察保驾的情况下,医疗人员的人身安全也常受到威胁,久而久之,急诊医师都不愿意来这片“一级战区”。后来警力配备上升到几乎和医务人员1:1,才勉强能留住一些夜班医师。

警察蜀黍身后醒目的地方挂着“袭医零容忍”的牌子。

对我一番盘问后,警察蜀黍说里面只有一个医生在,每名患者只能一人陪同,又以我不是直系亲属为理由,拒绝我进入急诊室,只能留在等候区。

不一会儿,有位小个子醉酒哥一路自言自语走进来,后面跟着一个皮衣哥。醉酒哥被人敲了头,觉得需要检查一下,才来了急诊。警察只放了醉酒哥进去,皮衣哥貌似被安了个“看起来不是很无害”的标签,也只能在外面等。

等待的两小时期间,我只能通过发信息和邻居沟通情况,因为急诊室和等待区都禁止电话通话,要打电话得去室外(零下10多度)。邻居说刚刚都快轮到她了,突然进来个身中八刀的刀伤哥,叫得特别惨,医生护士都去忙活他了。

正等着呢,忽然前台有铃响,两个警察一秒钟就冲了进去,一会儿醉酒哥被架了出来,情绪有点激动,嘴上还不停地抱怨等了两个多小时都没人管。急诊医师,一位御姐,这时也走了出来。于是,场面是这样的:两个彪悍的警察像哼哈二将一般架着醉酒哥“制动”,御姐在一米开外的距离面对着醉酒哥,摘下口罩说:“我刚刚给你初步检查过了,暂无大碍,已经安排护士带你去做CT。你如果不能安静的等待,再像刚才那样反复干扰我工作,我们就不能继续给你提供帮助了。”(英语真是一种特别适合打官腔的语言。)警察这时半放开手,边问醉酒哥:“你可以保证配合医生吗?可以的话我就再送你进去急诊室。”醉酒哥表示了同意,御姐就带他回诊室去了。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邻居信息里说只来了个护士给他不停的看心电监护,清了下创,御姐还在处理那个刀伤。(御姐,您这看病速度,是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吗......)

后半夜我也是困得不行,刚要合眼,突然警铃又响了。这次醉酒哥被架出来的时候,双脚都是悬空的,边挣扎边骂街。御姐一直跟到了门口的黄线就没有再向外走。(可能有规定,线内还算在医院责任范围内吧。)警察回头对她说:“你回去忙,这里交给我们。”

皮衣哥看到这一幕,一个马步就冲上去“解救”同伴,警察两次口头警告未果;说时迟,那时快,正在门口聊着天的另外两个警察兄弟,放下咖啡就上来帮手,将两位哥都隔离在警车里,开走了。

在急诊等了快四个小时之后,邻居终于转去病房进一步治疗。我好奇地问她醉酒哥到底做什么了事,能被请出来两回,答案是:“他等的不耐烦了,催问医生的时候拽了医生肩膀一下。

说到底,国内之所以出现这么多的伤医事件,涉及多方因素,很难说清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但也许提升医院的安保机制是未来医院减小伤医事件的措施之一

上面这段是Azure Sun医生的亲身经历,她说:有一个人曾在医院对一位医生比中指嘲讽,结果直接被警察扣到警察局,并且还被告知, 如果再有一次这样的行为,整个西南医学中心的患者黑名单,以后系统内的医院都可以拒绝治疗他。

而除了安保措施和信誉制度极为优秀,美国医疗还有很多优势。

1. 严格的医学教育体系

美国的医学教育称得上是世界上最严格的教育体系。

在美国,医学教育属于研究生教育,必须修完大学本科所需课程,通过医学院入学考试之后才有资格申请医学院。医学院四年毕业后获得医学博士学位,但想行医,还得通过美国医生执照考试,并经过三至八年不等的住院医及专科训练和考试。每隔几年还要参加一次非常严格的资格考试,不通过的话,医生的资格就会被取消。在这么高的门槛面前,美国的医生数量并不多,但是薪资待遇远高于普通的工薪阶层。

这么说并非抨击国内的医学教育和就业,而是想说明一个现象:在中国,医生这个职业“性价比”太低。工资不高,但需要24小时待命,曾有一位医生因太累喝了一小支葡萄糖都会引来“网络暴力”,而现在除了网络暴力,众多医生还需要担心现实中的暴力了。

2. 完善的监督机制

美国的监督机制也十分完善,只要有医生私下收受患者财物,一般很难逃过监控。

美国社会现金交易极少,基本都是通过转账和刷卡的形式。而美国医生的银行账户大部分都是被监控的,银行会对每一笔收入进行监督,一旦发现数额较大或是来路不明的钱就会进行盘查并记入个人档案,直接影响个人的信誉。另外,美国医学界有所谓的诚信档案,档案上有劣迹的医生会被拉入全美医师协会的黑名单,会得不到任何医疗机构的聘用。

对于那些为“医闹”辩解的人而言,他们或许也是受害者。医生也是一个普通人,他们也需要赚钱养家。但人有千万种,当没有相应的制度去约束时,个别人就会选择捷径。

3. 医药分离的制度

美国实行医药分离的制度,也就是说美国的医院有治疗诊断权,没有卖药权。患者买药有另外的药店,药房负责。医药根本就是分开的,所以完全谈不上以药养医,也省去了中间保障的医药费用。

而且,在美国看病,是预约制的,每个医院一天看多少个病人是固定的,这样保证了每个病人都能享受到最良好的医疗服务。

不同于中国人一生病就跑医院,美国人就医的基本单位是家庭医生。美国的乡镇和城市,每户人家都有对应的家庭医生。一般来说,一个社区里有多名家庭医生,专门为这个社区的家庭提供医疗服务。家庭医生一般都是综合科的医生,基本的诊断和治疗常见的小毛病都可以在社区医院进行。如果家庭医生碰到连他们自己也无法治疗的疾病,会推荐病人去专科医院或是大医院治疗。

总的来看,美国医疗之所以先进,就是因为他们有着严格的从业和就业制度,医疗领域的规范化,以及对医疗的高度重视。这样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从业人员的高素质,以及减少医患之间的冲突。

当然,美国医疗也并非没有缺点,最大的问题就是贵!国内一两千的手术,在美国可能需要几万刀。

最后,对于医闹,如果问讯哥具体是什么态度,我借用位微博网友@听说坚持很难 的发言

———— “零容忍” ————

有任何关于留学的问题

学费、选校、消费、住宿、就业……

找专业的老师免费咨询

*文章部分内容整理自:医药卫生报、鑫泉移民及网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