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简不是简单,未来的建筑还能给艺术留下空间吗?

原标题:极简不是简单,未来的建筑还能给艺术留下空间吗?

不管是科技,艺术,或者建筑,归根结底,它都不应该完全脱离。

如何让勇敢成为与生俱来的精神?

一刻talks与亚洲龙邀请知名艺术批评家曹星原,对话6位智慧领袖,打造2019不容错过的艺术谈话类节目《对话智美》。探索艺术与科技的边界,以及人类精神力量的强大。

温群,他是国际知名建筑设计师,也是aoe事建组的创始人。他以“大道至简”的设计理念纵横建筑设计界几十年。通过建筑来体现他对人类生活的关怀与热爱。为什么现在极简主义这么流行?背后反映了怎样的社会现象?本期节目,曹星原与温群将一起探讨建筑与艺术的博弈。以下是节目内容精选。完整版请见视频。

以下是节目内容精选,完整版请见视频。

本期讲者:曹星原、温群

曹星原:知名美术批评家,《锵锵三人行》常驻嘉宾

温群:事建组创始人、世界设计师协会会员、国际设计俱乐部会员

本期主题:建筑艺术

全文共 3280字,阅读需要18分钟

01.

极简不是简单的简

是大道至简

曹星原:我去大兴机场,发现哈迪德的手法很精致。他说,他受到了马列维奇的影响,马列维奇在美术圈子里创造了极端主义、绝对主义。

这种极简,不是简单的简,而是极端丰富之后,这些极端丰富突然融为一体。一生二,二生一,再回到一,回归了,所以也是大道至简。

现在的文化环境,大家都要重新梳理中国的文脉,在里面找到我们今天中华民族文化复兴的一个飞跃的点。在这儿,也请你展开给我们介绍一下。

温群:其实大道至简这个概念的提出,本身是一个中国传统的哲学理念。所以说刚才您提到的艺术家——马列维奇,我本人也很喜欢,包括我们最近刚完成的一个作品,其实也是受他的至上主义的影响。

大道至简不代表是没有东西,反而是它包含的东西,内涵更多一些。比如有很多非常打动人心的建筑,其实呈现出来的形态都很简单。

有个德国的建筑师,叫密斯·凡·德罗,他实际上是现代主义的四个建筑大师之一。他当时提出的一个理念就是尽可能少的东西,我理解应该就是大道至简。

02.

科技赋能建筑

建筑为艺术留下空间

曹星原:建筑是我们人类的最高文明,它是集科技和艺术为一身。科技为建筑提供了各种可实施的条件;而艺术为建筑设计做最后的装点。只有这两者完美的结合了之后,我们才能留在人类文化史上。

建筑和科技之间的关系,是不是越走越近?你们的智能建筑,还会给艺术留有空间吗?

温群:建筑师在做设计时,并没有刻意地把艺术作品从墙上取下来。因为不管是科技、艺术、或者建筑,归根结底,它不应该完全脱离。

比如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像达芬奇、米开朗基罗,他们同时是艺术家,又是建筑师,也是科学家,他们什么都懂。

再比如,我们现代建筑运动开始的时候,强调有一句话叫「功能追随形式」,就是说空间已经变成了纯功能性的介质,人在里面生活,它已经不像古代的很多建筑,承担了很多精神性的内容在里面。

有一些很伟大的建筑师,在现代运动里面,也继承了过去人们对光的研究,你一进去,会被光打动,就像万神庙。

举个很明显的例子,日本有一个建筑师叫安藤忠雄,他在游历欧洲以后,回来做自己的建筑。我们能看到他的很多建筑都是受到了欧洲古典建筑的影响,尤其是他对光的运用。

曹星原:艺术家需要在科技基础上了解一些超越古典艺术的技法,你要配合这个时代,走到这个时代的前列,不说你引导别人,至少你要跟得上;而且你要用敏感的观察力,用这个时代提供给你的各种材料和技术,让大家看到耳目一新的艺术效果。

03.

功能为上的工业时代

如何追求设计之美?

曹星原:刚刚我们谈到建筑和现代的工业化,都在回避设计。我还想到秦始皇陵开挖的时候,挖出一个鎏金铜马车,非常漂亮。可是今天的车,它就像建筑一样非常功能化。咱们丰田出的一款新车:亚洲龙,设计上和以前有所突破。

在当下的社会环境和科学技术的发展下,我们怎么能够看到一款汽车,就确定它和我们当下的生活、设计、审美,以及当下的智能生活走向是贴合的呢?我想请你讨论一下 。

温群:从建筑设计来看,未来智能化肯定是一个趋势。科技的发展,其实给建筑的设计、舒适性等等,都带来了很多的突破和飞跃。

尤其是从古代,我们建房子,可能就是一个木头房子,或者石头房子,连基本的这种保温性能都没有,人住在里面,他的舒适度肯定是不如我们现在。

汽车,我可能在家里要出门的时候,可以把这个车通过自动的程序,提前做好出行的准备,包括自动泊车的功能等等,这些技术现在已经很普遍了。

所以现代技术的发展,包括这种智能化,它可能会越来越起到改善人居住环境的作用。

曹星原:那我们智能化的极限在哪儿?

温群:我们看到一些科幻电影,其实里面已经有很多的场景在表现未来城市,包括出行。

比方说,我们现在谈无人驾驶这个技术,当然这个技术现在还没有真正地开始应用。但是其实人类已经开始在这方面的研发和探索,它未来带给人们的一个最大的好处,可能从理论上来讲就是没有车祸;第二个没有堵车;第三个就所有驾驶都是自动的,你出门就不用自己去开车等等。

曹星原:汽车和建筑在艺术上,还有哪些地方,可以跟艺术家合作一下?我还是回到这个艺术上,不能让艺术家没饭吃。

温群:我是觉得汽车的设计是属于工业设计这一类型。所以它里面设计的技术含量,是非常高的。或者因为可能坐了不同的车,它带给你的感受是不一样的,我觉得艺术在汽车设计上的影响更多的是体现在对人文的根本的关怀上。

曹星原:所以现代建筑,特别是国际风格的建筑,为了大量的生产,他要考虑到在固定成本的前提下,如何做到,一是要符合人体需要的安全、舒适;同时,所有的功能都要具备。

把功能作为第一要素来强调就成了现代建筑的考虑,那在功能之上,极简的美于是就成为现代设计的趋势,是不是这样?

温群:其实我觉得从设计上讲的话,也存在一个叫轮回的现象。比方说,从现代主义以后,大家注重功能性。但是因为现代主义的建筑思潮,带来了很多的问题,包括您提到的,可能在情感上,它会比较冰冷。所以说后来又出现了后现代建筑,就把一些传统的文化符号,又带回到建筑里。

所以我觉得设计是一直处在这种变化的状态。当人意识到某种运动思潮带来的问题以后,它会进行一些调整。包括我觉得现代的建筑界,其实没有一个主流的运动思潮,或者一种形式。现在是呈现出来各种各样的理念、风格等等。

04.

科技服务社会同时

为审美带来更多想象

曹星原:像你这一类的设计师,想象力特别强,接受能力也特别强,而且还会超前一步,所以你就把中国的设计元素植入了后现代这个潮流之中。我真的很喜欢你的设计理念。

温群:说到这个话题,其实我认为刚好有两个项目很贴切。第一个就是我们在2017年底完成的项目叫国宾壹号院。

国宾壹号院

另一个是重庆的项目,这个项目我们认为还是受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理念影响。刚才提到大道至简,确实那个建筑本身看起来确实是一个非常简洁的建筑。

但是在我们想表达中式意境的时候,我们没有拿符号来堆砌,或者直接拿中国的古建筑放在那。我都没有这样去做,反而我们用的是非常新的材料和技术,完了以后来形成了一种空间的氛围和意境。

曹星原:我经常听到人说,现在设计和科技的结合提升了我们的审美。我一直也以为是这样,大家的审美都提升了,像我们这种纯画画的,纯做雕塑的有点跟不上,那只好就望洋兴叹了。

但是今天听您说,您那个国宾壹号院是受到了宋代审美的启发,那我们是提升了呢?还是回归了?所以这个升可能不是提升,因为美的这个定义很难说哪个是高,哪个是低。

温群:我个人觉得,就是科技的发展,归根结底还是为人服务,为了改善人们的生存环境、个人的舒适度等体验感。

谈到美,我个人认为不管是在宋代,还是当代,审美其实有一个共同的内容,我觉得是自然。审美符合自然的原理,或者叫自然的法则,它自然而然就会是美。

审美这个东西,宋代有宋代的优势,它很多东西是符合当时的这个技术背景的。那高科技所带来的这种审美上的突破,或者说是新的观念也好,我个人认为就是技术会拓展人的这种想象的空间。

比如现在很多的高科技产品,它能带给你更多的想象,或者激发你的灵感。所以我认为这种技术的发展,会带来一种新的审美。

曹星原:特别感谢温群先生,使我们更加了解了当代的设计、科技和艺术之间最完美的结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