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朝初期疆域狭小,仅有4万平方公里,大禹何以划分九州?

原标题:夏朝初期疆域狭小,仅有4万平方公里,大禹何以划分九州?

“九州”,最早见于《禹贡》,相传上古大禹治水时,把天下分为九州,并制作九鼎镇压气运。

根据《禹贡》记载,九州分别为豫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梁州、雍州、冀州、兖州,囊括了传统中国大部分区域,北有燕山山脉、渤海湾和辽东,南至南海,西至甘肃接西域,东至东海。《左传》中提及,大禹在鼎上刻画有九州图,象征天下九州都是夏朝的,如此雄心豪迈的气魄就让九鼎成了夏朝的镇国之宝。

然而,这就令人难以理解了,因为直到商纣王时期,才将国土开拓到淮河长江一带,夏朝疆域更是狭小,大禹何以划分九州?且,以夏朝的生产力,根本没办法控制九州这么庞大的区域。既然如此,大禹划分九州之说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关于夏朝疆域,根据现代学者研究,大致是西起河南西部、山西南部,东至河南、山东和安徽三省交界处,南达湖北北部,北及河北南部,大约210万平方公里。其中,核心地带大约是在如今的偃师、登封、新密、禹州一带。

但,这是夏朝最鼎盛时期的疆域,是夏朝历代君王慢慢开拓出来的,而在大禹时代的夏朝初期,却主要在山西中南部的河内地区活动。以今天眼光来看,夏朝初期疆域面积极其狭小。

关于夏初疆域面积,学术界观点不一,有4万平方公里、50万平方公里、100万平方公里等说法,应该是直属领地、臣服区域和影响区域之别,4万平方公里应该仅是夏初直属领地。

不过,无论如何有一点可以肯定,大禹时代的疆域,肯定远不到我们熟知的九州这么大,只能算九州中的一隅。

正因如此,不少历史研究者认为子虚乌有,比如著名学者的顾颉刚先生在《禹贡注释》中指出,九州之说是战国时代出现的,根据战国诸雄分野托古假设出来的,其地理知识仅限于公元前280年战国七雄所达到的疆域,因为夏商周时国家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地盘,分成九州更不用说了。

凤凰网有一篇叫《中国实行过九州制吗》的文章,作者是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支持了顾颉刚的观点,认为九州是战国学者对未来统一国家的一种规划,反映了他们的一种政治理想。

按照我们熟知的九州划分,的确与战国七雄疆域比较吻合,那么大禹划分九州真是战国古人的一场别有用心的伪造?

欲探究此事,我们有必要先看一下大禹为何要划分九州。

按照《禹贡》解释,大禹根据山川形势、物产状况、风俗习惯等,将天下划分为九州,主要是为了征税,所谓“贡”即为“税”,区别出各地出产哪些物品,然后要求当地进贡。当然,这里应该还包含便于管理天下的意思。

但,还是回到原来的问题,因为按照大禹时代的生产力,根本不可能控制庞大的区域,并要求九州这么大的区域上贡,比如扬州区域估计根本不会理会大禹。有学者提出一个观点,即大禹划分的九州区域,其实只是九个小区或九个方向,后人将九州包含的区域逐渐变大,慢慢形成了我们今天熟知的九州,不过这一说法缺乏传世文献和考古证据。

那么,大禹究竟为何划分九州呢?学者邵望平提出一个观点,认为九州与考古学文化相关,比如《禹贡》中的青州和徐州地界,与考古学上划分的4000余年时的大汶口——龙山文化系统的主要分布区,海岱文化区相符合。换言之,大禹划分九州时,是根据不同势力分布来划分的,这些势力形成的独特标记,就成了考古学文化,比如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等。

众所周知,根据考古发现来看,在距今7000余年到4000余年时,大禹划分的九州范围之内,存在着大量的考古遗迹,比如距今7000余年的湖南常德城头山遗址,是中国迄今发现的最早古城,还有距今5000余年的良渚古城等,这些文化遗址又存在着互相交流的证据,比如城头山遗址就存在龙山文化因素,良渚文明又散播到四川、山东、陕西等地区。换言之,通过这些文化交流的证据,可见大禹对天下地理的认识,可能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广博的多,并非局限于一隅之地。

不过,这些证据只能说明大禹有可能划分九州,并不能证明大禹划分过,因为考古学上缺乏证据。那么,九州会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考古学的发现证明,周朝的齐鲁文化、巴蜀文化、吴越文化、荆楚文化等及其分支,说明周朝人的地理知识已经突破了九州范围,证明九州之说的存在至少已有3000年,周朝人不可能提出一个明显落后的地理知识。

考古发现的商朝遗迹佐证了这一点。从商式铜器和含有商文化的遗址来看,西起陇东、陕南,北至辽西,东渐于海,南至浙北、赣中、湘中、四川等地,几乎已经超出了九州的范围。显然,就商朝这些考古发现而言,至少3000年前的商朝人提出九州概念不足为奇。

综上,大禹是否提出过九州,如今无法给予100%的证明,不过从《禹贡》和考古发现来看,大禹时代夏朝疆域虽然不大,但所知晓的地理知识却完全可能包括九州范围。至少从周朝情况来看,周朝人只会划分更多的州,而不会认为天下只有九州,说明中国的九州之说至少已经流传3000多年。

令人奇怪的是,如今不少学者对西方历史坚信不疑,根本不加辨别,由此证明西方是人类文明的中心,但对中国历史却不断质疑,用怀疑的眼光不断审视。其实,如果用同一标准衡量,西方很多令人赞叹的历史根本经不起推敲,而中国历史却能形成一条条严谨的证据链,就以大禹划分九州而言,虽然缺乏100%证据,但却能证明商朝时已经流传九州之说。3000年前,中国就有九州如此庞大的地理概念,古埃及、古希腊、古巴比伦......谁能与之相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