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生活记事:新年第一天,浅草初诣

原标题:东京生活记事:新年第一天,浅草初诣

两年前,我曾在连载中刊登过《寻求日本式的正月――体验做年糕》的文章,其中写到“ 每年都寻找日本式的正月”,所以今年也不例外。 两年前是在朋友家里吃着大蟹火锅,看着电视跨年,在日本有家人才可以这样过新年。

去年则是在我家和朋友一起,边吃火锅边看 YouTube 转播涩谷十字路口的跨年实况。十字路口挤满了等待新年倒计时的人,那么大的一个路口,完全被人淹没,从直升机的实况镜头来看,《天空之城》中穆斯卡的那句名言“看吧!人类就像垃圾那样!”简直是千真万确呀。

△ 涩谷十字路口

然后是今年,我觉得也过了一个非常“日本式的新年”。与朋友一起观看了 NHK 的红白歌会后,我们一起跑去参拜,而且去的是浅草!这不是很“日本”吗?

△ 人气组合岚担任第70回红白歌会大压轴

浅草,是读者朋友们经常听说的东京著名观光胜地。挂着大灯笼的雷门很有名吧?我的新年,就是在雷门前迎来的。好多人聚集在那里,倒计时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了,眼睛一眨便是新年。

当然,聚集在此的人们大多是为了去参拜雷门后面那座著名的浅草寺,从雷门到大殿的仲见世大道上也挤满了人,队列一直排到了距离雷门 50 米开外的路上,不愧是浅草!其中还有不少外国游客。

△ 雷门

我和朋友看到这排队的情形立马担心不已,便从仲见世大道旁的小路进去了。从那里笔直地向前走,来到浅草寺的侧面,就可以看到大殿了。

浅草寺侧面有个院子一样的空间,里面有大排档,可以充分感受到新年的热闹氛围。虽然已经是凌晨零点半,但毕竟是新年,排档区里还是聚集了很多人,各自吃着在大排档买来的食物:广岛烧、烤鸡串、巧克力香蕉等。管理人流秩序的警察的吆喝声也在我们耳边此起彼伏。新年的首次参拜应该是很神圣的行为,我却觉得有这样一种夹杂在神圣中的热闹喧嚣,才是人间生活,真好。

△ 广岛烧

我和朋友在人群中艰难前行,去浅草神社参加新年首次参拜。浅草寺旁的这座小巧玲珑的神社,已经有 1400 多年的历史,著名的“ 三社祭”便是在这个神社举行的。 浅草寺里既没有警察也没有保安,像是本地人的香客们缓缓地列队前进,依次进行新年的首次参拜。

△ 三社祭

顺便一提:现在这样的“新年首次参拜”形态,其实是近 100 年间形成的新年伊始到神社、寺院去参拜,从江户时代起就有,这种行为被称为“年笼”“惠方诣”“初缘”,根据本地的习俗来进行。但是到了明治时期,人们的休息日集中到了元旦和年初的三天,再加上明治神宫等的建立,作为全国活动的“新年首次参拜”慢慢成形,形成时间似乎是在二战前。

有关这方面的情况,日本的神社、寺院的投稿网站 hotokami 上刊登有说明文章,可以读懂日文的读者请一定阅读一下,这是爱好历史的年轻人新创建的一家公司,网站本身也倾注了很多心血。

hotokami.jp 网站页面

穿过鸟居时我规规矩矩地鞠了一躬,轮到我参拜的时候,我按照规矩行了两次礼、拍了两次手,完成了新年首次参拜。关于首次参拜,我以前听到过各种说法,比如什么“这时候许愿,应该把地址说出来”等。但最近在自己周围经常听到的说法是,“ 重要的并非许愿,而是感谢”。 确实如此啊——我深感认同,于是认真地说一句“多谢啦”作为此次参拜的开始。

之后的惯例是抽签。平时我是不抽签的,可毕竟是新年首次参拜,一年之始,就抽了一签,结果是“末吉”。神签的形式因神社而异,浅草神社的神签上写有短歌,非常遗憾的是我把这张神签给弄丢了,只是清楚地记得解词的最后写着“无心之言伤及他人”。我要牢记在心。因为是新年神签,我觉得认真阅读、虚心接受的人还是很多的。

△ 浅草社神签

领了神社分发的米酒,步行回到了朋友的家。元旦之夜是满月的前夜,月亮非常明亮、非常漂亮。在这样的新年之夜里,月光映照下的浅草寺呈现出的红色也显得更加难得。

施依依、施小炜✎ text

《知日·BGM之魂》特集

-------------------------------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