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河源晚报创刊25周年特刊:赤子之心大地飞歌

原标题:【东江】河源晚报创刊25周年特刊:赤子之心大地飞歌

赤子之心 大地飞歌

1995年1月5日,《河源晚报》前身《东江晚报》呱呱坠地,现迎来25周岁生日。时间就像一根长长的线,一头牵扯着栉风沐雨的那些年,一头延伸到默默坚守的现在。25年的兢兢业业,25年的风雨兼程,25年的同舟共济……晚报人与广大读者一起度过了一段难忘的岁月。多少感人的故事,多少动人的瞬间。今天,让我们围炉把盏,一起忆当年,一起重温那些温暖的过往。——编者

小名(外一首)

■那云

每一个住在东江边上的客家人

都有一个小名

燕子,道古,或者叫狗忠

从呀呀学语起

就自带一种泥土的亲切

你随城市成长

曾经的丑小鸭,也长成亭亭玉立的白天鹅

橱窗,案前,哪里都有你

哪里都有人说起你

25年了,像一颗星,再多灯火

也淹没不了你柔弱却坚毅的光

“东江”,你是河源晚报的小名

河源晚报,你是河源的小名

能叫出小名的人,都是来自家乡带着稻草甜味

看你成长的亲人

所以,每一声呼唤

都如此轻轻

晚报人

她说她没有周末

她说她是流水线上的工人

她说开会时不得不开小差

给各个渠道搜集的人约稿

然后自学成师,成一个看石人

在成堆的沙石中

把每个石头中的花草、动物或人

都看得清楚

她也学雕刻,把自己雕刻成维纳斯

她一直拯救石头里面的人

却渐渐把自己按进石头,成一尊神

她点石成金

点我,我却还是那颗垫脚的阶石

方型,不可圆状,冷

我只希望成一盏路灯,亮着

在她画下的夜空中,也能璀璨槎城

尘封的剪报

——致《河源晚报》创刊25周年

■曾玉仿

翻开那本尘封的剪报

光阴瞬间在指尖间滑落

那些发黄的文字跃然跳动

时光已去25载春秋

我不敢说我就是一个证人

但我的的确确看到

从你诞生的那一天起

就有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人

背着青春的行囊

从天南地北慕名而来

聚到你的门下

用青春的热血

用雏嫩的文笔

为河源的点滴变化

写下一篇篇华章

虽然有许多人已另择去向

但仍然有一些人

直到中年以至白发丛生

依然在坚守着那份神圣的执着

奉献着最美好的人间词话

一张小报并不起眼

一路走来实属不易

25年风雨兼程

有曲折也有坦途更有辉煌

百姓的心目中

街坊的口碑里

总有一份惦记

茶余饭后温馨的阳光下

捧读着那文字斑斓的晚报

眉宇间透露出的那愜意与满足

伴随着的便是寻常人家

平凡而幸福的时光

祝贺河源晚报

二十五周年庆兼寄晚报人

■晨风

风雨兼程廿五年,文坛今渐绽新妍。

宣传古镇作贡献,发展槎城绘锦篇。

斩棘闯开千里路,合心撑起一方天。

披星戴月何曾怨,国粹传承最为先。

行香子•

祝贺河源晚报二十五周年庆兼寄晚报人

大地飞歌,社稷昌平。

逢盛世一片繁荣。

用文铺路,笔赋心声。

绘一城风,一城雨,一城情。

披星戴月,餐风饮露。

从未惊苦累长迎。

同心同德,相惜相惺。

创一方天,一方地,一方名。

贺《河源晚报》创刊25周年

■钟岸先

报连群众心,晚集百家音。

乐解民间事,情如槎水深。

贺《河源晚报》创刊25周年

■冯兆云

诞辰廿五有辉煌,万绿欢歌槎水扬。

引领思潮追国梦,乐为民众筑桥梁。

祝贺《河源晚报》创刊25周年

■郑燕彪

似酿飘香廿五春,东江逐梦赞声频。

敢为万绿权当墨,广赋人间善美真。

悠悠东江情

■邹彬

柯灵说:“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方魂牵梦萦的土地”。我想,这一方土地里,至少还有一条河流。土让我们生根,水让我们滋养。“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句话是人世间入心入肺的真知。

现实中却有两条河流,不断地给我的家乡和我带来润泽和丰盈。这两条河的名字都叫东江。

第一条东江是地理意义上的。我出生在万绿河源,东江自北向南流经我的家乡,流过我的岁月。童年时渴了,掬一捧河水喝下顿觉内心润甜。中年时累了,掬一捧河水洗把脸顿觉神定气闲。年少时在东江河畔的枫树坝中学感受谢蓬松先生的语重心长:东江学子须勤奋,八斗五车总等闲。青年时在东江河畔的黎咀中学教书之余读刘浩华老师的《东江女人》,文字中的乡土情结自此在心里生根发芽。还有,还有东江河畔晨曦微露时的那张绯红的笑脸,至今仍是千帆过尽后最动人的容颜……

第二条东江是文化意义上的。《人民日报》的副刊名叫“大地”,《南方日报》副刊名叫“海风”,而《河源晚报》的副刊名叫“东江”。细细品味,这些副刊名字都起得贴切,定位准,有内涵。

在这条河的流域,有人在多情地放歌,那是邓醒群、骆心慧、邬耀仿、朱安娜、那云……的诗。在这条河的流域,有人在深情地倾诉,那是王雁峰、罗洪安、黄贵美、田添……的散文。在这条河的流域,有人在动情地编织,那是陈振昌、钟小巧、骆海娟、谢淑敏……的小说。在这条河的流域,古风从遥远的《诗经》吹来,巫资华、钟岸先、曾善辉、李东升……他们在风中低吟浅唱。在这条流域,邹晋开的字里行间有时金刚怒目更多菩萨心肠;在这条流域,邹国忠的诗酒人生演绎着性情中人的风流倜傥。在这条流域,凌丽用女性的视角和敏感在观察在沉思在构想。在这条流域,杜海用诗书画印在抒写在描绘在想象……

东江,有人情的温暖,有人性的光辉;有诗意的栖居,有诗性的智慧;有心灵的拷问,有良知的坚守;有对土地的敬畏,有对星空的仰望;有温柔的慰藉,还有更多的是热情的讴歌……

在东江流域,有一座面水而居的小屋。在小屋里,有一群人,在纺织,在设计,一年又一年做着嫁衣。还有一个女子,从花树下的旧时光中款款走来,戴着眼镜,知书达礼,温婉典雅。白天,她选料,裁剪,缝制。晚上,她在灯光下钉扣,整烫,检验。为了一款又一款的嫁衣,她和她的同事们不辞辛苦,煞费苦心。东江的文人墨客们,穿着最美的嫁衣,与真恋爱,与善成亲,与美相守,年年岁岁,岁岁年年……

在东江的怀抱里长大的我,20岁的时候又与“东江”一见钟情。东江两岸绿树红花,山川毓秀,风景如画。而“东江”副刊同样芳草鲜美,落英缤纷,风光旖旎。美丽的东江给这一片土地带来了丰饶,给东江的才俊们带来了灵感。灵秀的“东江”则给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带来了精神的食粮,带来了另一种丰盈。

因一直对水怀有极深感情,所以我的工作在东江河畔,家也在东江河畔。每当人闲心也闲的时候,在东江河畔读“东江”,于我,是非常惬意的小时光。这一天一天的小时光,日积月累竟让愚拙的我终于有了灵光,竟然勇敢地向“东江”投出了自己的习作。我的第一篇散文《认识你真好》,第一首诗《咏梅——兼致某人》,都是由《河源晚报》的副刊刊发。自己认为近年来用了心的《不一样的爱情》《书缘》《无语的情怀》和《孤独的价值》,也是由“东江”刊发。我在“东江”里徜徉,在“东江”里成长,也在“东江”里看见了很多文学新人的成长,比如康兆妮、钟冬华、王斌、谢新霞、邓果娣、肖惠琼、江晓如、张肇敬……

纸短情长,诉不尽悠悠东江情。唯有感恩,感恩有两条东江,从我的家乡缓缓流过,给我的家乡和我带来润泽和丰盈。

编辑:燕茈

《东江》投稿邮箱:3040202899@qq.com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