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东《精英律师》中被诟病角色重复,“个人风格”从来不等于“套路”

原标题:靳东《精英律师》中被诟病角色重复,“个人风格”从来不等于“套路”

励志职场剧《精英律师》自开播以来,收视率就一骑绝尘,成为了Q4电视剧市场时装剧中最大的赢家,不过与收视率居高不下相对的是该剧豆瓣评分的一路走低,目前仅仅只有5.4分。究其原因,只能说是“成也靳东,败也靳东”,一部分靳东的“死忠粉”构成了该剧的主流受众群体;另一部分人则认为他演什么都是“贺涵”,重复的精英姿态,重复的毒舌说教,都是引发网友们“不耐烦”的导火索。

其实除了靳东之外,有好多演员都曾经背上过“演什么都一样”的标签,但观众对他们的态度却有着鲜明的差别。都有哪些演员身上出现了“角色重复”的问题?演员要不要不断突破,挑战距离自己更远的角色?在这篇文字中我们试图寻找答案。

关于“重复”评价两极,

陈道明的戏骨地位为何能纹丝不动?

在曾经被观众评价为“角色重复”的演员中,我们可以根据市场对他们的接受程度分为三个类型。

第一类:出演角色固化的弊端已经在他们身上明确的显现,未来如果不作出改变,观众很难“买账”。

张翰

如果要说国产剧中最“渊远流长”,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的荧幕形象类型,绝对少不了“霸道总裁”。他们的存在与偶像剧这一剧种相伴相生不可分割,俘虏了一批又一批的少女心。张翰则是继台湾偶像剧“霸总”之后,内地自产“霸总”的最佳代表,从《一起去看流星雨》的一夜成名,到《杉杉来了》中所有人都耳熟能详的“经典梗”:“鱼塘塘主”,虽然这些角色从不缺少吐槽的声音,却也为他吸收了数量众多的粉丝,成为了“前流量时代”当之无愧的当红小生。

但随着影视市场中内容的不断丰富、拓展,各种垂直类型剧百花齐放,爆款频出,观众的审美品味也在不断的提升,剧情经不起推敲的言情偶像剧与套路化的“霸道总裁”人设已经难以俘获观众的心,“面瘫”“酷拽”“邪魅一笑”等毫无变化的表现方式也会让人审美疲劳,最重要的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张翰开始与这类角色出现违和感,此时认为他“角色太过重复”、“没有突破”的声音终于成为了主流。2017年,《战狼2》中的“熊孩子”形象为张翰拉回了一些风评,大家都认为这个中二自负却怂中带着坚韧的人物与以往相比非常有突破性,可惜这样的机会并不常有,《战狼2》之后他还是只能在《温暖的弦》《如若巴黎不快乐》中演绎“换汤不换药”的总裁,温吞的“转型之路”依旧难走。

杨志刚

从《铁梨花》中展露头角,再到《勇敢的心》《大秧歌》《红娘子》等年代大剧中不断“担正”,杨志刚的演技在大众眼中可以说一直都“槽点满满”,除了面部表情缺乏变化,不论什么环境和人设他都以低于普通人的速度一字一顿的处理台词,让他的每一部新剧都会引来一波网友在评论区中“抓狂”。不过杨志刚本人倒是对这种表演风格回应过,他被吐槽的作品几乎都是自己的哥哥也就是导演郭靖宇的剧,这种处理方式也是为了配合导演对人物的要求。其实,一个角色最终塑造成什么样子,并不完全是由演员个人来控制,剧本、导演、制作等等因素都要考虑其中,演员经常合作同一个导演和制作班底,受制于审美惯性,很可能就会出现一些非常雷同的人物和表演方式。目前杨志刚出演《勇敢的心2》和《霍元甲》都已经杀青,导演也依然是郭靖宇,他会不会在过去的“风格”中继续“一条路走到黑”,值得我们拭目以待。

第二类:评价毁誉参半,虽然并不缺乏演技,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却总是流于重复。

靳东

老艺术家朱旭曾经说过一句话,“演了一次茄子,以后是个紫的就来找你”,靳东凭借《伪装者》里的明楼快速翻红,《我的前半生》中的贺涵让他彻底站稳脚跟,正是因为这些非常成功的经验,行业才更希望打出“复制黏贴”的安全牌。而在试错成本更高的寒冬期,这种保守策略更将大行其道。对制作公司来说,《精英律师》优异的收视成绩已经证明了观众的选择,哪怕有着层出不穷的质疑声音,靳东的“职场精英”形象仍旧是35~50的中老年群体的“心头好”,甚至连同类型竞争者也鲜有,制作方根据受众需求满足其喜好正是一种对商业规律的尊重。而对于靳东本人来说,各类型“小鲜肉”的不断崛起挤压着市场空间,与其通过转型吸收更多低年龄层的粉丝,还不如巩固好自己已经打下的“江山”,否则很可能“邯郸学步”两边都不讨好。

周一围

2017年,周一围凭借演技综艺《演员的诞生》得到了大众认知度飞跃式的提升,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随着人气而来的却是对他演技的质疑,接连几个角色“出师不利”让网友刷新了对他演技的评价,“演什么都是一个劲儿”,“肢体动作和表情都太夸张、过度了”,“太油腻”。其实纵观周一围出道以来饰演的角色,类型上并不算单一,《深牢大狱》经历复杂的狱警刘川,《少林问道》背负着血海深仇的程闻道,《红色》中嫉恶如仇、雷厉风行的铁林都有着明显的分别。可是近年来周一围塑造的几个令大家印象深刻的角色,例如丁修与龙波,在人设的极致与表演的大开大合上都相似程度极高,这就导致了即便他表演本身的问题并不大,甚至对一些角色的细节拿捏非常准确,却还是引发了观众的审美疲劳。

第三类:“性格演员”已至化境,个人魅力加持角色相得益彰。

陈道明

作为公认的“戏骨”级演员,陈道明也遭遇过“演什么都是自己”质疑,由于他塑造的一系列气势不凡、挥斥方遒的帝王形象给大家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反而让人忘记了一些神形兼备的小人物:《围城》中清高的知识分子,《中国式离婚》中消磨在生活一地鸡毛中的中年男人等等。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演员可以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个人魅力大于演技,也就是“性格演员”,另一种是演技大于个人魅力,也就是“角色演员”。当然这么说并不意味着第一种演员的演技没有第二种好,只是他们的人格魅力太过突出,流淌在角色中形成了一种符号化的东西,让观众觉得是一种重复,陈道明无疑就是“性格演员”中的“巅峰”,他虽然不能像一些气质更平凡、没有攻击性的演员那润物细无声的穿梭在各种角色当中,但从呈现出的作品来看,这种独特个人魅力的加持反而更加难得。

王劲松

曾经做过话剧演员的王劲松,是典型的“大器晚成”型演员,40之后才开始不断发力,成为电视荧屏上的“黄金配角”,他和陈道明的相似之处是本人身上的气质特色都十分的鲜明,儒雅厚重,充满古典的内敛是王劲松的关键词。而从《琅琊榜》中的言阙,到《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中的荀彧,再到最近热播的《鹤唳华亭》中的卢世瑜,都是清高正直,独具气韵风骨的忠臣良相。这些角色不能说没有“重复”的元素,却都能同样大放异彩,在观众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正是因为王劲松在表演的过程中恰到好处的把自己特质揉到了角色中,二者相得益彰,形成了一种正向的“化学反应”。

不突破,不“炸裂”,

就不是好演员吗?

在当下不少关于演员演技的讨论中,网友都非常渴望演员能够突破自我,出演和自己距离更大的角色,仿佛只有这样才称得上“演技炸裂”。但演员一定要脱离自己的长相、气质与长处来塑造人物吗?首先我们要厘清一个现实,那就是没有演员能够真的“一人千面”,演技再好也有无法弥补的东西。

就比如胡歌的新作《南方车站的聚会》,在电影中他完全打碎自我,出演了一个背负命案,已至穷途末路的歹徒,豆瓣评分7.4分,票房超过2亿的成绩在文艺片中非常亮眼,胡歌在塑造人物上的努力与刻苦也肉眼可见,最终角色的完成度也非常高。但可惜的是,大部分观众还是觉得他的表演被片中的廖凡秒杀,原因无它,只是胡歌的帅气让人很难将他带入一个亡命之徒的角色逻辑。

这说明了一个道理,演员想要打碎现在自己所擅长的东西,尝试与自己距离更远的角色,带来的结果就是“事倍功半”。可能你需要付出比平时多若干倍的力气,也就只能保证观众不出戏而已,所以为了挑战自我而去尝试与本人所有特质都完全相反的人物,没有太大的必要,反而造成了一种资源的浪费。突破固然是一种值得敬佩的勇气,坚守“阵地”又何尝不是一种清醒得自知呢?

王劲松在采访中曾经提起过,他年轻时常被说文人气质,戏路受到了限制,很不甘心,所以每天都坚持到健身房锻炼。但有一个导演却对他说:“你把胸围练得再好,胳膊练得再粗,我们也不会找你演武士,因为你不具备那种粗蛮的气质。练得再壮,你还是一个文人当中体格好的形象。”王劲松听后豁然开朗,选择承认了自己的“力所不及”,也正是在这之后,我们看到了一个个由他塑造的总能给人带来思考和感动的“文人义士”形象。

在一个演员有限的职业生命里,只有与最契合自己的角色互相“碰撞”,才能产生让观众永恒难忘的高光时刻。正如我们欣赏章子怡的演技,是因为那份独有的倔强和坚韧,而不是《非常完美》中配不上她“故事脸”的“傻白甜”。如果真的能认清自己的不可替代性,在“重复”类型中不断深耕,把优势发挥到极致,对演员来说又有什么不好呢?

而靳东之所以被观众大面积的诟病,是因为哪怕同类型的精英角色,也能在业务领域、生活经历、感情线索中找到细微的差别。但靳东塑造的每个“精英”不管是说话节奏,肢体动作,还是居高临下、指点江山的气场,都呈现出了高度的“统一性”,这已经不单单是“角色重复”,而是躺在自己的舒适圈中不思进取。“风格”从来不等同于“套路”,在这一点上观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