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记忆:下雪

原标题:童年的记忆:下雪

作者简介

张国栋,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优秀指导教师,陕西省学科带头人,陕西省教学能手,延安市教育教学研究中心物理教研员,延安市教育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延安市学科带头人,延安市优秀科技辅导教师。

小的时候,一直生活在农村,雪说下就下,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地一下就是几天。那时候,听天气预报的渠道是收音机和老年人,收音机几天也不听一次,倒是老年人的预报是经常听到的。德高望众的老人是有经验的,他们说该下雪了,村民就相信一定要下雪了,小孩子则坚定不移地认为要下雪。

图片来源网络

冬天,天寒地冻,雪,悄无声息地下。村里没有通电,用的都是煤油灯,所以农村人一般落黑就睡,天亮的时候才发现瑞雪普降,大地万物银装素裹。小孩子一般是不愿早起的,但一听到大人们说一声下雪了,总能从被窝里一咕噜爬起来,从床上一蹦下来,光着屁股跑到门口看一眼雪景,抓一把雪填在嘴里。孩子们宁愿冻着也要看看雪、尝尝雪的味道,遭到大人们的呵斥后,孩子们也迅速回屋穿衣服,然后出门打扫院子里的雪。

各人自扫门前雪,扫雪是下雪后的第一件事。小孩子们热情高涨地加入到大人们的扫雪行列,院子、猪圈、鸡窝、羊圈旁、凡是出门走路的地方都要扫,院子里的雪先用铁楸堆起来拍实,然后装到架子车上倒在硷畔下面和大槐树底下,拉雪是很热闹的,拉雪的架子车大人拉、小孩推,能拉多少就装多少,谁家院子里的雪先清理完毕,谁家就是勤快人家。

自家院子里的雪清理完后,村民们在村干部的组织下集体扫雪,主要是扫通往水井的路和邻村白家疙崂的路,一家派一个或者两个劳力,村干部要给记工分,大人和小孩的分是不一样的,一般大人记一分的时候小孩好像就是半分。没有等雪扫完小孩子们就已经按奈不住打雪仗的激情,拿着铁锹等工具,三五成群地跑到开阔地带开战,一般我们要分成两队人马打仗,两对小孩就把雪团捏成雪蛋子奋力朝对方砸去,一场雪仗结束,所有参战的小孩上都是湿漉漉的,小手冻的象红萝卜似的。尽管如此,心情还是非常兴奋的,于是纷纷一字排开,使劲向雪地里尿,看谁尿的高且尿的远,获胜者同样有一种非常强烈的自豪感。据一个兄长说,谁尿的超过自己的个子谁将来就可以考上大学,为了赢得这场比赛,孩子们不知憋了多久才攒下足够多的液体呢。

图片来源网络

打雪仗的时候,还会有一些意外的收获。小孩子在雪地里追逐奔跑,不经意间就能发现野兔的足迹,顺着这些足迹指不定就能抓到兔子。那时候,也不讲究人与自然和谐相处,一旦发现小动物的足迹,定要追到山穷水尽。现在想想,那些小动物也挺不容易的,下雪后不但没东西吃,也受冷受冻,还要遭受小孩子的骚扰,甚至丢掉身价性命。

岁月在静静地燃烧,农村的苦乐生活也渐渐远去,留下的是记忆深处的童年,那雪、那景、那人都历历在目,工作之余,很想回家看看雪景!

排版:可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