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孩子来跟他们说,你觉得有这个必要么?”

原标题:“还要孩子来跟他们说,你觉得有这个必要么?”

岁末年初,做个回顾,

看看2019年我们走过的路、拍过的人、听过的人生、讲过的故事:

“我老爸是10后,一九一几年出生,活到现在都一百岁了。那个时候战争嘛,日本的军舰都开到我爷爷家门口了。我爷爷家在汕头,现在叫潮南区,就在海门海边,就能看见日本的军舰。我爷爷是渔民,还让日本人给刺了一刀。我老爸二十年代逃荒到广州,才十多岁,无依无靠的,认识了基督教会的人。他义母是基督徒,认我老爸做了儿子。义母没有自己的孩子,把我老爸当自己的孩子,把他养活大,在广州成家。生了我们兄弟姐妹十个,现在是九个,有一个早就不在了,不知排第几的,以前生活不好就没能养活。从我老爸来到广州,到我们这一代和下一代、下下一代,现在开枝散叶,已经好多口人了。我老爸是基督徒,我当然也是了。义母很早就过世了,我从小就跟着老爸去扫墓,我老爸很感恩她,一直怀念她,饮水思源嘛。我老爸2001年去世,去世时八十多岁了。去世前还交代我们说,他死后要和义母葬在一起,我父母跟他义母葬在了一个山头。”

(人在广州)

“老板找我是找对了,但也是他把我给逼走的,他一心想留我,但做得太过头了。我有个原则:工作归工作,和个人感情不掺合。但他就当着我的面说,如果我要结婚,答应他的条件,他就在当地给我买房,还说要送我一台车。当时我谈了个对象,他不看好,非要把总监办的姓陈的介绍给我。她是惠安当地的,她也觉得我不错,老板就想让我娶个当地的,然后在当地老老实实当女婿,也好给他继续干活。我父母去过惠安,老板见过,我父亲是个残疾人,年轻时崩鱼把右手给炸掉了,老板就觉得我父亲对我来说就是个累赘,把我的家庭也说得一文不值。我家在许昌农村,我父母是农民,我父母是给不了我什么,但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我自己出来打工,也没指望父母啊。我有事业心,只要你信任我放手让我干,我可以把我的事业放在你的事业上。但你非要管我的婚姻,甚至想控制我本人,真把我惹毛了,没法再共事了。工作上我们配合得天衣无缝,私底下他把我这样踩在脚底下,说来说去就是为了留住我,你说这样能留住一个人么?”

(人在广州)

“1957年出生,虚岁63了。我是湖北人,当年不是知青下乡了嘛,1977年招工,把我给招去了,进了湖北黄石的一个国企,叫黄石国棉厂,是个纺织厂,规模很大,一万两千多人。哎哟,进厂时我们那个开心啊!因为在当时像我们那样的厂,可以说是我们黄石最好的厂。我们厂什么都有,学校、医院、车队、银行,应有尽有,进去以后什么都不愁。就像华强北这样的一条大街,从头到尾从左到右,全都是我们国棉的,那时候那气派啊!当时在我们当地,大家都以进国棉为荣的,特别是男的,进国棉那是相当地自豪,自我感觉非常好,找对象也很好找。进厂时我是一般的工人,后来自学上夜大,拿了大专文凭,从工人做到了技术员,成了干技术的了,一直在实验室,成了工程师,印染工程师。我在厂里成的家,我老婆也是我们厂的工人,生了个儿子,我们一家三口。那时候讲奉献,工作是为国家,工作岗位也能施展自己的才华,就想着这样一心一意干一辈子呢!”

“我爷爷很疼我,我跟我爷爷很亲,全天下只有一个男人知道我很怕那种大的声音,就是我爷爷,所以下雨打雷的时候,我爷爷会回家陪着我。可惜我爷爷2015年去世了,才活到70岁就走了,当时我还在上大学,他走之前我一直陪着他。我爷爷不是很会表达爱,但他会一点一滴地做出来……不能再说了,再说我又要哭了……我把我的故事都写在我的日记本里了,从小到大的,写了二十多年了。很多我爷爷了解的,我爸妈都不一定懂得。就叫它‘死亡日记’吧,等有一天我突然离开了,他们发现我的日记,就会知道我的故事。我怕打雷的事情,我也没跟我爸妈说过,他们自己的孩子,他们自己都不了解,还要孩子来跟他们说,你觉得有这个必要么?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